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林濁水】DPP台北危機和總統危機處理

政事觀察站

蔡賴連手拉拔,結果台北市造勢大會中,總統點名市議員時,居然只有一位侯選人在場,真是慘得可以。民進黨在天龍國選到這樣危機四伏有兩大根源。一個是市長候選人不再禮讓柯文哲,另一個是吳音寧危機。

身兼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左)與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右),圖片來源:中央社
身兼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左)與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右),圖片來源:中央社

一、黑柯弄假成真

市長候選人不再禮讓柯文哲其實不是蔡總統的本意。年初嗆聲說要不要禮讓,要看柯文哲在台灣價值上怎樣交代,也就是要看兩岸議題上柯文哲到底要怎麼說?總統這樣要求很怪,因為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類似講法民進黨內說過的並不只賴淸德,而民進黨堅持反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柯文哲也從來沒有鬆口接受,坦白講,兩岸立場上,柯文哲和她的接近度還超過她和賴清德。那麼她為什麼要向柯文哲嗆聲台灣價值,是因為民進黨基層有一部份對柯的兩岸立場的確不滿,所以她拿這些基層來嚇嚇柯文哲。

說是「嚇」就是她的嗆聲並不是真心,因為她明白這些人固然不滿柯的兩岸一家親,但是對她的「兩岸維持」一點也沒有比較滿意,在墨錄群眾心中,蔡柯根本半斤八兩,這一點只要看看像辜寬敏這位獨派大老固然對柯超不滿,但是做民調說蔡當2000總統候選人會落選民進黨該換人早已經不只一次就知道了。

所以蔡拿基層嚇柯是一個危機處理的策略,叫柯乖一點,要選市長就不要進一步垂涎2020的聲東擊西之計。

總統一點燃台灣價值之火,果然基層就熊熊燒了起來,於是議員便跟在基層後面呼應,最後選對做了不禮讓的決議。民進黨議員不見得有多少柯粉,但是絕大多數希望市長禮讓自己才好選,只是這決議議員並不在意,因為他們知道總統嗆聲只是教訓柯文哲而不是封殺,因為一旦封了市長,柯直接選2020就更振振有詞,所以他們放心在選對會中大聲黑柯,甚至認為這樣做對總統好,因為可以讓總統否決以便向柯做人情。不㪵總統看到基層反應,心中雖然喚糟卻不敢喚卡。

於是總統為了處理自已2020危機,把不禮讓弄假成真造成了今天台北市選舉的危機,更使自己2020更加危機重重。

年底選舉逐步逼近,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中)8月底成立競選辦公室,圖片來源:中央社
年底選舉逐步逼近,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中)8月底成立競選辦公室,圖片來源:中央社

二、吳音寧危機

當吳音寧被爆料不專業,芭蕉香蕉分不清時,我公開替他辯護,説當公司CEO最需要的條件不是技術的專業,而是領導和開創和對外交涉的能力,後來乾脆舉韓國瑜做例子說,他剛剛上台當北農總經理時,對果菜生疏程度還遠超過吳音寧,但是他對內有領導和開創能力,一上台很快的就使北農轉虧為盈,而且對外善於宣傳,包括攻擊案等外部關係都處理得心應手,因此如果不計較他花錢用人守不守規矩,誰也不能說他比以前那一堆熟悉果菜但公司年年虧損的總經理不適任。

不料,後來她在營運上雖然並不見得遜色,但是完全不善於對外溝通尤其不能應付外面的攻擊,甚至逃避到議會備詢,因此處境非常困難,不料為了解決民眾認為她不適任的危機,總統居然下令民進黨公職要合力保護她,於是吳音寧的「標靶性」價值大大提高,國民黨更樂於找她麻煩,狀況愈來愈多,危機隨時出現,成了國民黨的提款機。

總統的危機處理再一次反而擴大了危機。

謎樣的總統

奇特的是在兩個危機處理中,她呈現了兩種完全相反的決策風格。在禮讓危機中她出現的風格是當她看到不禮讓愈來愈弄假成真,便愈猶豫不決,不敢阻擋,最後形成了她自已和民進黨的大危機;至於在吳音寧危機中,她的決策出現了另一個完全相反的風格——獨斷獨行,她的獨斷獨行也同樣地把危機進一步擴大。

其實在兩年中她這兩年種風格不斷交替出現,例如遇到中國丟出對台磁吸31項政策時,猶豫到完全不處理,閣揆只好把本屬國安會要處理的事在內閣會議中處理;又如年改,先是不顧憲法規範而在總統府設年政會,把院的職權搬到總統府,但是年改會開起來卻曠日廢時,議而不決,結果是在拖延時日中陳抗愈集結抗爭力道愈強,然後立委也提出了比總統府改革幅度更大的版本,總統唯恐陳抗升高又用力向黨團施壓要求讓步,又重現獨斷獨行風格,但是立委因為基層壓力太大不願讓步,也幸好立委沒有向她的獨斷獨行有太大讓步,否則民眾對年改的滿意度勢必大大降低。這件事,始而獨斷獨行繼而猶豫不決,最後又回到獨斷獨行,更是十分怪異。

在這兩種又矛盾又同樣負面風格之外,有時也呈現一個正面的風格,那就是溫和理性,例如她的兩岸政策一直維持住維持現狀的原則,既不過亢又不過卑。問題是溫和理性固然是正面風格,卻既和猶豫不決不同調,更和獨斷獨行互相矛盾。

三種矛盾風格集於一身,然後無法預期地隨機交替出現,實在不可思議。早在去年5月<財訊>雜誌做了一個民調,就把她這特殊的決策風格呈現得非常清晰。依民調,民眾認為總統獨斷獨行有28%,溫和理性的27%,優柔寡斷的25%。三個完全矛盾的風格竟真的等量齊觀,太奇怪了,意味的是不會有人真正認識她會怎樣做事,不知道她的風格和中心價值。至於一般認為領袖最重要的好風格果決明快,認同的只有11%。

領袖風格難以捉摸,她的團隊不會無所適從?這已經夠糟了,而決策中依好的風格作成的又只有三分之一,其他兩種風格經常把小危機化成大危機,真是不幸極了。總統決策如果繼續在這三種矛盾風格間擺盪不定,危機豈止爆發在台北市選舉,或2020選舉,長期來說,對整個民進黨,尤其是國家都是非常負面甚至危險的事。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