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傑】運輸業的天職,是宿命還是枷鎖?

王傑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春節七天假期就這樣結束了,許多人還在感慨跟煩惱為何要上班的時候,其實是有一群人才只能放個一兩天本來的例假、休息日而已。國人春節仰賴龐大的交通運具的支撐,不論是台鐵、高鐵、捷運、航空公司,甚至高速公路局、各家客運等等,交通運輸業始終是國人連假期間最辛苦的一群。

在這方便跟無私的背後,其實隱藏了多少血汗跟辛酸不為人知;台灣長期重視連假疏運跟國定假日,在我們成長的背景中搭配週休二日,已經是根深蒂固地認為生活跟假日就是這麼運轉的。我們根本很難理解自己放假的期間,是有一群人辛苦地維持這些運作,那就是交通運輸業跟服務業。

台灣曾經發動過的兩場連假期間的交通運輸業罷工,大概就是106年的台鐵運務人員依法休假(1月27日-30日),還有2019年2月8日到14日的華航機師罷工,不過後者2月8日已是春節剛好結束的時候。如果再加上暑假期間,那就可以加上2019年的長榮空服員罷工,也就是6月20日暑假剛開始,一直持續到7月10日。除此以外,台灣再無任何連假期間發動過的罷工或抗爭活動。

台鐵運務人員的抗爭活動,當時採用強迫程度低、自主決定權較高的依法休假,也是因為工會組織跟實力尚未成熟,僅能鼓勵員工用丟假單或者口頭方式的模式進行,去試圖變革當時三班制的連續出勤且禁止國定假日請假的陋習。事後四年過去,確實證明了當時的衝撞是有效的,隨後積極推動了新三班制的上路,員工多了兩天休息日且加班費不減;而國定假日得請假權利,也隨著一群夥伴們被記過懲處、拚上保訓會調處和解成功,證明了員工是可以自主在國定假日休息的。

失去的權利,勞工們是如何一一要回來的?這是一項悲傷的命題,因為長久以來資方形塑的桎梏,其實就是勞方難以擺脫的宿命,尤其是交通運輸業,每當連假跟國定假日,就被加上「交通人的天職」,連續出勤加班、犧牲家庭時間、微薄加班補貼、繁重的連假疏運責任,這些一項項都是交通人要承受的重任。

華人社會尤其喜歡用「天職」來囚困勞方,好像這些賣命跟犧牲自己的一群人,因為換來某種公益,所以就會被社會大眾讚許,所以就不能有任何意見跟心聲。為何這樣說呢?因為上面舉例的三場抗爭罷工,都是被媒體、政府以及民眾砲轟得亂七八糟的,政府裝的是資方勞方的和事佬,其實背地裡就是想穩定勞方的反彈意見,媒體承受著政府的壓力、接受著資方的金援,形塑他們想要的主流意見;而民眾,就是最佳的起舞夥伴,只要影響到我,就是該死的一群人。

三場假日期間或尾聲的抗爭,都不簡單輕鬆,承載了多少批評跟罵名,再加上政府無所不在的網軍跟側翼,讓這群本來是無私奉獻的交通人,瞬間都成為了自私貪婪的一群。台灣隨著這些年來的抗爭跟罷工,正在改變,正在賦予勞工們本來擁有的武器,正在改變這所謂「天職」的宿命。要知道,交通之發達跟不停擺,不應該建立在剝奪或血汗的基礎上,應該用的是合理的報酬跟等值的休假來彌補。

期待未來有更多交通運輸業訴說出自己的血淚,藉由連假期間抗爭發出自己的訴求,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當人群權利被影響,他們才會認真關注。」這是台灣人不變的心態之一,如果交通業不藉由影響大眾疏運來發聲,那他們的心聲可能一輩子也無法被關注到不是嗎?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