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包淳亮】社民黨何妨提議選舉權降到0歲

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社會民主黨29日公布首波2018市議員參選人,主打政治新人牌,右3為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圖/中央社
社會民主黨29日公布首波2018市議員參選人,主打政治新人牌,右3為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圖/中央社

不是開玩笑的。我點名社民黨,是因為這個小黨最可能認真看待這個提議。

選舉投票,是一種行為,但也是一種權利。作為一種行為,按照民法,未成年人可能「無行為能力」或僅有「限制行為能力」;但作為一種權利,其選舉權應該被認可,而由此導致的下一步問題,則是其權利由誰代表、或者如何在特定條件下行為。

為什麼強調選舉是一種權利?在當下的這個福利主義當道的民主社會,有選舉權就意味著有影響資源分配、特別是福利分配的力量;沒有選舉權,就缺乏影響力。

雖然人人都知道少子化將如何衝擊國家的前景,但是國家的福利措施,仍然不由自主的偏向中老年人,而非更大幅度的投資於未來,其理安在?如何讓國家自動的將資源投向未成年人,以保障這個社會的未來?其實關鍵就是,讓未成年人可以獲得其應有的政策影響權重,認可其選舉權。

未成年人不懂事之類說詞,其實很可笑;如果要「懂事」才能投票,唯一的推論結果,是把選舉權集中於皇帝或總統一人身上,或者根本不要選舉。

事實上,絕大多數人都並不「懂事」,任何一個「菁英」,都會認為其所鄙夷的下里巴人不懂事。例如,習近平和川普見了面,講了 一些悄悄話,對每個人都會構成重大的影響,但有幾個人知道內容?

「我們」根本不知道。但是我們要「選舉」,其原因不在於我們「懂事」,而在於我們雖然不懂,但需要被「代表」,需要有人可以專心的代表我們去「懂事」。

雅典民主不是這樣;那個時候的選舉權,只有自由人才能享有,這些人既享有選舉權、乃至於常常也享有被選舉權,但也承擔了保家衛國的責任。那個時候沒有現代國家的社會福利,公民的意涵與今日大不相同。

今日社會有退休制度,有年金,有醫療保障,有大量的社會福利。如果按照古希臘或其他部落民主的那種戰士等於自由人等於權舉權的邏輯鍊條,領取退休金的人,都不能享有選舉權,因為他們已經不是生產者、也不是戰士了。無論如何,倘若退休人士可以享有選舉權,乃至於想有揮霍下一代財政資源的權利,那麼作為平衡,未成年人怎麼可以沒有選舉權。

怎麼去「行為」是另一個問題,但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就是其權利由監護人代理。一個孩子的姓名可以是原則從父姓、但可約定由父母決定,或者修法成為原則上由父母共同決定,特殊狀況才由單親決定。投票權也一樣,例如可以規定原則上由母親代理,或者出生後、在向戶政機關辦理身分登記時,由父母共同決定誰享有優先的投票代理權。

把選舉權降到零歲,讓母親可以為未成年子女代理投票,是一種意義深遠的變革,甚至是最能矯正民主社會弊病的變革。台灣有一句諺語:「聽某嘴,大富貴」,把更多影響國家前途的決策的權重,放到那些「某」的身上,或者台灣的未來也更加「富貴」。比起大男人主義的那些主流政黨,范雲領導的社民黨,應該會比較認同我這個說法吧。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