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汪葛雷】輕鬆一點,「鮭魚之亂」沒那麼可怕

奔騰思潮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奔騰思潮》授權全文

作者:汪葛雷 / 網路媒體工作者

近日,由於壽司郎推出的改名鮭魚免費吃壽司活動,掀起了鮭魚熱潮。超過300位國民為享招待勇於改名鮭魚。單純叫李鮭魚、陳鮭魚還不夠,還有人改名為「張鮭魚之夢」這種擺明搞笑的名字。還有鮭魚跑去大吃壽司,卻只吃肉不吃飯,留下滿山的白飯做廚餘,引來輿論一陣圍攻。

而有人搞怪就有人批判,無論是年輕人或中老世代,許多人都對鮭魚的貪婪輕佻,投以不屑眼光,甚至聯想到臺灣嚴峻的國防現況,批判鮭魚世代不足以捍衛國家,發表臺灣危矣的評論。

然而,在一個自由社會,國民以合法途徑(雖然有脫法行為之嫌)最大化自己的利益,說不上什麼大罪?商家出於自主意願推出行銷活動,只要手段合法,民眾想卡商家的油,坦白說也是民眾的自由,這一點也不用否認。

另一方面,300多人……坦白說也不是很大的數量。之所以社會有這麼多的鮭魚討論,關鍵在於媒體勇於報導,以及臉書等社群軟體增加觸及率,不然誰認識「張鮭魚之夢」?如果說鮭魚們是基於貪婪改名,媒體與社群軟體難道就不是貪婪於商業利益,才勇於挖掘鮭魚事蹟加以宣傳?

別誤會,筆者寫作此文,並沒有批判任何人或為鮭魚辯護的意思。儘管沒人願意承認,但「合法的貪婪」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這整件事看下來,可以說是「多贏」:商家賺到了行銷效益,鮭魚們賺到了大餐(「張鮭魚之夢」等少數鮭魚還賺到了社會名氣),媒體賺到了點閱,社群軟體賺到了廣告,社會大眾也藉鮭魚多了話題,多了一群鮭魚可以嘲笑討論,有些中老年人還得到檢討年輕人的機會,連臺灣也增加了國際新聞曝光率,甚至連筆者本人都藉著鮭魚熱潮寫了一篇專欄,所有人都贏,不是嗎?

有句廣告詞叫做「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但現實狀況是大多數人的生命都浪費在無意義的事,鮭魚是一個極沒營養的話題,但卻能一窺臺灣社會淺碟而輕浮的真實面貌。鮭魚們特地為吃大餐而更名,有鑽契約和法律漏洞之嫌,沒錯。然而貪小便宜鑽漏洞,不也是臺灣普遍的現象?看看每天上下班時間,馬路上有多少人能夠完全遵守交通規則吧。

作為一個民主國家,儘管大家都把民主與自由喊得很神聖,把理想喊得轟天響。但實際上有幾個人真的覺得自己活得抬頭挺胸,充滿尊嚴?多數人要嘛貪婪面對生活,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怎樣的醜態都願意畢露(這解釋了為何壽司郎吸出這麼多「鮭魚」,又為何黑心食品絡繹不絕)。要嘛對國家、對個人、對未來充滿恐懼,煩躁的情緒發洩在「鮭魚們」等看不順眼的人事物上。更有甚者,寄情政治或宗教作為歸宿(難怪社會這麼多人嗑芒果乾,成為X粉,或者信仰「SEAFOOD(師父)」。

親愛的朋友,活著從來就不容易,作為一個國際不承認,隨時可能戰爭的國家的國民,命運不由自己,真的不好受。如果你選擇以貪婪恐懼態度面對生活,只要你不違法,筆者不忍譴責你什麼。只是想提醒你:多一點寬容與詼諧,生活真的可以好過一點。臺灣某些政治魔人,到處出征,搞得人們彼此仇視,已經夠討厭了。其他事情就別那麼緊張嚴肅吧。

正如同我前幾段點出的,鮭魚熱潮其實所有人都是贏家,至少不是輸家。這樣說,改變不了鮭魚事件是「亂象」的事實,但反過來看,臺灣社會長期存在的種種亂象,其實也是一種庶民活力,代表著大家都是試圖在苦悶的日子中追求樂趣,或者與同儕相濡以沫,得到認同。看看那些批判鮭魚們的人,難道不覺得他們的眼神中充滿著活力光彩嘛?

臺灣的集體苦悶不是一兩天就會結束,鮭魚亂象其實是一場社會狂歡,憂國憂民的義士們真的不需要太嚴肅批判。就算小小批評碎念,也不需要怨嘆憤恨,因為它無關大節正義,不涉國家興亡,就是一個社會風氣或法律漏洞的問題。畢竟鮭魚和反鮭魚的,都是共同生活的「一家人」。溫柔對待彼此,社會才可能擺脫對立、混亂。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