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計畫」讓朱立倫步上吳敦義的後塵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民黨中常會日前無預警通過「同舟計畫」,大幅降低被開除黨員及失聯黨員重返國民黨的門檻,引發黨內不小的反彈。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則宣稱,短短幾天之內已經有超過2萬黨員回娘家,有很多人都希望透過這個計畫加入國民黨。

「同舟計畫」是國民黨的茶壺風暴,除了國民黨自己人之外,一般民眾並不關心國民黨多一個人、少一個人或是多了2萬黨員,即便前花蓮縣長傅崐萁的形象有爭議,但國民黨本身的形象也好不到哪裡去,傷害應該也有限。但同舟計畫凸顯了朱立倫的領導風格,也直接關係到國民黨內競爭和鬥爭的氛圍。

同舟計畫之所以惹議,就是因為朱立倫是在無預警的狀況下,把同舟計畫提交上週國民黨的中常會討論,中常會火速通過立即生效。依照該計畫,違反黨紀被撤銷或開除黨籍者,只需要原本一半的年限就可以重新入黨而且不需要經過考紀會,受惠者包括傅崐萁跟台北市議員鍾小平。

傅崐萁已經被國民黨開除,但是卡在必須要經考紀會通過才能回復黨籍;而自行退黨的鍾小平,則是卡在隔4年才能重新入黨的規定,將影響他參加黨內初選的資格。

傅崐萁、鍾小平在這次朱立倫黨主席選舉中出力甚多,同舟計畫顯示的是朱立倫投桃報李、鞏固權力的決心,甚至不願意等到12月18日公投、1月9日中二選區補選後再處理此事。而所謂的2萬人入黨,其實就是大幅降低人頭大戶的成本,組建支持朱立倫的人頭部隊。

朱立倫就職至今,用人唯私的領導風格飽受黨內批評,每一個職務、每一項人事任命,都展現出強烈捍衛權力的決心,同舟計畫更是到了一個不計毀譽、不管吃相的程度。而朱立倫這種「不願挺我、就是敵人」的領導風格,已經不僅導致他在黨內樹敵,甚至連媒體關係都有問題。

最近多個媒體都相繼報導朱立倫與戰鬥藍之間的心結,而此處所謂的「戰鬥藍」已經不單單是以趙少康為代表的相對深藍的公職而已,甚至還包括前主席江啟臣和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本土藍的力量。

在朱立倫忙著鞏固權力、分配位置、打造人頭大軍、建構黨內長城以阻絕挑戰者的同時,自然難免無心關注政策。以下個月的四項公投為例,黨中央的態度跟立場一變再變,嘴上喊要辦1218場說明會,實際上根本就沒任何規劃。反而是江啟臣跟趙少康11月12日在台中先辦一場馬英九、江啟臣、趙少康、郝龍斌同台的說明會,也邀請了朱立倫出席,之後又規劃了6都的場次,才逼得黨中央不得不有所作為,但因為失了先機,所以公投前一晚、前一週都沒有借凱道的場地,而今天藍軍喊的「四個都同意、台灣更美麗」,也是戰鬥藍定調的。

朱立倫毫不掩飾自己鞏固權位的企圖,但他卻漸漸步上兩位前主席吳敦義、江啟臣的後塵。還記得江啟臣剛就任時,曾經很努力試圖以網路新思維來帶動國民黨,還找來了「數位諸葛亮」,也因為只有年輕、網路這個長處,所以江啟臣跟地方諸侯乃至民代的關係一直很疏遠,不僅談不上「領導」,甚至連相互配合都有困難。還好江啟臣還有立委的身分,可以透過政策發言獲得一定的聲量,不至於被困死在黨主席的位置上,但在黨主席的末期,江啟臣的弱勢、遭背棄也是有目共睹。

朱立倫看到江啟臣的教訓,所以上任之後就大封功臣、防著外人,避免將來遭受黨內挑戰或總統初選時,身邊的人會倒戈。但由於朱立倫的私心和放不下身段,朱立倫與地方諸侯的關係比江啟臣當時還差,距離公投不到一個月了,國民黨還沒有任何一個縣市長站出來表態支持黨中央。朱立倫跟立委的關係也比江啟臣時代更差,一則是朱立倫少了立委這個身分,跟立委接觸的時間並不多,再則是江啟臣當主席時至少沒有「戰鬥藍」出來搶話語權。

朱立倫用人唯私、全心準備抵禦黨內的挑戰者,既是因、也是果,因為沒有足夠的威望擺平地方諸侯跟立委諸公,又放不下身段去做這些溝通,所以乾脆只作自己擅長、能做的事情,儘可能地強化自己在黨內的影響力,確保自己不會被挑戰。但政黨所有的政策、所有的攻防都必須要靠公職,影響不了縣市長、影響不了立委,就會喪失對政策的話語權,失去領導議題、社會對話的能力。

政策能力不足、失去話語權的結果,就是會經常陷入「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尷尬處境,中二選區罷免的成功,並沒有提高朱立倫的威望跟政治能量;以目前公投的氛圍,即便藍軍大勝,朱立倫獲益看來都會遠不如戰鬥藍,而如果結果不如預期,朱立倫必然會受到各方的攻擊。

朱立倫退守黨中央,在黨內築起高牆的結果,必然是離群眾跟社會越來越遠,政治能量也不可能因此提升,即便黨中央都是自己人、手握再多人頭大軍,也不過就是當年吳敦義的翻版,重蹈相同的覆轍而已。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