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謝長廷這幾年是如何傷害台灣利益及尊嚴?

陳少甫
·18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近日,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支持日本排放核汙染廢水進入太平洋,並指台灣也曾像日本一般排放核廢水的言行,引發台灣社會強烈的震驚和憤怒。然而,謝長廷這樣的離譜表現,似乎並不令人太過意外,畢竟,自謝長廷由蔡英文於2016年內定為駐日代表以來,謝長廷為了討好日本政府,屢屢傷害台灣的利益及台灣人的尊嚴,也難怪謝長廷經常被戲謔地稱為日本駐台代表或助日代表。

2016年4月,我國漁船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附近海域,遭日本公務船扣押。謝長廷並未替台灣漁船發聲,而是替日本緩頰,指日本已經很快釋放漁民及漁船,台日雙方應在漁業協定上解決漁業問題,不要凸顯爭議而妨礙台日友好。

是時,正值馬英九交接權力予新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蔡英文之際,海巡署和國防部皆表態,將派遣艦艇至相關海域保護我台灣漁民的權益,海巡署派出一千九百噸的巡護九號船與漁訓二號船,國防部則派出康定級拉法葉巡防艦至沖之鳥附近偵巡,以求護衛台灣漁民相關生計利益和性命安全等權益。當時,內定為駐日代表的謝長廷指出,漁權爭議應在台日友好關係的基礎上,積極協商,能以外交手段處理,就不要動用武力。

謝長廷並不止步於此,反而進一步恫嚇台灣政府及社會和普通民眾,謝長廷指沖之鳥屬於美日聯合安保條約的島鏈範圍,台灣政府派遣艦艇護漁,基於美日安保條約,台灣軍艦不可能和日本船艦發生衝突。謝長廷並指,台灣派出軍艦有不惜戰爭的實質意義,並指萬一台灣真的和日本發生衝突或戰爭,就等於是和美國宣戰,又指台灣武器都是向美國購買,美國知道台灣的武器性能,謝長廷律師下結論針對政府派艦艇護漁的行動質疑台灣,詰問台灣要如何宣戰?

聰明如謝長廷,他的內心非常清楚,台灣由海巡署及國防部派遣艦艇護漁,只是在表達台灣政府護衛台灣漁民的決心和意志;台灣的海巡艦艇和拉法葉軍艦,根本絕無可能和日本的公務艦艇發生任何衝突。然而,謝長廷明知台灣政府派艦護漁只是在增加和日本政府就台灣漁民權益進行談判的籌碼,謝長廷卻是迫不及待地打台灣人的臉,滅台灣人的尊嚴,使台灣政府的護漁進退失據。更可惡的是,謝長廷明明知道台灣絕無可能違背美國政府的利益,卻抬出美日安保,利用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弱勢,威脅恫嚇台灣人,指台灣政府護漁就是想和日本發生衝突,會導致台灣和美國宣戰,譏諷嘲笑台灣能如何對美日宣戰。

2016年4月,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和外交部都尚未有任何正式聲明時,謝長廷自行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並透過日媒自己表示將接任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的作為,絲毫不尊重尚未任命他為駐外代表的蔡英文,也不尊重台灣駐日代表的所屬部門外交部及直屬長官外交部長,謝長廷就這麼對日本媒體自行宣布自己是未來的台灣駐日代表。同月,謝長廷替日本貶低台灣漁民在沖之鳥相關海域的生存權益。謝長廷聲稱台灣可以和日本在漁業協定上以外交手段解決漁權爭議,五年後的今天,台灣人卻沒看見謝長廷為台灣爭取到任何實質權益。

2016年11月,就日本核災縣市食品能否進口台灣一事,在台灣的立法院、各縣市議會及政論節目都爭論的沸沸揚揚,並有多名民進黨縣市首長公開反對台灣進口日本核災地區食品。謝長廷再次挺身而出為日本政府辯護,謝長廷在臉書放上一張他自己聲稱在其代表處附近,看到幾乎賣光的福島縣產的青菜。謝長廷指台灣有人說的核災區食品日本人不吃和日本市場不賣皆為不實的謠言。

謝長廷指日本人比台灣人更重視健康,日本人對食品的管理比台灣更嚴格,日本人比台灣人更有能力檢驗出不合格的危險食品。換言之,謝長廷認為台灣人不重視健康,台灣對食安管理的把關不嚴格,台灣的相關機關和技術並沒有能力像日本一樣能卓越地檢驗出不合格的危險食品。然而,謝長廷眼中的台灣即使如此不堪,或者日本縱然如謝長廷所說的那般優秀,這樣的話,真的該從我們台灣的駐日代表口中說出來嗎?即使日本樣樣都比台灣好,謝長廷作為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應該對日本說台灣重視健康也對食品安全嚴格把關,並且指台灣絕對有足夠能力和決心來檢驗出不合格的危險食品?

2016年11月,是時民進黨中央的政策是四項禁止:一、禁止福島縣食品進口台灣。二、禁止群馬、櫪木、茨城、千島四縣市的茶、水、嬰兒奶粉及野生水產品等四項產品進口台灣。三、群馬、櫪木、茨城、千島四縣市未附官方產地證明和輻射檢測證明的雙證件食品禁止進口台灣。四、美國、日本不能上市的食品,台灣也禁止進口。同時,民進黨十三名縣市首長聯署表明反對進口。

可是,謝長廷再一次的並未站在台灣的立場說話,而是替日本政府訓誡台灣。

2018年8月,因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於黨部外設立一台灣慰安婦銅像,日本所謂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的幹事藤井實彥專程跑到台灣來,並搭車抵達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外。藤井實彥抬腳猛踹台灣慰安婦銅像,並加以訕笑及拍照攝影。問題不在這座慰安婦銅像是否為國民黨所設立,也不是在謝龍介設立慰安婦銅像的動機是否在譏諷民進黨政府,問題在於藤井實彥這個日本極右翼的激進政治份子,踢的是我們台灣的慰安婦銅像。藤井實彥腳踢台灣慰安婦銅像的行為,無關藍綠,無關台灣內部的政治鬥爭,而是關乎台灣人民的尊嚴。

然而,謝長廷不急於向日本政府表達強烈抗議,反而著急的替日本政府及日本人辯護。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說這是個別人的個別行為,不代表日本人,謝長廷就說藤井實彥是個人行為,不代表日本人。沼田幹夫說不應該讓政治事件影響台日關係,謝長廷就說不應該將此事無限上綱變成政治事件,以免影響台日關係。沼田幹夫批評藤井實彥的行為,謝長廷也跟著譴責藤井實彥的暴力。

但是,謝長廷並不以模仿沼田幹夫的言論而感到滿足,謝長廷進一步將藤井實彥對台灣慰安婦銅像的羞辱,擴大並上綱上線為台灣藍綠對抗及統獨事件。謝長廷首先將國民黨稱之為台灣內部的中國政黨,並指責國民黨發起禁止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台灣的公民投票,直指國民黨的目的是破壞台日關係。謝長廷進而引述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影射此種慰安婦爭議及禁止日本核災食品進口等議題,恐將影響台日友好關係的談話,拿日本駐台代表和台日友好關係來威脅及恐嚇台灣人及台灣社會。謝長廷再一次配合日本自民黨對台灣政府施壓。

可是,即使國民黨親中,謝長廷也不該利用國民黨親中的立場,進而將日本人藤井實彥羞辱台灣慰安婦的銅像,自行擴充解釋成統獨爭議和藍綠對抗。況且,所謂藍綠紛爭,當然是台灣自己內部的家務事,謝長廷卻將台灣的家務事變成日本政府干預及施壓台灣政府和台灣社會的槓桿和武器。而謝長廷心心念念的希望將日本核災地區縣市的食品賣到台灣來,可是,無論當時核災縣市的食品是否安全無虞,台灣人理應有權利拒絕讓台灣社會懷有疑慮或不放心的食品進入到台灣市場。然而,謝長廷卻不在乎這些,將台灣人表達作為台灣公民權益的公民投票,簡簡單單的簡化成藍綠鬥爭,將台灣公投貶低的如同垃圾。

2018年9月,燕子颱風侵襲台灣及日本,造成台灣宜蘭有七人因瘋狗浪而死亡,並在颱風登陸日本後,導致台灣大量在日本受颱風影響的旅客變成近乎流離失所,而且孤單無助地在日本完全求助無門。台灣駐日辦事處遭台灣媒體及台灣社會強烈質疑,指駐日辦事處並未妥善協助台灣旅客,然而,謝長廷卻指大阪辦事處與駐日代表處只是平行單位,並表示大阪辦事處不歸他管,甚而又狡辯大阪和東京相距五百公里,暗示謝長廷本人及駐日代表處根本愛莫能助。

該年同月,時任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疑似因內傳遭到駐日代表謝長廷的責怪和推諉責任,而不堪受辱,故而在其住處輕生身亡,這讓人們想起不久前謝長廷推諉卸責直指大阪不歸他管時,急於將責任推向大阪辦事處的姿態和嘴臉。在燕子颱風期間,台灣網路上亦有綠營網軍帶風向,試圖將責任從謝長廷的身上,轉移到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的頭上。謝長廷親密友人楊蕙如和蔡福明等人聚會,楊蕙如決定以網軍扭轉網路風向,幫助謝長廷卸責給蘇啟誠。

網軍隨即發文羞辱大阪辦事處指「大阪駐日代表處的跟當初那些國民黨派去不會說日文的駐日代表一樣,是一群垃圾的老油條,講難聽一點叫做黨國餘孽」及「爛到該死」等。此類言論經不斷傳播發酵,社會的輿論壓力瞬間轉移到時任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的身上。事後也遭外界認為,網軍是直接或間接導致蘇啟誠輕生的原因。北檢公布偵查結果表示,楊蕙如透過LINE群組指揮網軍,以每人每月一萬元的薪水,指揮網軍帶風向,要求網軍在各類社群網站及論壇上痛批大阪辦事處是黨國餘孽,並要大阪辦事處為風災負責,為謝長廷脫罪。

楊蕙如是2008年謝長廷參選總統時的競選團隊的網路執行長,楊蕙如是維新基金會的董事,而維新基金會的董事長正是謝長廷,楊蕙如與謝長廷曾合著出版「長仔的噗浪日記」一書。楊蕙如和謝長廷的合作互助關係非常長久,兩人交情極深,且楊蕙如與謝系的立委、議員及民進黨幹部的情感同樣非常深厚。

從結局來看,台灣的專業外交官蘇啟誠因不堪受辱而以死明志,專業政客謝長廷卻仍大模大樣的在日本過著他優渥和悠哉的駐日代表生活,繼續不眠不休地利用中共對台灣的威脅,和台灣藍綠內部的分歧對立,繼續裹脅台灣民意,分化台灣社會,並持續替日本政府訓誡及指導台灣政府及其兩千三百萬同胞。

2020年8月,謝長廷再次於臉書發文,指關於福島核災區食品安全的相關疑慮,作為政策或談判的基礎,台灣必須提出科學的數據,去證明某地的食品有問題,不然,台灣就難以被國際社會接受。尤其是在外交貿易談判上,台灣若沒辦法提出科學數據就拒絕他國食品,會被認定是違反自由貿易的原則,台灣就會遭到抵制或處罰。台灣既然希望加入多國貿易組織CPTPP,那麼台灣當然有求於日本,需要日本在內的很多國家支持,開放市場,就是最基本的要求。

謝長廷指控台灣已成為全球對日本食品最嚴格的國家。媒體問謝長廷,這樣說會不會讓人覺得,是在催促台灣正視福島等日本五縣市食品應解禁的問題?謝長廷回答,有這個想法也沒有關係,因為他也是要讓台灣人民知道問題癥結。

謝長廷又一次的並未站在台灣的立場說話,而是替日本政府訓誡和指導台灣。台灣人無論是透過公投或地方首長聲明不希望也不願意進口福島五縣市的食品,台灣人就是對這些食品有疑慮,謝長廷似乎也不在乎台灣人民的想法,而是永遠一以貫之的站在日本政府的視角,批判台灣,認為台日之間針對核災區食品進出口的問題出在台灣身上,台灣應負最大的責任。然而,即使日本福島等五縣市並非是核災區,台灣人民難道就不能不進口心中有疑慮或者反正就是不願意進口特定國家及地區的食品?謝長廷終究是台灣駐日代表,又怎麼始終不願意替台灣人民向其駐在國發聲,而是替日本政府回過頭來教訓台灣人?

2020年9月,台灣漁船新凌波236號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艇撞擊,漁船的船體損傷,所幸,漁船上並無人員傷亡。謝長廷再次迫不及待地著急的替日本政府辯護,指出台灣方面的說法未必屬實,日本政府的解釋和台灣的說法至少有三個不同之處。謝長廷指台灣主張日本違背協議,但日本認為台灣漁船侵入釣魚台的所謂日方領海的12海浬內,而12海浬內不在台日漁業協定範圍內。

其次,謝長廷說台灣方面認為台灣漁船新凌波236是遭日本巡邏艇衝撞,但謝長廷替日本政府辯護說,日本巡邏艇有206噸,台灣漁船才不到50噸,雙方體量差距大,因此不可能出現衝撞等情事,而是雙方發生小小的輕微的擦撞。最後,謝長廷指台灣說日方沒有提出警告,但日本政府聲明其巡邏艇接近時有事先提出警告。謝長廷再一次又一次的站在日本立場,教訓台灣政府及其人民。

以台灣漁船新凌波236號為例,縱使我台灣漁船假設真的是遭到日本巡邏艇擦撞,輪得到謝長廷這位台灣駐日代表急著說日本政府的船艦根本沒有衝撞台灣的漁船嗎?台灣既然主張日本違背台日漁業協定,欺負我漁民,謝長廷有必要指台灣漁船很可能是所謂侵入到釣魚台的日方主張的12海浬內嗎?釣魚台難道不是有史以來就是屬於台灣的領土,屬於宜蘭縣政府管轄?只不過台灣因長年的國際處境艱難,在萬般無奈下,釣魚台才遭美國強行劃予日本?台灣不是至今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仍主張擁有對釣魚台的主權?台灣方面既然說日本沒有事先警告我方漁船,謝長廷又何必跳出來替日本辯護,指日方有事先警告?

2020年12月,謝長廷再次施壓台灣,要求台灣解禁並進口日本核災區福島等五縣市的食品。謝長廷又一次的利用中國牌來逼迫台灣,指中國大陸官方已經向日本釋出善意,恐怕會比台灣提早解禁,並說若北京真的比台灣更早解禁,會讓日本支持台灣的政治家尷尬和沒面子。主播張雅琴批評謝長廷,我的肚子跟我的裡子比較重要好嗎?謝長廷則再次發揮律師的詭辯性格,指他沒有說過他自己的面子這樣的字眼,而是說如果中國大陸比台灣更友日,北京政府比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更理性更遵守自由貿易規範,謝長廷自己會很難過及很遺憾。

2021年4月,日本利用美國希望日方加入由美國所組織的圍堵中國大陸的國際聯盟,日方答應更加深化美日合作關係,並將台海有事納入美日聲明,換取美國對日本的各項縱容,包括使美國政府公開支持日本排放核廢水進入太平洋。日本決議排放核污染廢水入海,理所當然的引發鄰國的強烈抗議,中國大陸及南韓政府都嚴厲的表明反對的立場,並研擬將採取相關的對日本的反制措施。

然而,謝長廷這次不僅僅是再一次站在日本的立場,替日本政府說話,也不僅僅是又一次忘記自己是台灣駐日代表的身分,謝長廷更不僅僅是再一次反覆忘記他應該站在台灣的立場替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說話,而是進一步指控台灣,加罪於台灣,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傷害台灣利益及台灣全體人民尊嚴的行為。

謝長廷指台灣也和日本一樣,甚至比日本更糟糕。謝長廷指控台灣的三座核電廠的廢水也是排放入海,不僅如此,台灣的核電廠還將含氚的核污染廢水排入海中,謝長廷更進一步透過臉書舉證「核二廠放射性廢水排放統計表」指核二廠也在排放核廢水。謝長廷再次加碼指控意欲加罪於台灣,謝長廷引述清華大學原科院院長李敏的說法,指台灣核二廠確實將含氚的核污染廢水排入海中。謝長廷不滿足於使台灣變成國際社會的罪人,除了指核二廠排放氚,更直指台灣的核電廠一直排放包含氚在內,另外還排放了鈷58、鈷60、銫137、銫138等放射物質

。謝長廷指上述物質數量雖然微小但不該存在,謝長廷進而強調,現在的技術很難消除氚,因此可以確定含氚的核廢水確實被台灣排入海中。

謝長廷也不僅滿足於引述清大李敏的說法,更進一步舉出台電每季提出的放射性物質排放報告,指台電都會計算所謂放射性廢水排放造成之民眾劑量,指其明記考量海生物食用、海濱遊樂、游泳、划船等關鍵輻射影響途徑。謝長廷指控並強調,若台灣從來不曾將核廢水排放入海,為何台電會考量海水流量和海生物食用及游泳等,謝長廷再一次又一次的舉證台灣將核污染廢水排放入海。

姑且不說台灣不曾將核污染廢水排入海中,即使台灣真的過去曾經不慎將核廢水排入海中,縱然台灣真的曾經將含氚的核污染廢水排入海中,這樣指控台灣的言論,使台灣無法見容於國際社會的話,使台灣在國際原本就弱勢的處境地位變得更加弱勢的言行,如此使台灣人在世界各國行走顏面盡失的話,輪得到台灣駐日代表反覆且一再地在臉書上說嗎?謝長廷到底還是不是台灣駐日本的代表?謝長廷是不是日本駐台灣的代表?謝長廷到底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

但是,無論謝長廷繼續說出什麼樣嚴重傷害台灣利益和台灣人尊嚴的言論,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顯然都不會將謝長廷召回台灣予以懲處,並撤換其駐日代表的職位。對蔡英文來說,謝長廷這樣的民進黨大佬,與其留在台灣,不如放在日本。蔡英文在2016年初次執政時,便曾希望將呂秀蓮、謝長廷和蘇貞昌等所謂天王全部外派到國外當駐外代表,只是呂秀蓮和蘇貞昌似乎都不願意前往,只有謝長廷非常高興的到日本就職,並在蔡英文尚未公開宣布的情況下,謝長廷自行對日本媒體預告自己即將出任中華民國新一任的駐日代表。

謝長廷的所言所行,不僅不配當台灣的駐日代表,也不配當一個聲稱自己愛台灣的台灣人。謝長廷不僅是台灣駐日代表,也曾經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候選人,更曾經是台灣的前行政院長,更是台灣的前高雄市市長。謝長廷屢次說出傷害台灣利益的言論,不僅使國家利益嚴重受損,更使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蒙羞。謝長廷不僅沒有資格當駐日代表,也沒有資格當台灣人,更沒資格當日本人。

日本人是講究禮儀、秩序和羞恥心的民族,日本是有強烈恥感的社會,謝長廷這樣近乎厚顏無恥的政客,他的所作所為,根本背叛了自己的國家和民族,這樣的人如何能在日本體面的生存?如何贏得日本的尊重?不只台灣不需要這樣的人當同胞,日本作為東亞的禮儀之邦,更是不需要背骨政客滯留日本領土。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