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焰飛芒】台灣那些矇著眼的俄粉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烏克蘭國防部臉書、普丁推特、中廣新聞網YouTube;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圖片來源:烏克蘭國防部臉書、普丁推特、中廣新聞網YouTube;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文 / 孫瑋芒

獲國民黨提名參選下屆台南市長的台南市議員謝龍介,日前在廣播節目上評論俄烏戰爭表示:「你看看普丁今天會戰這麼困難,就是因為人道不傷害人民。」此話受到各界撻伐,影響到他未來的選情,他連忙辯稱:「我當時說普丁的打法保守,只是相較於俄軍在敘利亞內戰,清剿伊斯蘭國的作戰策略。」

謝龍介的觀點代表了台灣的一些俄粉,他們平日論點親中共,對習近平暗挺俄羅斯侵烏心知肚明,遂配合中共挺俄,成為俄粉。他們對俄軍在烏克蘭暴行,不是資訊落後,就是視而不見,所以會有謝龍介說普丁「人道」、「保守」這種謬論。

普丁在烏克蘭的戰爭手段,根本是踐踏國際法

烏南城市馬立波早已被俄羅斯炸成一片廢墟,與之相提並論的城市有西班牙內戰期間被納粹德國地毯式轟炸的格爾尼卡、敘利亞內戰期間飽受戰火摧殘的阿勒坡(Aleppo)。俄粉故意忽略馬立波。

普丁在烏克蘭所採取的戰爭手段,根本是踐踏國際法。烏克蘭發布證據,指俄軍使用白磷彈、集束炸彈、熱壓彈。烏方並指控俄軍近日以沙林毒氣對付馬立波守軍。4月中旬,俄方出動Tu-22M3遠程戰略轟炸機,在馬立波市亞速鋼鐵廠週邊投擲3公噸級的FAB-3000高爆彈,進行地毯式轟炸,俄羅斯國防部且發布了影片。

烏克蘭議會4月20日在推特公布:俄羅斯在全面軍事入侵烏克蘭的55天內,總共發射超過1800枚飛彈,實施了超過1400次空襲,這些襲擊大多數針對和平的城市與村莊。

普丁為了求勝以鞏固個人獨裁,只差動用核武了,而西方專家並不完全排除這個可能。

至於布查大屠殺,普丁矢口否認,謝龍介也拒絕承認,稱為「布查事件」,他宣稱:「我一向主張,聯合國安理會應該組織公正中立的獨立調查小組進入實地調查,釐清真相」,偽裝中立,是俄粉的修辭學,用以迴避真相的衝擊、逃避道德責任。

布查大量平民陳屍街頭的影像被公諸於世,並有衛星影像證明這些屍體在俄軍占領期間已出現在街頭。許多屍體從東正教教堂後方的亂葬坑挖了出來。《紐約時報》針對布查各地被發現的平民屍體繪製了分布圖。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卡林汗(Karim Khan)4月中旬抵達布查進行調查,直指「烏克蘭是犯罪現場」。

不止在布查。美國《紐約客》特約作者約書亞.亞法(Joshua Yaffa)本月報導了另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俄軍3月分占領了基輔以東96公里的村莊新比基夫(Stariy Bykiv),一個月內槍殺了多名村民,並在一處地下室囚禁了22名烏克蘭人。親歷者指證,俄軍3月底撤離前,指揮官走進地下室,舉槍對牆壁、對空中射擊,令囚徒跪在地上,就在他們旁邊開槍。指揮官哭了,說他不想做他要做的事情。他必須交出4具屍體,徵求志願者。有4名囚徒被選中,由俄軍分兩批帶出去槍殺。其他囚徒逃出地窖後,發現了其中3人的屍體。

俄粉忘了自己才是接受紅藍媒體洗腦的人

台灣的俄粉在媒體為普丁洗地,主要出於媚共,對俄羅斯歷史文化接觸得並不多。

俄羅斯文學、音樂、芭蕾、軍工業自成完整體系,和西方世界分庭抗禮。愈是了解俄羅斯文化的精采,愈是無法接受俄羅斯的戰爭罪行。

俄羅斯文學大師是我師法的對象。從學生時代起,我花了很多休閒時間閱讀托爾斯泰、杜斯妥也夫斯基、屠格涅夫的代表作。

我蒐羅了俄羅斯文學白銀時代作品,包括意識流小說家別雷的全景式巨著《聖彼得堡》。

熱愛自由的俄羅斯哲學家別爾嘉耶夫開啟了我的生命視野,我讀了他《自由的雙重形象》等多部作品。

我自駕遊時,在車上經常聽柴可夫斯基。

俄羅斯畫家的畫冊我也沒漏掉,從中認識了列賓和巡迴展畫派。

上YouTube看古典芭蕾,要看到俄系舞星,像是娜塔莉亞•奧西波娃(Natalia Osipova)演出的版本才滿足。

這次烏克蘭戰爭中俄軍的表現,使我對俄羅斯的好感完全破滅。我對俄軍暴行的厭惡,揮之不去,覆蓋了俄羅斯文化藝術的魅力。

俄軍任意殺害平民,或是以猛烈砲火作無差別攻擊,或是在占領區進行系統性的屠殺。

撤離占領區前,俄軍在屍體、在兒童玩具放置詭雷,繼續殘害烏克蘭人。

二戰末期,蘇聯紅軍攻進柏林後,強暴了約10萬名德國女性。本世紀的烏克蘭戰爭,俄軍的人性沒有進化,獸性不改,強暴了包括幼童在內的烏克蘭女性。俄軍把一群婦女和女孩關在地下室25天,當作性奴,9名女性因此懷孕。

俄軍搜刮烏克蘭人的財產,帶走洗衣機、電視、爐子、床墊、地毯、伏特加酒。在推特上看到一個案例:一名俄軍搶走烏克蘭人的電鑽,他的妻子把電鑽照片貼上拍賣網站求售,因此被抓包。

俄軍素質低落,殘暴,貪婪,行為表現就是野獸。至於普丁和他的重臣,對外發言滿嘴謊言,毫無誠信,就是一群騙徒。

難以想像,從高層到基層的這些俄羅斯人,竟是托爾斯泰的後輩。

俄粉知道俄軍行徑的不堪,在現階段,以間接的方式挺俄。

他們說相關報導是「西方媒體洗腦」,忘了自己才是接受紅藍媒體洗腦的人。

他們譴責北約出於自衛的東擴,不去檢討俄羅斯的「嗜土欲」。俄羅斯在2014年從烏克蘭掠奪了克里米亞;自清朝以來,俄羅斯從中國掠奪的領土大過一個印度。

俄粉冷血地責怪烏克蘭「咎由自取」,以此反對台灣堅持主體性,隱約為中共武力犯台舖陳藉口。

俄粉宣稱美國從俄烏戰爭漁翁得利,批評美國的人道主義外交。他們心底希望美國不要軍援台灣。

被逼急了,俄粉會作態譴責俄羅斯侵略,卻絲毫不敢提俄軍的暴行。

俄粉再怎麼偽裝,也擺飾不了他們和戰犯普丁站在同一邊,和殘暴、變態、貪婪的俄軍站在同一邊。他們泯滅了良知,超越了道德底線。

政壇的俄粉,必然受到選民以選票制裁。那些挺俄的作家、學者、媒體人,在人生留下難以磨滅的汙點,被正常人所唾棄。

原文網址:https://www.fountmedia.io/article/149724

更多放言Fount Media文章
俄軍召2萬傭兵團圍攻馬立波!烏軍死守不降…俄試射洲際彈道飛彈「薩爾馬特」成功!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