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獨鍾】轉型正義不能只有半套

·3 分鐘 (閱讀時間)
(顯圖取自促轉會、黃國書臉書;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顯圖取自促轉會、黃國書臉書;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文 / 鍾年晃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因被爆料曾擔任威權時期情治單位線民而斷送政治前途,此事引起黨內一片譁然,一時之間人人自危,誰也無法確定曾經是親密戰友的夥伴是不是線民。這個現象正好突顯台灣的轉型正義工程還在起步階段,為了避免「受害者互相廝殺,加害者在旁嘲諷」的荒謬劇再度上演,促轉會呈現歷史資料不能只有供當事人查閱一種方法。

黃國書是否應該被原諒,只有當年被他監控的當事人能夠決定,其他人都無權置喙。依目前呈現的資料判讀,黃國書應該是那個時代兼具「加害人」與「被害人」雙重角色的特殊歷史產物。原因有二,首先,依他自述,當時是因為「與台獨叛亂份子密集接觸」被情治單位抓住把柄,受威脅成為線民。在那個充滿恐懼的年代裡,一旦被情治單位盯上,選項本就不多,抗拒威脅利誘者當然值得尊敬,屈服於人性本能之下的人,也不忍苛責。

黃國書的救贖方法

其次,黃國書當年所提供的「情資」,到目前為止,似乎並未被證明有造成當年民主運動人士的傷害,而且自2016年在立法院推動的轉型正義相關法案中,黃國書不僅沒有迴避,甚至投下贊成票。當然,黃國書還有一個更積極的救贖方法,就是說出當年吸收他的人,讓歷史真相進一步呈現。

此事最荒謬之處在於,當年的加害者國民黨仿佛置身事外,黨主席朱立倫甚至以「民進黨內鬥」嘲諷此事,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於是當年的受害者彼些猜疑,陷入信任危機;當年的加害者卻好整以暇的袖手旁觀,準備看好戲,這絕非是轉型正義所追求的目的。

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是透過揭露歷史資料,尋找真相,然後讓加害者尋求被害者的原諒,或是加害者受到應有的譴責、制裁,社會才能繼續和諧向前行。歷史文件忠實呈現只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而不是全部。促轉會成立三年多以來,資料取得就遭遇國民黨與情治單位抗拒,現在好不容易提供部份資料給當事人調閱,但有時未經交叉核對或分析整理的情治檔案被公諸於世,不僅無法達到轉型正義的目的,反而徒增社會紛擾。

黃國書絕非唯一的加害者

以黃案而言,加害者是誰至今未知,黃國書絕非唯一的加害者,他搜集到的「情資」回報給誰?那個人現在是否仍在政府單位服務?那個人又是受誰之命?最高層發號施令者又是誰?一連串問號,其實都是促轉會應該負責的任務。但如今,只見當年最低階的線民承擔責任,隱身幕後的藏鏡人或許現在正帶著訕笑的表情,在欣賞這齣荒謬劇。

轉型正義絕非容易之事,德國二戰之後,進行兩次大規模轉型正義工程,時至今日仍未結束。要如何從汗牛充棟的威權時期史料,爬梳真相,讓受害者明白真相,使加害者付出代價,促轉會也許應該調整作法,繼續努力。

原文網址:https://www.fountmedia.io/article/132197

更多放言Fount Media文章
促轉會「轉型正義」轉成社會分裂、政治鬥爭?參照德國做法或成解方!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