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溫承澤】拜登總統的阿富汗終局

奔騰思潮
·4 分鐘 (閱讀時間)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about COVID-19, on the North Lawn of the White House, Tuesday, April 27, 2021, in Washington. (AP Photo/Evan Vucci)
圖片來源:AP

《奔騰思潮》授權全文

作者:溫承澤 /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雙主修韓語系、以色列阿巴埃班智庫亞洲政策計畫學人、大九學堂第二屆學員

白宮宣布美國將在今年9月11日以前撤離駐紮在阿富汗的約3500名美軍。這體現了美國想要終結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的渴望,但也是一場冒險的賭注。

美國希望藉撤離阿富汗來宣示這一場歷時二十載的戰爭將終結,但事實並非如此。現駐紮於該地的外國軍隊約有一萬名(包含美軍約3500名),若美國撤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ern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以及其他外國軍隊也勢必會陸續離開。如此一來,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the Taliban)將升高對阿富汗政府的壓力,兩方的內戰將升溫,而塔利班的最終目標是奪回首都喀布爾(Kabul)並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the 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屆時,阿富汗勢必將再度成為蓋達組織(al Qaeda)與伊斯蘭國(Islamist State)的庇護所;對美國而言,將可能重演2011年歐巴馬總統撤軍伊拉克而導致伊斯蘭國崛起,並迫使美軍重返該地的劇本。

雖然美國承諾會在外交上繼續促成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的和談,但若美軍為首的聯軍撤離該地,此和談終將失敗—塔利班在沒有美國壓力之下將不會願意讓步,而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沒有理由與覬覦喀布爾許久的塔利班協商。美國國防部對阿富汗重建事務的特別總監察長索普科(John Sopko)上個月提到若失去美國支持,阿富汗政府可能面臨崩潰;美國情報單位發布的2021年威脅評估(Threat Assessment)指出若美國為首的聯軍撤離,阿富汗政府將難以抗衡塔利班。若塔利班勢力不斷擴增,在阿富汗取之不易的女性權利將消失,在該地將引發人道危機。另外,伊朗的影響力將在該地擴大,這與美國及其盟友希望制衡伊朗的目標背道而馳。

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是欲摧毀蓋達組織,並推翻塔利班政府。但若如今阿富汗再度陷入安全真空狀態,蓋達組織與伊斯蘭國將可能再度謀劃攻擊美國—美國財政部於一月時指出蓋達組織正壯大其實力,並持續在塔利班的保護之下運作,塔利班並持續對其提供財政支持、指導與建議。雖然拜登誓言美國將在撤離後維持其反恐能力以應對可能的突發狀況,但美軍2011年從伊拉克撤軍後,伊斯蘭國於該地的崛起顯示美國在未駐紮軍隊的狀況下,其「反恐能力」(counterterrorism capabilities)是相當有限的。

事實上,美國是有替代方案的:美國兩黨阿富汗研究團隊(the bipartisan Afghanistan Study Group)今年指出,4500名美軍將足以提供阿富汗國防軍訓練、建議與協助;支援聯軍;執行反恐任務;以及保衛美國大使館。雖能理解美國盼將有限的資源聚焦在東亞地區的想法,但上述規模的軍事存在並不會妨礙美國專注抗衡中國的任務。反而,對於中國與俄羅斯而言,拜登撤軍傳遞的訊息是美國急切降低其全球的軍事存在,而這象徵著美國勢力的消退。短期看來,美國人民也許會相當樂見「永久戰爭」(forever war)的終結,但拜登撤軍的決定意味著他將得承擔對後續影響的責任。

正如美軍撤離越南終致1975年「西貢淪陷」(The Fall of Saigon)而損害美國信譽般;「喀布爾淪陷」亦將意味著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動搖。從中國積極擴增核儲存量、增加海外軍事基地、與伊朗和俄羅斯開展戰略性夥伴關係等作為中可窺見,其似乎深信美國國家權力正值無可逆轉的倒退,認為「韜光養晦」的時代已經過去、「中國世代」已然來臨。美國此刻的重要挑戰是藉由實質作為逆轉這種認知,而撤離阿富汗的決定對此目標並無助益。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