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評論】當 3 歲孩子打扮成性工作者、墊起假胸假臀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彭孟嫻 Jessica/海外法律人的生活觀點

2021 環球小姐選拔結果在 2021 年 12 月中旬出爐,由來自印度的 Harnaaz Sandhu 從 80 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成功封后。

如今,社會上對於成人選美的關注度已隨著女性意識抬頭、社群媒體發達而逐漸降低,女性的美不再需要透過選美比賽展現,每一個女性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美,也有更多展現自我的方式和管道。但在過去,成人選美比賽向來有許多爭議,有人認為這是女性通往名利的跳板,參賽不過是為了滿足個人虛榮心;有人認為比賽本身即是物化女性,加劇性別不平等;但當然,也有人認為參賽是女性自主權的提升,是女性展現自我價值主張的平台。

在我看來,成人選美比賽沒有對錯,因為每個成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但是「兒童選美」就不同了。兒童選美有別於成年女性選美,並非個人基於完整自主權所做出的決定,相反地,選擇參賽往往是父母的決定。

成人選美可以展現個人外在與內在的美,也可以展現才藝與台風。當成人女性在選美奪冠之後,更可以就社會環境保護、貧窮族群關注、健保、藥物與毒品濫用防制等議題協助年輕人,帶來正面影響力。雖然也有少數人捲入財色糾紛,但是成人參賽者普遍具有自制力,更重要的是,無論他們選擇如何利用最終獲得的頭銜與資源,他們都可以、也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反觀孩童參賽時,仍然屬於人格養成、價值觀形塑的階段,他們對於選美的認識來自對成人的模仿,往往被迫在舞台上露出僵硬的笑容、展現成人的妝髮、走著伸展台的台步,甚至常可看到孩子賣弄「性感」舞姿,失去孩子原有的純真。此外,孩子因為還未成年,除了很難利用選美比賽得主的頭銜帶動社會,還需配合參與許多由成人主宰的商業活動,言行舉止受到過多關注,面對著類似童星爆紅之後的處境。過度的壓力導致部分參賽者在青少年至成年之後的階段,陷入酗酒、毒品與性成癮等問題。

「幼童與后冠」:最小的參賽者只有 3 歲

疫情下,兒童選美並沒有停辦,各類相關訓練仍在持續。但過去 10 年來,已有越來越多家長透過示威抗議,企圖終止幼兒選美比賽。10 年前,CNN 一篇兒童選美的報導,就以〈蹣跚學步的孩子、后冠,和性感化的 3 歲〉(Toddlers and Tiaras’ and sexualizing 3-year-olds)為標題,記述自 2009 年起「幼兒與后冠」的爭議──曾有一個小女孩打扮成多莉・帕頓(Dolly Parton),並配有填充胸圍和臀部;還有 3 歲孩子打扮成電影《麻雀變鳳凰》中的應召女郎,令人十分震撼。許多民眾厭惡幼兒選美,便是認為這是家長個人渴望獲得關注,而強加於孩子的行為。

不過這些比賽並沒有因為抗議而終止,目前很多活動仍然繼續,只是相對少了媒體大肆宣傳。我就曾經在和家人到美國佛羅里達遊玩期間,親眼目睹參加選美的孩子。當時,我們從美國佛州返回加拿大多倫多的班機時間是清晨,因此我們選擇在離境前一晚入住機場飯店,隔日清晨只要搭電梯下樓就可以直接通關,好讓孩子們不會太累。

入住飯店時已是傍晚,我與先生帶著孩子們到餐廳用餐。在等電梯的時候,我看到許多小女孩們打扮如同成年女性,也要搭電梯下樓。我與當中的西人媽媽聊了幾句,知道那位媽媽是從美國德州帶女兒(大約 8 歲)到佛羅里達州比賽,隔日她們就要回德州。因為等電梯的時間很久,我順便問了那位媽媽,這次行程有與她女兒在佛州遊玩嗎?那位西人女士微笑地告訴我,她也很想能夠順道旅遊,但是,她與女兒是專程從德州到佛州比賽,只會停留兩天的時間。

進入電梯之後,基於禮貌我不再言語,在那安靜的時刻,我看到我的女兒們穿著在迪士尼樂園購買的衣服,而那名女士的女兒卻穿著縮小版的成人服飾,並且頂著超蓬髮型以及鮮豔的濃妝,忽然間百感交集,深刻體會到成年人價值觀對於未成年者的影響。

娛樂業的剝削、家長的經濟負擔

幼兒選美活動當中的經濟效應包含主辦方收取的參賽費用、平日的模特訓練費用、舞蹈與唱歌等才藝費用、頭髮與化妝費用等。然而這些「經濟效應」,除了被許多反對者認為是對孩子的剝削,更往往是很多參賽者父母的「經濟負擔」。

過往我曾在電視看過,幼兒選美比賽當日,幾位家長為了爭奪舉辦方提供的髮型師而大聲咆哮。從選美後台的紀錄,觀眾也可以看到幼兒參賽者的母親不停抱怨主辦方提供的美髮服務「費用太高」,還讓她的孩子得到技藝較差的髮型師。站在咆哮女人身旁的小女孩頂多七八歲,雙眼含淚,神情難過。在我看來,這真是對孩子做出最壞的示範──一個孩子的「美」並不是建立在選美,尤其美髮美妝各個款式各有美感,如果不滿意,可以跟美髮師與美妝師溝通。這樣無謂的爭執,怕是已扭曲了孩子的價值觀。

小結

成人的言行舉止會直接影響孩子,因為孩子在生活與經濟上缺乏自主權,因此成年人尤其家長的個人價值觀會左右孩子的未來。當家長誤以為幼兒選美是給小孩展現的機會,很可能讓孩子在興趣摸索與培養的階段,先習得功利與目標導向。更可怕的是,部分父母甚至全家省吃儉用,也要栽培出選美得主,就為了讓孩子可以成為童星/模特兒,這樣的期望往往只為滿足家長的虛榮。

兒童本來就應該有童言童語的純真,當一個孩子變成「成人縮小版」,無從以適齡的方式認識自我,將間接摧毀孩子的個人價值。幸好現今社會大眾對於未成年者的保護意識抬高,已慢慢減少幼兒選美的風潮。

至於成人選美,女性就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權,來選擇選美的項目以及未來規劃。雖然成人選美當中所規定的身高、年齡以及不能夠有小孩等細節曾在北美有眾多爭議;但是若不贊同主辦單位的價值觀,成年人至少可以用「不參加」表態。

成人選美並非全然負面,參賽者對於賽程的投入、才藝表演以及談吐展現,都可以看出參賽者對於項目的努力。只要不懷抱過度壓力,也不要對於比賽結果患得患失,更不要在落選後自信低落,那麼成人選美,也可以是成年者的生活挑戰。儘管我也認為一個女人的美,不需要以比賽來衡量,但是,如果選美比賽得主能夠發揮個人影響力,讓年輕人有更好的學習標竿,那麼選美的「社會價值」也仍然存在。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幼童與后冠」:當 3 歲孩子打扮成性工作者、墊起假胸假臀──關於兒童選美之我見》,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美夢成真」:來自菲律賓的環球小姐,與她象徵家鄉的火紅戰袍
自以為是的善心導致悲劇,全世界都在上演──因「市場需求」,被製造出來的假孤兒院

作者簡介:

彭孟嫻 Jessica Peng,目前從事法律調停工作(家事法&商業法),同時也是加拿大調停仲裁協會會員。曾任加拿大家事法庭諮詢部、加拿大市議員助理、加拿大皇家銀行、德商醫療研發加拿大總公司進出口部門。 畢業於約克大學法律調停(York University: Mediation)、森尼卡法律顧問(Seneca College: Paralegal)、皇后大學經濟系(Queen’s University: Economics Degree)。 專注於家事法離婚議題調停、小額法庭調停、租約法調停。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