回鄉拚教育 一步步實踐理想

中國時報【(執筆:黃奕瀠)】 雲林是相對貧窮的農業縣,東北季風和帶鹽份的土壤讓這裡的人民過得較清苦,雲林子弟們為了生存,多半投入軍警或教職,陳清圳也是如此。儘管考上了國立大學政治系,但母親念著畢業後出路沒保障,勸說他就讀師範學校,他也就選擇執起教鞭。 但他無法適應。讀嘉義高中時,被開啟了不同思維,展開對社會環境的想像,不料,到台北讀大學,卻是退到一個極為保守封閉的體制裡,教官管得極嚴,讓他相當悶。雖然校門外的野百合運動風起雲湧,他只能偷偷參加,再裝做沒事一般回到學校。 大學畢業後,參與鳥會等生態環保團體,才讓他找到寄託,「也進入了我和這土地的深層關係。」陳清圳從小生活在山林田野間,鳥會活動讓他彷彿又回到熟悉的記憶中。 大學畢業後,他在台北的名校教書,工作上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但仍懷疑是否要在這座城市生活一輩子?「我找不到心裡的安定,找不到歸宿,只有不斷在北台灣繞來繞去的奇怪感受。」陳清圳和妻子決心回鄉教書,「其實對老師來說,不管在哪裡教書,工作都是被保障的,但要探索什麼事物、過什麼樣的生活,都要有自己的想像。」 1998年,陳清圳終能回鄉,這才發覺城鄉差距有多大,台北學校什麼都有,但雲林什麼都缺,連帶孩子去校外教學,行政系統都不像台北學校會全力配合。不只如此,鄉下孩子窮,連錢都付不出來,他也得想辦法籌錢,堅持去做,「令人欣慰的是,孩子們回來後,班上的凝聚力變強、氣氛也改變。他們很清楚知道老師在這過程中,對他們的付出。」 陳清圳讓孩子接受了這個從北部回來的老師,「這樣的行動對鄉下孩子很重要,把他們帶出校園,帶進社區,帶到台灣每個角落,因為他們的文化自信心不足,所以要擴大他們的經驗世界和眼界。」但這樣的教學方式,在雲林縣要推動是非常困難的。 2006年,華南國小全校學生只剩23人,面臨裁併危機,陳清圳接任校長,透過單車、咖啡等課程,讓這個原本將廢除的學校成為台灣知名的特色小學,學生人數增加3倍,甚至還有家長遠從外縣市將孩子送了過來。如今,同時接任樟湖生態中小學,更進一步讓理念結盟,陳清圳對生活、對教育的想像,已逐步在故鄉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