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戴發奎】請第二類接種對象謹守第一線的分際

·4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Alpha變種病毒(原稱英國變種病毒)肆虐台灣近兩個月,好不容易每日新增感染人數及死亡人數控制才見起色;按下葫蘆起了瓢,緊接著命名為「Delta」的變種病毒(原稱印度變種病毒)又接踵而來,不免讓人質疑台灣人在此前一年的克制能力是假的 。

疫情指揮中心原訂於6月28日解封的計畫,因Delta病毒再度被打亂。民眾眼見解封遙遙無期,不耐的情緒已到達臨界點;於是乎自主解封起來,路上逛街人群明顯變多,著名風景區如日月潭、宜蘭假日車潮湧現。

近日「你怎麼好意思出來玩?」、「宜蘭人都在家,你來幹嘛?」標語看板矗立在許多昔日的觀光區街頭。風景區的業者是此次疫情的最大受害者,收入大部分是靠外地人前來消費,三級警戒一發布頓時歸零,沒有人比他們更殷殷期盼觀光客的到來。

表面上這些位於觀光區、自掏腰包設置看板的民眾,是在諷刺且不歡迎外地人來的人,實則是對整天穿著全套防護裝備、汗流浹背為疫情奉獻的醫護人員的憐惜。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為何民眾突然間如脫韁野馬不再遵守先前的防疫措施?這是因為這些人對同島一命的信念產生動搖,發現我們的政府官員說一套做一套。

公務人員這份職業在疫情期間充分展現了「鐵飯碗」的真諦。他們的工作不會因疫情影響而沒有,不像其他行業均受到大小不等的衝擊;更有一大部分人是即使沒有存款又失業,淪為只能勉強吃飽無法吃巧的現代社會乞丐。對比有些高級公務員,有了國家收入保障不打緊,還要利用全民賦予制定遊戲規則的權力,把自己排在第二順位施打疫苗,不用像老百姓擔心自己因染疫重症或死亡的精神壓力摧殘,物質與精神蠟燭兩頭燒。

第二類接種對象是維持防疫體系運作的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官員,原本無可厚非;因為無法清楚定義誰是站在防疫「第一線」的人員,於是乎給了有權有錢有勢人鑽漏洞的空間。只要和有可能與病毒沾上邊的人,都在法律的保障下被排在優先打疫苗的名單上。加上人是感情動物,很難拒絕親朋好友人情請託,於是才有同住親友、貼身駕駛、打掃衛生清潔、保全皆打到疫苗光怪陸離現象產生。

什麼才叫做第一線?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重要,是第一線的人員;然而只有政府官員說的才算數,哪怕是金管會與防疫沾不上邊,這叫相信政府「同島一命、團結抗疫」口號的民眾情何以堪。

突然間殘劑問題的出現,給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打到疫苗的人們一線曙光,人們重拾對生命的希望。然而在殘劑杯水車薪的現實情況下,又沒有有效控管誰可以優先被通知打殘劑的機制,造就另一輪新的特權階級,結果引發更大的民怨,更大的失望。從希望到失望再絕望,這反映的是人們及時行樂人生觀的改變,如同黑死病後的文藝復興,這才造就了假日民眾一股腦往風景區衝去的現象。

我們都清楚一個國家需要靠公務員來維持社會基本運作,重要性就如同一部汽車的方向盤;與此同時也請你們謹守第一線的分際,不是第一線就不要與民爭搶打疫苗;更不要飽漢不知餓漢飢,當自己打過疫苗後就忘記民間渴望疫苗如大旱望雲霓,一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嘴臉。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上行下效,當政府官員自己真正做到「同島一命、團結抗疫」,自然就不會再出現「你怎麼好意思出來玩?」的看板。就算病毒真的從Alpha、Beta⋯再到Omega,一個接著一個不斷,我們也會一起挺過去。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