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政治金童趙少康的最後一戰

陳少甫
·8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從YouTube可以看到趙少康和陳水扁在競選市長時,彼此相互辯論的影片,這是台灣的青壯世代,唯一能取得有關趙少康還留在政壇時的影像資料。社會對趙少康的印象,應該以主持政論節目和廣播節目的趙少康為主,那是已經成為媒體人的趙少康,不是政治人的趙少康。趙少康的真實面目可能是什麼模樣?

趙振鎔是趙少康的父親,出生於1922年。學生時代,在趙振鎔計畫去日本念書學習比中國更先進的知識技術救國時,中日爆發戰爭,趙振鎔的留學計畫泡湯。然而愛國之心隨著日本侵華而高漲,便報考中央軍校,因為年紀太輕了,不符合資格,趙振鎔便謊報年齡,多報了三歲,才終於順利進入中央軍校。趙振鎔這種投筆從戎的愛國情懷,在組織家庭後,影響了趙少康一生的價值觀。

趙振鎔曾有兩次被共軍俘虜的經驗,但趙振鎔深信國民黨的三民主義,不曾像多數國軍那般,被共產黨的共產主義所吸引而加入解放軍,趙振鎔兩次從共軍的俘獲下逃跑,並隨著國民政府順利逃難到台灣。據相關資料顯示,趙振鎔的性格急躁,個性好強,遭遇打擊和挫折,也從不輕言妥協;這使得趙振鎔的官運無法順遂,二十餘歲當上中校後,再也不曾有過升遷,最終仍以中校退役。

趙少康的母親李蓮貞是一名幼稚園老師,性格上,李蓮貞活潑熱情,寬大包容,頗有智慧。李蓮貞曾輾轉在宜蘭羅東的幼稚園、台南和台中的幼稚園和育幼院教年幼的小孩子,這和趙少康的學習過程的學歷相符合,趙少康隨著母親的工作四處念書,分別念過宜蘭公正國小、台南一中和台中一中。和絕大多數的軍人子弟相仿,趙振鎔長年在軍中,偶而才能回家一趟,趙少康和兩個弟弟趙少威和趙少華的青少年時期,絕大多數時間都是由母親李蓮貞一手帶大。

趙少康天生聰明,智商極高,學生時期並未多麼勤學苦讀,但是考試一路順遂,從台中一中考上台大農工系水利組,大二時再轉到農工系的機械組。當時台灣還是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在學校設有組織,負責挖掘並招募優秀的本省籍和外省籍年輕人,趙少康憑藉過人的才智,獲得國民黨相關單位的高度評價,也埋下趙少康日後從政,並進入國民黨政府擔任公職的種子。

台大畢業後,趙少康並未在留學上有太多嚴謹的規劃,由於趙少康過於聰明,性格極度自負,加上對美國大學的認識不夠全面,以為美國的公立大學和台灣的公立學校一樣,公立都是品質和品牌保證。在獲得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克萊門森發的獎學金後,便計畫到克萊門森大學就讀,期間克萊門森的獎學金通知書因藉海運送抵台灣,延誤了趙少康的回覆時間,資格一度遭克萊門森取消,後經趙少康的申訴抗議,克萊門森再次表示願意提供趙少康全額的獎學金。

在美國留學期間,趙少康加入中華民國反共愛國聯盟的學生組織,隻身海外,遠離家鄉,趙少康深受愛國學生的熱情影響,積極反共反台獨。對趙少康而言,當時共產黨毛澤東統治的中國大陸正值文化大革命的後期,文革對趙少康關於共產中國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並對慘絕人寰的文革故事感到悲憤和難過。另一方面,海外台獨運動已相當成熟,趙少康無法接受台獨的理論和宣傳,認為台獨是弱化和可能消滅中華民國的危險主張,因此反共時也激烈反對台獨。

趙少康於克萊門森取得機械工程的碩士學位,學業完成後的趙少康,似乎曾感到有些迷惑,對於自己的人生道路和人生價值,反覆進行不斷的摸索。趙少康隨即回到台灣,在母校台大先是任職於農工系的兼任講師,後升為副教授。如果趙少康安於台大教授的頭銜,每天做研究騎腳踏車閒晃台大校園,趙少康的人生將止步於台大,但專業為工程技術的趙少康,顯然對於企業實作有更多熱情,趙少康離開台大,到美商Imperial Oil & Grease任職,頭銜為亞洲區經理。

趙少康在美商工作期間的薪資非常高,遠遠高於台灣,但顯然趙少康受到三個因素的影響,導致趙少康後來決定從政。首先,趙少康受到父親趙振鎔對於國家始終懷抱理想和熱情所影響,其次中國傳統知識分子自古以來,就有報效國家的情懷,另一個可能極為關鍵的因素,是美國決定在1979和中華民國斷交,台灣是年正處於風雨飄搖的不確定時期,趙少康一如父親趙振鎔投考中央軍校希望救國般,離開美商,返回台灣,決定將自己的熱情全部貢獻在政治上。

趙少康從政後的故事,同樣順遂而成功,聰明加上過人的機智,使趙少康一路從選上台北市議員,到選上台北縣立委。在1991年6月,趙少康進入郝柏村領導的行政院擔任環保署署長。對趙少康往後的人生來說,環保署長的經歷,是趙少康極為難忘的一段過程,和過往擔任市議員和立法委員不同,趙少康初次深刻體認到行政官員能擁有多大的權力,能做多少的壞事,能做多少的好事。擔任環保署長的點點滴滴,一直是趙少康一輩子永難忘懷,津津樂道的過往。

眾所皆知,趙少康因不認同李登輝的政治路線和國民黨日趨貪婪腐敗的風氣,趙少康和一群同志另組新黨,並於1994年在自己44歲的政治巔峰時期參與台北市長選舉,和民進黨籍的陳水扁、國民黨籍的黃大洲三足鼎立。趙少康的選舉策略並不能算是足夠成功,許多檯面上、檯面下亂七八糟的事情,導致黃大洲的票源回流,陳水扁於亂中得利,在當年藍遠大於綠的台北市脫穎而出。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為六年後陳水扁勝選成為中華民國總統,奠定了基石。

台北市長選舉失利後,趙少康淡出政壇,轉戰媒體,然而趙少康始終無法忘懷政治可能對台灣社會產生的善與惡。趙少康保持著對政治的關心,主持廣播和電視節目,從熱情澎湃、熱血激昂的政治金童,轉型為精打細算的媒體老闆。離開政治圈後,趙少康擁有更多自己的時間,更懂得享受生活,將更多的時間用來陪伴兒女以及年長的父母,趙少康的生命,越來越趨於完整及成熟。對趙少康來說,父親趙振鎔和母親李蓮貞雙雙因肺腺癌離世,人生觀也大幅改變。

離開政治圈二十餘年,趙少康旁觀台灣整體的起落,政治人物的浮沉,雖仍長年與國民黨重要的政治人物保持相當良好的關係,但最多也只能給這些政治人物建議,有時出於良善的建議或者不被採納,或者不被尊重,但趙少康似乎也不以為意,不太放在心上。覺得該說的只要說了,也就可以了。在趙少康遠離政治第一線的這二十餘年至今的媒體生涯,趙少康縱然覺得台灣整體發展相較於蔣經國時期越來越沉淪,政治也越來越低俗,但卻也覺得無能為力。趙少康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一些政治人物上他的節目,有時能增加一點曝光的機會。

2020年初,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秋,韓國瑜三次北上拜訪趙少康。趙少康起初認定韓國瑜不甘於寂寞,必定想選黨主席,或者另有一番政治規畫,但趙少康沒有想到的是,韓國瑜來找他,為的竟然不是韓國瑜自己,而是來台北和他談論中華民國的未來,台灣的未來,以及中國國民黨的未來。韓國瑜為趙少康四處奔走,為趙少康排除困難,韓國瑜這種無私的言行,讓趙少康發自內心的非常感動。這種感動,很快就使趙少康決定採取行動。我們可以說,沒有韓國瑜的積極勸進,就沒有趙少康後來一連串無悔的政治決定。

2021年1月底,趙少康決定重返國民黨的消息曝光,同年2月1日,趙少康被動舉行記者會,宣布重返政壇,並隨即決定要選國民黨主席和2024年的總統。趙少康頭幾日對於重新回到政治第一線,有著雀躍的興奮和熱情,但真正使他冷靜下來的,不是因為國民黨中常會挖出一年條款阻擋他選黨主席,而是在下定決心一定要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的意志,使趙少康同時意識到相伴隨的責任。這種責任感,使趙少康的內心變得謹慎和平靜,慢慢找回政治生活的節奏感。

趙少康雖然仍是同一個趙少康,從政的初衷,並未和年輕時有什麼太大的不同;然而,台灣的情勢已經出現革命性的變化,美中對抗已是不可逆轉的定局,世界已經進入新冷戰的初始階段,國際局勢也已發生翻天覆地的巨變。政治的激烈對抗使得虛假消息成為真理,傳統秩序的價值觀徹底崩毀,新的價值觀卻顯得極為幼稚和不穩定。趙少康站在台灣這個美麗的島上,面對未來不確定的危險局勢,和越來越暴力的二十一世紀,趙少康正迎向人生的最後篇章。

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