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高教倒閉潮來臨 流浪教師何去何從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讀者投書:何正信(台灣科技大學名譽教授)

首先,讓我們定義高教流浪教師為已有講師證職級以上證書、無本職、但至少在一個大學兼一門課的教師。這個定義比較嚴格,但比較有探討的意義。

先看個數據,教育部統計處2016年的資料顯示,大學兼任教師總人數45,635人,其中有1.3萬人為無本職之兼職教師(勞動處2016年資料),也就是上述定義的流浪教師。這兩年教育部沒有更新的數據,惟鑒於兼任教師總數從2011-2016這五年內基本上持平在4.5萬人,因此,可以合理推估2018年的流浪教師人數,也應離這個數據不遠,亦即1.3萬人,約佔總兼職教師人數的3成。

高教流浪教師的問題,我們可以簡單歸納如下:

一、薪水少,因是以時薪計算。舉助理教授級為例,鐘點費735元,一週3個鐘點(3學分),一學期18週,簡單算一下,只兼一門課的年薪是735*3*18*2=79,380,亦即年薪不到8萬元,要年薪近50萬,至少要兼6門課,如果每個學校兼1門課,要兼6個學校才行(一天一門課,就要工作六天)。事實上,每學期18週,合算4.5個月,一年相當於只領9個月,也就是說寒暑假沒薪水,當然年終獎金更不用說。

二、勞動權益保障不足,因為健保要自己保,寒暑假等非上課期間也沒勞保,部分學校為了省錢,只在上課時段內投保,也就是當天投保、當天退保。假期、退休金等更不敢奢想。

三、工作權保障不足,只要科系不開相關課程或學生評量不佳都可以構成解聘理由。早期科系主管常拿兼職做公關,聘任各領域大老、高官或利害關係人,那時兼職基本上不敢隨意解聘;後來科系學生多,科系主管為了課程需求到處央人幫忙兼任,那時候的兼職也不易解聘;現在則科系主管認為兼職教師純屬打零工性質,對系沒有真正貢獻,因此只要不發聘就相當於解聘,實質上不需要什麼特別理由。

四、沒有成就感,這是目前高教的通病,專任教師在校時間長,跟學生互動的機會大,都沒有成就感了,更何況沒有固定辦公室的兼職教師?除非是很好的學校,兼職教師才有機會透過好好教書來感受成就感。

五、資方誠意不足。其實近幾年政府也不是沒在做事,2016年勞動部訂定「大專院校編制外未具本職之兼任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將流浪教師納入勞基法,強化勞退、老人給付保障;2017年教育部修訂「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納入更多勞動權益保障,包含待遇發放、保險、退休金、假期等規定;也納入更多工作權保障,例如解聘條件;甚至要求將兼任教師之聘期、終止聘約、停止聘約之執行、待遇、請假、退休金及其他重要事項,納入聘約。這些都是良法,都是兼任教師的救命丹。

不幸的是,徒法不足以自行,資方的誠意才是關鍵,例如適用勞基法一事,竟然未見其利先受其害,各大學一收到訊息,馬上調查流浪教師資料,也就是沒有本職的兼任教師資料,列入優先解聘名單,因為不想再額外花保險錢。再如要求在聘約載入勞動權益以及工作權一事,部分學校不只不主動載入,甚至不主動告知。

六、就業市場的困境。一樣是教育部統計處2016年的資料:大學兼任教師總人數45,635人中,兼職公立學校者15,699人,兼職私立學校者29,270人,分別佔1/3與2/3,也就是說多數兼任教師是在私校任教。在目前少子化的衝擊下,私校生源不佳的科系專任教師都隨時待宰了,眾多兼任教師的處境只會雪上加霜;又在年金改革的大刀下,公立學校的專任教師普遍不再提早退休,兼任教師的機會自然也不可能增加;另年金改革約束從公立學校退休再到私校任職者,必須二擇一,或者停掉退休金或者離開私校放出空缺,這原是年金改革盼望的功能之一,拿這些多出來的空缺來解決流浪教師的問題。不幸,私校的生死已迫在眉睫,科系的增減變動頗大,例如工程相關科系幾乎都要陣亡了,新增科系常是配合熱門生源而設,例如近幾年的餐飲、觀光、休閒等,因此,除非流浪教師的專長正好是私校為求生存所需,否則空缺再多也無濟於事。

從高教就業市場的變遷來看,目前流浪教師才1.3萬個,未來高教學校倒閉潮一起,我初步估計,如果倒掉60個學校(多數會是私校),則專任教職會減少1,8萬個,而兼任教職也大約會減少1.8萬個,一下子流浪教師就有可能增加到5萬人,對政府或流浪教師本身都是個非常大的警訊,政府確實必須盡早提出對策,而流浪教師本身也要盡早籌謀。

以下是我整理出來,針對高教流浪教師的問題,大家或許可以一起來做的事情:

一、既然已有良法,教育部就應該嚴厲執行,只要學校不按規矩來就開鍘,尤其是無適法條件下的隨意解聘,以確保流浪教師的勞動權益、工作權,以緩和流浪教師的生存壓力。

二、教育部可以另類思考,透過適當的法規,讓兼任教師的薪水得以年薪計算,至於寒暑假的工作問題,可以透過備課或分擔系務來解決,以緩和流浪教師的生活壓力。

三、校方可以試著改變一下觀念,視流浪教師為資產,透過適當機制來栽培出不同專長的教師,除了可以在高教倒閉潮的巨輪中,盡早創造出對校方最有利的存活條件外,也可以順便提升教師的成就感。

四、面對就業市場的困境,流浪教師本身必須盡早尋找不同出路,越早啟動越有生存機會,例如配合政府新南向政策,或配合對岸磁吸,出國尋求春天;如果一定要留在高教體系,那就要盡早改變或增加自己的專長類別,配合不同學校的需求,來增加自己求得專職的機會;如果最後無奈還是留在流浪教師行列,也可搭著零工經濟潮流,讓自己的專長更多元化,以增加兼工的機會。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少了昆伯擋子彈 豬隊友怎麼辦?
殺人案頻傳 邱太三部長會繼續拒絕執行死刑嗎?
勇敢是 永遠對「不好」笑著說還好還好
一路讓人刮目相看的臺北女生,在倫敦成為「谷歌人」
反思斷交潮 建立「中華民國第二共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