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宋文笛】紐西蘭的印太政策:當「太平洋的加拿大」

·澳洲國立大學講師
·5 分鐘 (閱讀時間)
WELLINGTON, NEW ZEALAND - APRIL 22: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Nanaia Mahuta talks to media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at Parliament on April 22, 2021 in Wellington, New Zealand. Australian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Marise Payne is on a two-day visit to New Zealand for formal foreign policy discussions with New Zealand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Nanaia Mahuta.  It is the first face-to-face Foreign Ministers' consulations since the COVID-19 pandemic began.  (Photo by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紐西蘭外交部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於4月19日發表眾所矚目的中國政策演說,會後各界反應呈現幾家歡喜幾家愁:中國官媒一片叫好,而西方保守派輿論則疑慮紐西蘭是否將退出五眼聯盟(Five Eyes)。雖然當地學者或以不慎失言,或「畫蛇添足」等論述解釋之,然而此事其實反映出紐西蘭於承平年代的價值觀外交傳統,在美中之間的印太競逐越演越烈之際受到的強烈挑戰。

求同存異的「龍和塔尼瓦水精靈」以及日漸擴權的「五眼聯盟」

何以見之?馬胡塔又到底說了什麼?馬胡塔演說的主體四平八穩,她重申紐西蘭擁有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對於中國與太平洋地區國家之間的債務問題、以及北京對少數民族和香港的處理等問題,皆表達關切,相當於委婉批評。雖如此,她又說,紐西蘭和中國之間就像是「龍和塔尼瓦水精靈」(dragon and taniwha),雖然存在差異,卻能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發展成熟的雙邊關係。

各界矚目的焦點,集中在馬胡塔於記者會環節。她提出紐西蘭的憂慮:「紐西蘭對於五眼聯盟擴大任務,感到相當不安;本屆紐西蘭政府一直明確避免拿五眼聯盟當作對其他議題放話的第一平台」。

原文為:"We are uncomfortable with expanding the remit of the Five Eyes. New Zealand has been very clear, certainly in this term and since we've held the portfolio, not to invoke the Five Eyes as the first point of contact of messaging out on a range of issues that really exist out of the remit of the Five Eyes.”。

此言一出,中國官媒叫好,彷彿五眼聯盟內爆在即,而西方保守派媒體則怒稱紐西蘭為西方陣營脆弱的一環(the West’s woke weak link)。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當然不接受此批評,她辯稱自己曾經當著北京領導層的面就新疆問題提出關切,所以紐西蘭政府對中立場堅定,絲毫不落人後 (“I don’t know what could be stronger than raising it face-to-face with the leadership in Beijing”)。

「太平洋的加拿大」:價值貢獻重於戰略貢獻

真相大約在這兩種論述之間。威靈頓的外交自有其傳統脈絡可循。紐西蘭的外交政策定位接近於「太平洋的加拿大」,或者說是克林頓和小布希總統執政時期,世界尚屬於「一超多強」格局年代的德國。外交研究上有 ‘international civilian power’ 此一概念,中文譯為「公民強權」、「柔性國家」等,意即其對國際社會的貢獻主要在於非軍事面。

在地緣戰略上,紐西蘭地處太平洋西南緣,遠離北半球大國戰略的喧囂。其安全的地緣位置有兩重意涵:一來,紐西蘭的比較優勢不在於軍事面的直接參與,二來,地緣帶來的國土安全恰恰方便它擔當所謂「唱高調」腳色,積極倡議人權多元民主等價值,以為國際社會表率。

紐西蘭自身缺乏外敵,若是涉及軍事行動,最可能的原因是因為被連帶捲入盟友的戰爭,因此以西方英語系國家為核心的五眼情報聯盟 (Five Eyes) 和美澳紐軍事同盟 (ANZUS Alliance) 這雙重軍事關係對於紐西蘭固然是自身認同的組成部分,卻也帶來額外的軍事風險。

當世界強權之間相安無事時,軍事同盟帶來的風險有限,西方文明認同和軍事同盟關係,兩者可以兼顧。當美中戰略競逐日漸升溫之後,這兩者之間便逐漸出現矛盾。

現階段看來,一方面,紐西蘭出於價值選邊,會維持做為西方的一員,並且對於包含中國等其他國家的人權和治理問題做出批評,以維持其「價值觀外交」傳統,維護其心理自我認知意義上的「本體安全感」 (ontological security)。另一方面,對於五眼聯盟等對於中國有比較強針對性的軍事合作關係,其帶來的衝突連坐風險逐漸大於情報利益,紐西蘭便會考慮逐漸與其拉開距離。

在實戰面,紐西蘭如果在價值觀問題上該批評的依然有批評,但是又跟軍事夥伴們並不完全同步,則被批評的其他國家可以相信紐西蘭之所以批評它是純粹「對事不對人」而非「亡我之心不死」,所以雙邊關係依然可以維持;另一方面,紐西蘭畢竟還是高舉和盟友相近的價值觀,因此和五眼聯盟國家乃至於西方社會的關係亦不至於傷筋動骨。

國際政治往往是價值和利益之間的平衡。將價值外交和軍事關係走向部分脫鉤處理,以免樹敵,這是紐西蘭外交在平衡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之間時必然面對的誘惑。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