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美伶】2021停辦台灣燈會後 缺席的月津港燈節告訴我們的事

陳美伶
·前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
·6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為前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

新冠疫情帶來對全球全面性的衝擊,無地區也無人能倖免。一年來重新檢視,不是所有國家、所有企業、所有人都被它打趴在地。

這場疫情有危機、有轉機更有利基,你的應變能力、你的前瞻眼光、你的決心與信心決定你的重開機與接受挑戰的靱性。台灣確實是佼佼者,不論在疫情的管控與經濟的發展都有亮麗的成績。

為了保住防疫戰功,燈會活動紛紛取消

但是這一場疫情尚未過去,後疫時期的關鍵─疫苗也才剛開始發功,於是為了保住戰功,台灣仍處於如履薄冰的備戰與防患未然的機制中。就在2020除夕,部立桃園醫院發生院內感染,停辦消息一出又造成緊張,除了跨年晚會取消(僅剩台北市及台東阿妹的演唱會),對於即將來到的春節長假活動,各縣市也幾乎在很短的時間內宣布不舉辦,包括每年要花數億元的台灣燈會,就連在台南鹽水最具文化與藝術氣質的「月津港燈節」也取消了。

圖/月津港燈節今年本要展出的作品,可惜在最後一刻取消。作者提供
圖/月津港燈節今年本要展出的作品,可惜在最後一刻取消。作者提供

台灣燈會從1990年開始舉辦,三十餘年來雖有提昇台灣的策展能力,也讓相關的工作者有練兵的機會,但隨著地點的選擇成為地方首長累積政績及爭取補助之爭,已漸漸失去其原本應有的特色,甚至首長競爭過程也傷了彼此的和氣。

元宵節辦活動常流於錦上添花

尤有進者是預算經費節節上升,加上舉辦時間在離春節長假不久的元宵節,也無法帶動國際觀光客前來,這種錦上添花的活動,不妨趁今年因疫情停辦,重新檢討思考調整。嚴長壽先生在他的新作《我所嚮往的生活文明》書中頁83與頁84中建議「元宵節其實可以不要放煙火,創造人潮,而是注入更多每個地方的在地文化。」月津港燈節應是符合這項宗旨的偏鄉活動。

月津港位於台南的鹽水,也就是蜂炮的所在地,是台灣最古老的城鎮之一,八角樓、橋南老街、連城巷、王爺巷等街道小巷有一種說不出的懷舊魅力與文化底蘊。這座城市從17 世紀就開始有漢人移入,同時也是船隻進入八掌溪的集散地。

而鹽水地名的源由,因臨倒風內海,港內有鹹水而得名,又因地形略微彎曲,狀似新月,所以稱為「月津」或「月港」,風華時期,曾有「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的稱號。

2011年縣市合併升格後,賴清德市長為了讓春節期間返鄉的遊子及來到台南觀光的遊客,見證台南市不是只有安平古堡,還有鹽水月津港的在地風情,期望透過水域上的藝術作品及兩岸光環境的營造與水面互動影象的美景,讓前來的遊客在年假期間有不同的感受。

圖/月津港燈節遠景,作者提供。
圖/月津港燈節遠景,作者提供。

一輩子沒看到鹽水湧進這麼多人

2012年第一年的月津港燈節讓鹽水小鎮帶來相當的人潮及商機,地方的耆老感慨的說,他一輩子都沒有看到鹽水湧進這麼多人、賣意麵的老闆不但戴了護腕,還因為手持煮麵器具太久而送醫治療扭傷、冰菓室的西瓜檸檬汁完售不打緊,所有超市食物賣到缺貨來不及補貨。這是因為月津港燈節激勵的消費力產生的外溢效益,對於一個人口老化嚴重的偏鄉小鎮是多麼的迫切與需要,相較於預算金額達數億元的台灣燈會,月津港燈節是小兵立大功。

決定要在水域辦理燈節首先要克服的是「電」的問題,包括在水中可以不漏電、穩定供應電流,保持作品的品質;其次月津港身處急水溪與八掌溪交會處,作品如何固定才能不隨波逐流,讓藝術美學的展現可以不受干擾;再如作品擺在水域打亮燈光後的水面倒影也是創作的一部分,設計不能只看硬體的外觀,還要銜接整體作品呈現時與環境的動靜美感。

圖/港燈節的藝術作品需要展示於水域,挑戰不小。作者提供
圖/港燈節的藝術作品需要展示於水域,挑戰不小。作者提供

藝術工作者提升地方美學靈感

雖然艱辛,但藝術工作者不輕言放棄,反而願意接受高難度的挑戰,甚至每年都吸引數十位國外的藝術家前來參展,擾動地方的美學靈感,也帶來當地的人氣,更讓月津港燈節躍上國際舞台。

我曾經看到藝術家在冰冷的河水浸泡調整作品與電力,箇中滋味,絕不是一個遊客所能體會,相較於以參觀人數作KPI的台灣燈會,月津港燈節所帶給大家的對藝術文化更深底蘊的讚嘆,而不是提供走馬看花的觀賞模式。

圖/來參展港燈節的藝術作品,提升了在地美學靈感。作者提供
圖/來參展港燈節的藝術作品,提升了在地美學靈感。作者提供

缺席的月津港燈節帶給我們什麼樣的省思?

第一,文化或節慶活動必須發掘地方文化的主體性與草根性,不要期待用外來元素的放煙火心態,可以帶來地方的活絡與繁榮;

第二,藉由每年一次的文化藝術饗宴讓來自全國乃至全世界的藝術家、策展人看到,進而透過在地的駐點與規劃引進關係人口,讓特色產業得以振興,創造就業人口,帶動地方創生;

圖/燈會也可以是文化藝術饗宴,作者提供。
圖/燈會也可以是文化藝術饗宴,作者提供。

第三,防疫固然重要,不舉辦雖然讓所有人好像鬆了一口氣壓力頓減,但如果可以用專業與科學的評估意見,證明這是唯一選擇,是否不會讓已投入的成本打水飄?

第四,如果各個城市都舉辦燈會的小確幸,台灣很小,難道不能有個整體的規劃與行銷,讓國際觀光客可以不只來到台灣,還可以藉由差異性,走遍台灣,創造更高的觀光效益與收入。

邱吉爾說,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就讓月津港燈節為台灣燈會帶來新的翻轉契機吧!

●本文出處遠見華人精英論壇,原文連結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