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澳洲人「全民皆父母」的妙文化,即使孩子的親生父母在場也照樣管教

·9 分鐘 (閱讀時間)

二花小姐(未來Family作者)

這就是澳洲人愛孩子的心,哪怕被嫌的不是自家的孩子,全澳洲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都該被愛著、疼著、寵著,盡情享受當孩子的自由與樂趣。

全澳洲的爸媽都是你爸媽

普遍來說,澳洲人對小孩很寬容,認為小孩就是處於學習階段,會吵、會鬧、會犯錯都很正常,也都值得原諒。他們把每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也把每個爸媽看成自己的影子。當孩子在街上或店裡哭鬧,不會有人指責你家教不好、寵壞孩子,反而會幫忙安撫或發出「嘖嘖嘖,這可憐的小東西~」等同情,順便安慰一旁手足無措或氣到出煙的爸媽:「孩子就是這樣,別擔心,我懂。」

社群網站上,澳洲同樣有類似「我是三重人」、「我是中壢人」的社團,供大家交流情報順便八卦。有天我家隸屬的社團有位小姐發文:「我剛搬進這區,左右鄰居都有游泳池,現在正逢學校假期,他們的孩子在游泳池盡情玩耍嬉鬧,我因為疫情關係在家工作,好吵喔,為什麼不能體諒需要在家工作的人呢?」

原Po本來可能只是日常小抱怨,想和大家交流一下順便討拍,沒想到底下幾百則留言都在酸她:「拜託告訴我妳是故意在裝幽默說笑話」、「我完全同意,小孩就是應該要關起來,不准有任何玩樂」、「打賭妳一定沒小孩」、「妳怎麼不抱怨教堂的鐘聲」、「那在路上發出尖叫聲的小孩呢?」、「沒錯,小孩不應該在地球上行動」、「孩子的確不應該在游泳池玩,應該一直待在有冷氣的室內,他們如果真的想游泳可以上 YouTube 看其他小孩游泳」、「妳有公主病」、「孩子只有早上九點前和晚上五點後可以發出聲音」。

這篇貼文榮登本社團有史以來最轟轟烈烈的討論串,熱烈到樓主把文章刪了還有人另闢戰場討論此段發言多麼荒謬。這就是澳洲人愛孩子的心,哪怕被嫌的不是自家的孩子,全澳洲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都該被愛著、疼著、寵著,盡情享受當孩子的自由與樂趣。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不難想見,澳洲人認真對待孩子,把孩子當成獨立個體,所有和孩子有關的互動都直接對著孩子進行。關於孩子的問題直接問孩子,爸媽不用代答,無論孩子說的話多沒營養依然耐心傾聽,用孩子的角度煞有介事地進行一來一往的討論。

我兒從小話多,只要有講話的機會,他就完全沒有害羞怕生的恥度,兩、三歲話都還講不清楚已在火車上和坐對面的阿嬤大聊特聊,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不好意思地去把他拎回來,阿嬤卻阻止我:「別別別,我喜歡跟他講話,我也有一個這年紀的孫子,這年紀的孩子可愛極了。」最厲害的是連我這親媽都聽不懂他說什麼,阿嬤卻有辦法和吾兒一問一答,兩個人甚至聊到哈哈大笑。

我非常佩服澳洲人能把腦袋頻率瞬間調整成小孩模式的能力,有次店員小哥問兒子「你平常喜歡做什麼呢」,心想五歲小孩哪知道的我正想幫忙答,兒子已說「我喜歡躺在地上」。心想這下尷尬,如此荒謬的回答,小哥該怎麼接。

事實證明我再次低估澳洲人和孩子喇賽的功力,店員小哥竟說:「那很好耶,躺在地上可以想很多事情,趁你現在還小,多躺在地上沒關係,我也想躺在地上但是不行。你看,現在你要是突然躺在地上,路過的人會說:『哎呀,你看這孩子躺在地上多逗啊!』要是換成我躺在地上,他們一定叫保全把我抬出去。」

幾句話就逗得小猴子唧唧咯咯地笑,徒留臺灣魂媽媽內心 murmur,不要鼓勵他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為!

全民皆爸媽

另一方面,爸媽當然不只愛孩子而已,管教也是爸媽的責任。

澳洲人老是被拿來和英國人或美國人比較,若把對孩子的態度也拿來比的話,澳洲人應該是比英國人柔軟,但又不如美國人放縱。整體來說,澳洲父母希望孩子自由快樂地成長,但同時也注重孩子的教養和態度。孩子知道自己被寬容地對待,也清楚知道寬容是有底線的,懂得在父母板起臉來時立刻收斂。

「爸媽生氣了你給我注意一點」的內建程式,通用於所有長得像爸媽的人身上。街上那些鼻子朝天的青少年自戀地以為受到全世界的關注,不可一世的大聲喧譁、講著難笑的笑話、做出誇張的肢體動作,澳洲大人看在眼裡,出於包容孩子的心,覺得反正就是屁孩,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沒什麼,由他們去吧。但要是做出踰矩行為,既然爸媽不在身邊,全民爸媽自然會出聲管教,屁孩也會像被自己爸媽叨念一樣立正站好道歉,摸摸鼻子快閃。

有次我們在便利商店買思樂冰,機器前幾個高中男孩邊裝邊喝,把所有的口味都裝了一輪、喝完了又去裝,排在後面的我本想說哎呀人家的孩子輪不到我來管,店員是個印度人也沒出聲制止,大概不想惹事也不關他的事反正只是來打個工。這時一位穿著西裝、爸爸狀的男人上前嚴肅地說:「你們這行為是不對的,裝好一杯就走,你們有付多於一杯的錢嗎?」男孩們本來笑笑鬧鬧,被「爸爸」一訓,馬上站直站好說:「是的,先生,對不起,是我們的錯。」鞠躬之後趕快落跑。

吊兒郎當的滑板褲飛機帽男孩上車刷卡沒過卻沒停步,徑直往座位走去還隨著耳機裡的音樂搖搖擺擺,公車司機大喊一聲「回來」,男孩馬上摘下耳機直挺挺地走到司機前站好。

「你那張卡怎麼回事?沒刷過你不知道嗎?」

「對不起,先生,我忘了儲值,但這附近沒有可以儲值的地方。」

「你明知道刷不過還去坐下,這是不誠實的行為。我可以趕你下車,你知道嗎?」

孩子畢恭畢敬,一口一個先生還一邊鞠躬,「是的,先生,我知道。對不起,先生,我下次不會了。」

公車司機斜眼看著孩子,想了一會兒,最後揮手讓他去坐好。孩子在一樣是滑板褲飛機帽的朋友旁邊坐下,朋友指著他鼻子一副「猴~~被罵了~」地笑開懷。

等我在澳洲待得久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不知不覺也沾染了全民皆爸媽的氣息。某次在購物中心看到年輕孩子玩過頭拿公共設施開起玩笑,他們大概看我一個亞洲小女人想說沒關係繼續胡鬧,等我拿出媽的氣勢開口,他們立刻物歸原位站好道歉:「對不起,女士。」互相吐個舌頭,你拉我、我扯你地一溜煙跑掉。尤其這幾年,大概愈長愈像媽,光用眼神掃過都還沒開口,皮孩子自動收斂正襟危坐,只差沒把衣服紮進褲頭。

親生父母在場也照樣挺身而出

有趣的是,澳洲人這種全民皆父母的文化非常微妙,由於愛孩子的心一視同仁,若看到孩子被不當對待,他們同樣會挺身而出,即使面對孩子的親生父母也不會坐視不管。

有次我在火車上叨念我家青少女,當時我講的是中文,聲音不大只是口氣比較兇,一位澳洲阿姨雖然聽不懂還是受不了地對我說:「你不要再念她了,給她一點清靜。」雖然當下我很生氣的回懟,覺得我又沒打小孩只是碎念而已,我管我的小孩你不知道頭不知道尾地干卿何事?但事後回想,仍然對於澳洲人愛孩子、不捨孩子的心相當佩服與感動,即便是素昧平生的小孩都捨不得看她委屈。而與之相反,要是孩子行為不正確,全民爸媽當仁不讓,愛你就是要教好你。

不管孩子未來會不會成為國家的棟樑,總是國家稅收來源的一分子,從這個出發點來看,讓孩子快樂、健康、自由地成長很重要,養成端正的品格更是必須,畢竟身在社會福利良好的澳洲,未來這些孩子繳的稅和我們能享有的資源可是息息相關!

在孩子還小時發揮「每個孩子都是我的孩子」的精神好好愛他們、把他們教育成一個堂堂正正的納稅人,未來靠他們的稅金支撐的政府資源和社會福利就等於供養了全澳洲的爸媽,以這點來說,澳洲人真是老謀深算啊。

摘自 二花小姐《澳洲認真使用須知:一枚資深澳客的真情分析與隨興採樣》/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二花小姐

土生土長臺北人,現任澳洲醫院感染預防與控制、臨床教育訓練經理,兼職大學講師。

2003年勇闖澳洲大陸,在白人占絕對優勢的環境裡愈挫愈勇,從含蓄內斂的臺灣小女人蛻變為敢怒敢言的澳客。

面對異國文化驚嚇努力調整腳步,同時回頭思索自身民族文化與歷史定位,在生活中觀察澳洲文化、職場、教育,亦在成人教育現場反思中西教育教養對人格與生活態度之塑形。

書寫著關於澳洲的一二三事,以及那些在澳洲遇到的鳥事,願透過臺灣眼、臺灣心,與大家分享自己的澳客經。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