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冠軍路】從小被霸凌 小混混扭轉走鐘人生

壹週刊

▲剛以官將首造型麵包獲得世界麵包大師賽冠軍的王鵬傑,過往曾是問題少年。

王鵬傑是繼吳寶春之後台灣第二個世界麵包冠軍,得獎作品是充滿台灣味的「官將首」。這個作品反映他的生命歷程,他原是不願沾麵粉的麵包店逆子、曾經飆車、砍人、跳陣頭,目睹朋友慘死槍下、回頭走上麵包路,一路曲折。

官將首是兩個青紅面獠牙將軍,王鵬傑說起狂惡年少,面容也不太親和。創業之後他管店嚴厲,對自己更惡,他深知唯極惡之地開出的花,才有堅強風華。

手伸進偌大的攪拌缸,王鵬傑使勁翻動麵糰,要將草莓乾、覆盆子等材料均勻和入,這款麵包是他今年在世界麵包大師賽奪冠的「官將首」造型麵包的一部分。攪拌、發酵、整型、烘烤,每個步驟都需時間,製作過程空檔,王鵬傑聊著他的故事。

「我小時候很痛恨烘焙業啊!」九○年代,中彰投的早餐店漢堡、吐司都是出自王鵬傑父母親之手,「6、7歲開始,每天他們做多少漢堡、做多少吐司,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包裝。」

厭惡當童工沒童年,在那年代,麵包師傅的孩子還會被歧視。「家長叫小孩不要跟我在一起,做麵包的沒出息。」加上學長勒索、不參加老師的課輔被刁難,各種因素讓他的校園生活充滿不快。但死硬派個性從小就不低頭,「我不想放學還要去老師家補習,憑什麼要我去?」一雙濃眉微微聚攏,即使已是20年前舊事,王鵬傑還是有些怒氣。

▲少年時期的王鵬傑不愛回家,長時間在網咖、撞球間、電子遊藝場遊蕩。(王鵬傑提供)

小學五年級,父親收了些不愛念書的孩子當學徒,沒想到這些「在混的」竟和兒子串上。一次大哥哥們抓來勒索王鵬傑的學長,拿著大石塊往他心臟重擊,「看他在地上痛到蜷曲、發抖,我沒有可憐他。那一次我覺得打贏就會被尊重,開始一個一個報仇、一個一個打。」

「過去我敢拿著大鎖從人家的頭上敲下去,看他爆血覺得好爽,然後就走了。」他不修飾任何用語,談起過往清清淡淡,像聊天氣一般自然。

械鬥,討債、飆車,黑道電影該有的元素一項不缺,「飆車我都給人家載,拿武士刀刮得地上全是火花,要不然就是揮旗甩刀,那才帥啊!」進入宮廟跳官將首也不是因為信仰,「我不信鬼神,是跳好看的,卸了妝就是約械鬥。」

直到高三那年,幫朋友慶生卻目睹壽星慘死槍下。「那天晚上我很抖,回想自己怎麼敢拿球棒隨便打人,那時候才會想到別人到底有多痛。」沒多久後就是大考,王鵬傑填了南部的學校,要脫離原本生活。

▲高餐研發長張明旭(右)是王鵬傑(左)當年的面試官,他認為王鵬傑有想法又是烘焙業第二代,對他寄予厚望。(王鵬傑提供)

「做麵包的科系成績一定很低,只要填了就會上。」面試那天穿著隨意、頂著一頭染金的長捲髮,對比其他一百多名穿洋裝、西裝的學生,簡直像肉鬆麵包被擺進歐式麵包籃子裡一樣突兀。「我備審資料只有3頁,烘焙管理系還打錯字。」自己都覺得好笑。但因為是烘焙業二代,他成了當年唯2錄取的普通高中生之一。

最初抱定玩4年的心態踏進高雄餐旅大學,不讀書、實作隨便搞,直到被同學嗆:「搞不懂你們這種死高中生,來打混卻佔我們的缺。」念書方式很佛系,但脾氣依舊易燃易爆,「火都起來了,我告訴自己,一年後要成為技術能力最強的。」

▲王鵬傑製做麵包時表情認真嚴肅。

原本就有天份,加上每次上課前就打電話問父親小撇步,王鵬傑技能很快成為第一。大一下開始參加比賽,贏獎金贏出興趣,也讓他更努力,總要練習至深夜才甘心回寢。2008年他被選為吳寶春助手,10年後,換他在世界級賽事奪冠。

故事說到一個段落,麵團也發酵完成。王鵬傑細心滾圓塑形,進爐前拿著小卻鋒利的劃線刀在麵團上撩上幾痕,他說:「這樣才不會亂裂。」他的人生也像這麵包。麵團不斷翻滾、納入各種材料,最後還得受點傷,歷經高溫出爐,才能變成外型不走鐘、內在又豐富的冠軍滋味。

王鵬傑小檔案
年紀:32歲
學歷:精誠中學、高雄餐旅大學烘焙管理系
經歷:
2010年 創立莎士比亞烘焙坊
2013年 世界麵包大賽 亞軍
2016年 世界盃麵包大賽 團體賽亞軍
2018年 世界麵包大師賽 藝術麵包項目冠軍

▲王鵬傑參加2018世界麵包大師賽,以陣頭文化為靈感製作的藝術麵包「官將首」獲得藝術麵包項目冠軍。(王鵬傑提供)

更多壹週刊報導標 
【麵包冠軍路】一天虧上萬元 他曾想逃兵顧店
【麵包冠軍路】朋友慘死槍下 讓他醒悟歹路勿行
【麵包冠軍路】紀念8+9歲月 官將首躍世界舞台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