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包淳亮】第一次冷戰是悲劇,第二次冷戰是鬧劇

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最近接連有朋友推薦一篇文章,該文宣稱台灣的前途就是要在美中衝突中站美國的隊,對內要剿支持中共的匪,然後拼經濟。挺有意思的觀點,但也讓我感到可悲。

政治家或政治學者的最大意義,就在為人們的福祉服務,但如果思路走岔了,成為意識型態的囚虜,或成為火中取栗的投機份子,就失去明辨善惡的能力,成為黨同伐異的幫凶。這種人可悲,因為他們實際上成了和平的破壞者、戰爭的鼓吹者。但是他們的生活可能很好,因為另一個可悲之處在於,在現實當中,挑釁者的收益可能不小。

例如在台灣,以台獨言論或行動挑釁中共,長期以來只贏不輸,因為中共回應重了,是打壓台灣,台灣民意會支持挑釁的人;回應輕了,更是台獨達陣得分,趕衝就會贏。美國有些人支持台灣「衝衝衝」,也有這樣的好處;他們可以靠著對「民主」的「支持」來獲得道義優勢,而若中共回應重了,台灣的利益受損了,他們也仍可以將責任推諉給中共,並使中共付出國際形象與關係的代價。

長期以來的這種結構「優勢」,讓希望維持和平的台灣的藍營與對岸的中共,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因為國力對比就在那兒,「國家利益」就在那兒,中共不能與美國翻臉,確實沒辦法對台灣太強硬。直到最近。因此更為可悲的地方在於,國際形勢變了,兩岸結構變了,但靠著挑釁中共牟取政治利益的人的習慣沒有改變,他們還未受到選民的懲罰,更還沒受到「結構」的懲罰。但是「結構」正在說話,發出惱人的低鳴。台灣人應該要傾聽這些低沈的噪音,在習以為常的好日子轟然崩塌之前做好準備。

常被一些人誤以為是「反中」媒體的美國《國家利益》,近日刊載了兩篇文章,都值得台灣人深思。第一篇是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的〈和台灣說再見〉,該文前幾年就刊載過,現在又翻出來讓讀者們「溫故知新」。另一篇是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金萊爾(Lyle J. Goldstein)的〈美國對對台灣保持現實感〉,後者在8月7日刊載在該刊網站。

許多政治學界圈內人都看過〈和台灣說再見〉,但是後者的用詞遣字甚至更「狠」些。因為他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回應十多年來以《中國即將來臨的崩潰》而被美台兩地政治界與媒體熱捧的章家敦。金萊爾幾乎是直接批評他十多年來的「崩潰論已經崩潰了」,完全不能作為戰略的現實指導;他還批評了台灣人覺得自己有權利獨立的想法,指出從歷史來看,中共對台灣的主權主張並不過份;他告誡人們中國大陸軍事力量大有進展,且處於戰場的內線,在戰爭中將佔據地理上的優勢,因此美中衝突可能導致數十萬美軍的死亡,而且美國很難取勝;他直率的說,無論美中是否最終走向衝突,台灣都不能是美國「劃紅線」的地方。

米爾斯海默與金萊爾都不是親中派,他們是現實主義者,很看重軍事衝突的結果。堪稱美國軍方智庫的「蘭德公司」的《美中軍事計分表》報告,也早就有明明白白的表示兩岸一旦衝突,美國幾乎不可能救援台灣,因為「打不贏就是打不贏」。這些報告文章都不是來自政治人物,都不是想要藉由犧牲台灣來成就自己的政治利益。他們確鑿無疑的結論就是:某種兩岸妥協下的自治、某種香港化或一國兩制,就是台灣的最好結局。因為就算美國冒著軍人慘烈犧牲的風險介入,也救不了台灣,那麼怎麼會有更「好」的結果?

然後,更加可悲的地方就是,在台灣還有那麼一些人在為冷戰敲鑼打鼓、為美中貿易戰歡慶、在舉世的不安中竊喜。他們這些人還繼續押寶,深信美中愈早衝突對台灣(獨立)愈好,而且美國為了維持其「霸權」,也不可能犧牲台灣。他們當然沒瘋,因為只要多數人還誤信美國必勝,在美中或兩岸攤牌之前,他們靠著這種路數就還可以騙吃騙喝。

正派人士都會對這種言論與行徑表示不屑。就如撰寫《注定一戰》(Destined for War)的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就在書中指出「核世界末日,核無政府狀態,全球恐怖主義(特別是伊斯蘭聖戰主義的恐怖主義威脅),和氣候變化」,都是美中兩大國必須共同努力應對的「巨型威脅」。但若美國執著於「顛覆」中國,搞「破壞」,那些來自地緣政治的、工業經濟的癌變,就會讓地球的未來變得更為醜陋。

美國人與中國人難道可以讓那個金萊爾這位美國軍人所謂的「家庭內的爭吵」,與「日本人與不少台灣人對『曾經的好日子』的懷舊」,就把世界帶進溝裡?金萊爾甚至更難聽的指出,你們這些日本人與台灣人的「懷舊」,是把我們美國人當成了什麼?「那些在日本人手中遭受嚴重暴行、而從未見到任何正義的美國人呢?日本民族主義和相關的膨脹的威脅趨勢,不太可能激起美國人去為台灣帶來巨大風險。」

馬克思說過一句話,「一切歷史事變與人物都會出現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1946年發表《長電報》的喬治‧凱南(George Frost Kennan),為了美國政界扭曲了他的原意,把美蘇關係搞得太僵而氣憤莫名。我們本來可以有更好的二十世紀下半,但已經被冷戰的悲劇給毀了一次。現在從美國與台灣一些人嘴上吐出對新冷戰的鼓號,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自己正在上演一齣「鬧劇」?是知道讓人感到可悲,還是不知道更為可悲?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台灣爭慰安婦人權 日本人助攻了
大陸求職: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打工仔
台商在中的護身符:「一中牌」失靈了?
台灣民眾「居住證」究竟是糖衣還是毒藥?
真正的朋友不是和你一起享福,而是不離不棄!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