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崔雅娟】踏上夢想之路,跪著也要走完—舞出自信,舞出未來

·7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圖為9歲(左一)第一年學舞蹈的成果展,右圖為20歲習舞紀念照
左圖為9歲(左一)第一年學舞蹈的成果展,右圖為20歲習舞紀念照

《奔騰思潮》授權全文

作者:崔雅娟 / 新竹縣竹東鎮大同國小教師、臺北市立大學教育系研究生、大九學堂第一屆學員

每個女孩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夢,想要成為心目中的小公主。隨著年齡增長,心裡的小公主夢卻逐漸地消失,更不會幻想著以後能成為什麼樣的人,因為在平凡的生活裡,若能夠平順安穩似乎值得羨慕了。

6歲時候的我,看見很多小朋友穿著華麗的表演服裝站在臺上跳著舞,看了當下好心動,於是跟家人要求讓我習舞,可惜不被家人接受。家人回我一句話「生在臺灣只有讀書才有未來!」那時,小一的我,其實當下沒有過多的感覺,只會覺得父母都不給我學跳舞好討厭。但我媽媽有特別跟我說,可以「學音樂」……因為在她們的觀念裡覺得學音樂非常有素養、氣質,有句流行的話「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就這樣我的舞蹈夢一直沒有實現。直到9歲那年,我與媽媽說「媽媽,我長大了妳讓我學跳舞好不好,我可以自己走回家…」過程中與媽媽談很多要學跳舞下的條件後,我成功參加學校的課後舞蹈社團了!從9歲展開習舞之路,一路過了14年不成中斷過。

能夠與同年齡層人在同一間專業教室一起跳舞一直是我的夢想,但可惜的是,因為一些因素讓我也只能將舞蹈當成「興趣」。從小到大就讀普通班的我,在習舞這條路非常的辛苦。只能在課後社團學習,不然就是去坊間舞社習舞,從未與同齡學生一起在專業教室共舞過。因此,我這輩子的夢想,是大學時期能夠考進專業的藝術學校就讀舞蹈學系,我想要在當學生的最後階段(大學生)圓我的舞臺夢。這個想法在我心裡打轉了幾十年不曾改變過,因為我喜歡舞蹈、愛著舞蹈。

103年的夏天我順利考進專業的舞蹈學校就讀,展開了專業的舞蹈人生活,當年非常堅持大學要就讀舞蹈,因為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求學最後階段再沒有進入就讀這輩子也就沒機會了。踏入系上的第一刻,我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當下心裡無限開心,終於要實現這輩子夢寐以求的舞臺夢了。原以為我會快快樂樂開心的過四年,現在看來,卻知道我錯了。那時的我,太不懂這圈子的生活型態,才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夢碎了,大環境與我的想像差得太多。但我並沒有因此而失去信心,試著調適自己的心態並告訴自己「相信一切是最美的安排」老天爺是在考驗、磨練我。「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畢竟是自己初衷的抉擇。

舉幾個令我驚訝的真實例子,可以看出舞蹈班的環境與氛圍「特色」:例子一,有一天同學跟我說包包為什麼要帶鉛筆盒?這是令我匪夷所思的,事後才知道原來大多數人包包裡連一隻筆都沒有帶,需要用筆在再跑去辦公室借筆,裡頭只放舞衣、鞋、襪、髮夾包網、毛巾等等。例子二,同學們口中說著班展班展,班上都是從小讀術科班生居多,他們能懂他們的班展是什麼,但我不懂,於是我開口問,卻被同學笑連舞蹈的班展是什麼都不知道。當下好傷心……我是一個普通班生怎麼可能會懂舞蹈的班展是在做什麼。例子三,有一次我不懂老師示範的動作,練習時候問一下同學這麼動作怎麼做可以放慢速度教我一下嗎?卻被同學斜眼瞪著說「這麼簡單也不會」,當然他也沒教我、轉頭就走人。當時的我心超痛,心想:你不教人可以不教,但我不需要你來鄙視我。從那天起我跟自己說,當老師在示範動作時,就要盡可能的更專注,一次就懂記起來。例子四,有次快演出時的彩排,我看著在趕妝的同學喊著「快來幫我,誰來幫我,我來不及了」剛好我走過去,當下我自己也不趕時間,就順手協助他拆下髮飾,並將他的髮飾放在他的東西最上方之後,便即離去。但沒想到彩排結束後,不得了,他在群組罵後接著打電話來罵,說我來幫他就要有義務幫他收好直到他跳完親手交給他,東西不見了要我賠他。

當時的我,想說一包髮夾也才10元,包網也不貴要就給你沒關係,結果對方跟我說那髮夾很珍貴、很寶貝是他爸爸親手做給他的。我不禁在心中想,這麼珍貴為何要拿出來用,明明一大包才10元,是鐵杵磨成繡花針嗎?

以前的我是一個在外面都不太敢出聲的文靜小孩,在此之後,我覺得許多話不能吞下去,要學習說出來,適時地表達自己的情緒、態度及立場,面對任何事事情必須有底線,別當一個不懂拒絕他人過錯的大善人,這太重要了。從小我的興趣是跳舞、職業夢想是當普通班國小老師,那間學校也剛好有教育學程。所以四年的時間我努力充實自己轉換調適心態,我也相信自己不可能因為跳舞四年畢業就沒前途,並且順利的在大四推甄上教育研究所。畢業第一年當了實習老師與教師檢定通過,第二年順利通過教師甄試考試,順利當上國小普通班教師,也期望未來有機會繼續向上發展邁進。

當前因COVID-19疫情嚴峻,許多的產業深受衝擊。而在我看來,最明顯受到打擊的是藝文產業。曾經當了四年的藝術人,知道藝術這條路在臺灣發展確實比國外辛苦太多了。從學習階段到職業舞團都飽受傳統觀念的衝擊及文化歷史影響,相對發展較不易;又因疫情關係讓好多藝文人失業沒收入。而現在的自己,是一位領國家公務員薪水的人,讓我很想跟各位說,真的有時需要反思一句話「興趣不能當飯吃」。這句話聽很多大人講到快爛了,現在的我回頭一看,還是不怎麼喜歡這句話,但好像也只能默默的接受,畢竟身體不可能用一輩子。身體會老、會退化,又生長在臺灣;而知識是能使用、受用一輩子的。現實生活中,看大多同學也沒有在跳舞了,而是從事許多與跳舞無關的職業,跳舞對他們而言又是什麼呢?

我也不希望喜愛跳舞最後讓大家只剩下一張白紙文憑,至少我當普通班老師,我還能夠運用舞蹈、表演藝術來跨領域設計教案,讓我的教學上比其他老師更多元,讓孩子與家長的接受度更高,與現今12年國教課程結合、產生學習遷移能力。我不曾後悔當初就讀藝術大學,當今能夠讓我繼續愛舞蹈(興趣)及當普通班老師(職業夢想)是在美好不過的安排了。

期望所有人不要放棄自己夢想,且同時要思考如何運用你的夢想進入到現實生活而不荒廢。人生就如此短暫幾年,別讓自己後悔,更不要做白工,好好活出生命獨一無二的色彩,前途會是無限光亮與動人,成為與自己比賽的人生勝利組。加油吧!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