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唐湘龍】台大:凱達格蘭學校羅斯福路分部

政事觀察站
圖為管中閔。(中央社/資料照)
圖為管中閔。(中央社/資料照)

豈只法院?連大學都是民進黨開的

不是教育部的問題。不是吳茂昆的問題。就是蔡英文的問題。

這種事,客氣什麼?台大遴選管中閔之後,從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開始發動政治攻擊,到獨派媒體全力配合圍事,到教育部新任部長上任一周就簽發管中閔的死刑執行,一百多天的時間,這個台大畢業的總統還在裝清純,扮無辜?這當然是蔡英文要負全責。

吳茂昆敢在這個節骨眼上接教育部長,當大學自主、學術自由的劊子手,「不道德勇氣」異常驚人。但劊子手終究只是執行某種政治意志。知識份子用專業與良知向政治販淫這件事,由來已久。

「卡管」之後,台灣最懦弱的學術殿堂終於炸了鍋,終於再也忍不住那種學術為意識型態服務、意識型態為政治服務的醜陋生態。但光氣沒有用。「莫謂書生空議論,頭顱擲處血斑斑」,要有這種豪情,大學才能找回大學精神。才能擺脫「國子監祭酒」操弄的命運。但離那一步,還早得很。

第一時間,龍應台發文了。很多人大概都讀了龍應台的文,百感交集,台灣因何走到這種荒涼田地。但龍應台的文寫得太文了,我來翻譯一下,方便不夠文青的人也能讀懂。我想,龍應台全文的意思是說:「xxx,搞台獨就可以不要臉到這種地步嗎?」

「台獨是最高道德」,這個信仰在實踐層面沒有很容易懂。但是,只要知道兩件事:

一、只要把某種政治追求當成最高道德,就是法西斯。不必再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

二、台獨如果是最高道德,任何不要臉都可以被預設原諒。

別的不說,上個月的吳音寧,這個月的吳茂昆,都因台獨獲官。都因台獨而敢於不要臉。官箴蕩然。

另一方面,民進黨只要執政,就是「整碗捧去」。台大校長選輸了,想辦法重選,選到贏為止;榮眷基金會董事長選輸了,一樣選到贏為止。豈只?君不見,文化總會、國語日報…都一樣。罄竹難書。

台灣在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上頭全面倒退,原因就出在這個信念上,「台獨是最高道德」,台獨之下,沒有罪惡。早期的暗殺,現在的貪污、酬庸、獨裁與政治暴力,都不重要。當下的台灣,人間四月天,但「寒蟬效應」極明顯。

別光看熱鬧。「卡管」不只是「卡管」。明知「卡管」毫無道德基礎,還是要「卡」,而且還挑時辰。挑一個周末之前,下班之後的晚上。挑一個兩韓峰會之後,在野黨黨內初選之前的周末。既轉移兩韓峰會的和平焦點,又能挑動「二桃殺三士」的在野黨內部矛盾,這是慣用伎倆。這跟「一例一休」修法引爆民怨,但民進黨趕快偷渡「促轉條例」安撫深綠是一模一樣的道理。

別光聽口號。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28年前,台灣爆發「野百合學運」,政治口號動人,但今天,只看見「野合」的學運政客,「野百合」早就死光了。更早的時候,台大還爆發過「511自由之愛」校園運動。在校園內展開反威權教育。但今天,「自由之愛」成了「自由之礙」、「自由之癌」,以自由為名這些人,幾乎就是今天扼殺台灣大學自主精神的共犯。

台大人統治台灣人太久了。幾乎成為一種標準模式。歷任民選總統都是台大。參與歷任總統的候選人,絕大部份都台大。當選、沒當選的副總統,幾乎都台大。歷任民選台北市長全都是台大。不必懷疑:台大人的品質,決定台灣人的品質。台大的命運,決定台灣的命運。卡管,卡台大,卡台灣,是同一件事。

我曾經醉心「自由之愛」,醉心「野百合」,雖不能至,心嚮往之。一直到陳水扁貪瀆內幕總爆發 時,看見這些學運政客竟然吞吞吐吐,良心餵狗,從此和這些「一手摸乳,一手摸經」的政客、學 者劃清界限。這些人拒當「國民黨的走狗」,我很佩服,但當起「民進黨的走狗」,一犬吠影,十犬吠聲,我更佩服。

當「國民黨的走狗」退出校園,「民進黨的走狗」卻全面進駐校園。今天,台灣最大的危機就是民進黨的「黨國體制」比國民黨威權時間更民粹,更牢不可破。這20年,如果你搞不清楚為什麼台灣教育品質日趨下流,大學評價節節敗退,這就是原因。

「卡管」之後,已經不是管中閔能不能擔任台大校長的問題。是全台灣高等教育體系能否獨立自主的基本問題。

什麼是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當然不是鄭南榕的代號。在台灣,政治只要死人都成仙。罔顧事實都無所謂。但實踐上,言論自由至少要保守學術自由,大學自主如果要看黨臉色,公、私立大學校長的最後「圈定權」竟然都在教育部這些意識型態傀儡手上。

政治運動才剛開始。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我不樂觀。何況,今天大學校園內,濫芋充數,尸位素餐者眾,尤其一堆台獨教授,靠台獨立場而非專業立論存活,寄望這些學術半套,政治龍套來捍衛大學自主,真是請鬼拿藥單。

但如果知識份子的良心還沒死透,學術圈子裡還能有一股自外於政治的客觀力量,那麼,三件事拜託,當做我這個台大校友的痴夢。

一、撤換教育部長。此人公信力破產。多待一天,台灣教育圈的士氣倒退十年。

二、反對再遴選。這是「當權者操弄學術的政治邏輯」。台大可以四年無校長,台大不可以一日無尊嚴。並且呼籲學術圈,不分立場,連署簽名拒絕參加任何新的遴選活動。

三、推動大學法大修。現行大學法防君子,不防小人。而今小人當道,大學不該再受教育部評鑑,公私立大學校長亦不該再由教育部核准、圈定。怎麼修?下次再說。

30年前,我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30年後,我的母校不見了。改成「黨立」了。全台灣第一所民進黨「黨立」大學。凱達格蘭學校羅斯福路分校。

我要把我的母校台大找回來。把台灣找回來。找回我心目中真正的自由之愛。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醜履歷是怎樣的?七大簡歷禁忌
佛系青年的告白:「不想競爭不行嗎?怎麼了我!」
誤殺毒販到底要不要國賠?
最爛主管!害老鳥天天加班、閃電離職
天啊!小嬰兒也會腦中風 最後結果是…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