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單厚之】網紅政治學—柯文哲大輸蘇貞昌

單厚之
圖片來源:翻攝<a href="https://www.facebook.com/gogogoeball/"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蘇貞昌臉書" class="link rapid-noclick-resp">蘇貞昌臉書</a>
圖片來源:翻攝蘇貞昌臉書

行政院長蘇貞昌上任之後,要求閣員善用網路,讓民眾知道政府在做什麼。蘇貞昌自己帶頭衝衝衝,臉書上的影片一支又一支,連懲戒一個醉酒與民眾衝突的處長,都要用20秒的影片昭告天下;跟總統吃個滷肉飯,也要剪個雙視角的影片。

對於蘇貞昌要求閣員的新作法,台北市長柯文哲酸不溜丟的說,行政院「我看沒有幾個適合(當網紅)的」。柯文哲一方面酸蘇貞昌的直播(其實是剪輯過的影片)「成本好像不低欸」、「專業團隊啦」;另一方面又主動透露,因為沒錢不想自己拍,所以要跟理科太太等5位Youtuber合作。

蘇揆雖然年紀大,但放眼全國所有的政治人物,蘇貞昌對網路的概念,絕對可以排在前幾名。「九合一」選舉,蘇貞昌的網路操作一直都很有新意,選前的車隊拜票直播,將現實世界行禮如儀的競選活動,與網路完美的結合,更是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模式。選後台北市議員高嘉瑜的謝票直播在網路上一片好評,但其實不過是向蘇貞昌致敬。

蘇貞昌在組閣第一次行政院臨時院會中強調,現在是直播時代,手機可以第一時間傳播,民眾的「耐性大約十秒而已」,所以必須要一目了然、一聽就懂,要有吸引力讓人願意看、願意聽。短短的幾句話,就已經反映出蘇貞昌對網路的瞭解。

雖然大家講的都是「直播」,但真的有條件直播的政治人物其實非常少。嚴格來講,其實只有高雄市長韓國瑜一人。直播不能上字、不能後製、出錯無可挽回,非常吃主角本身的口條、遣詞用字、講話有沒有哏。在相同的外在條件下,直播絕對不會比經過後製、上字的影片來得精彩。韓國瑜是開始選舉時根本沒錢、沒資源做影片,不得已才開始直播生涯,誤打誤撞闖出一片天。

柯文哲自己其實也很少直播。從世大運開始,柯文哲就習慣和網紅合作的模式,當時找蔡阿嘎、呱吉等人一同行銷世大運;選前選情危急時,柯文哲先是找郭子乾扮陳佩琪一起吃便當,之後又上館長的直播拉抬選情。今年開年之後,「辣台妹」蔡英文的聲量暴漲,把柯文哲的聲量壓下去,柯文哲的起手勢又是找館長,然後跟網紅一同直播。

正常情況下,跟網紅合作的成本是遠遠高於自己製作的。柯文哲仗著人氣開酸蘇貞昌,但柯文哲的網路操作、概念,其實遠不如蘇貞昌。

蘇貞昌要求行政團隊經營網路的作法,當然會引起「網路治國」、「網紅治國」的批評。但當社會形態改變、媒體傳播效果大打折扣時,政府本來就應該要找出跟人民溝通的新模式,而不是關起門來「好官我自為之」。閣員開直播、PO影片,難免會有老王賣瓜、自吹自擂的問題,但本質上跟以往各部會被要求做「懶人包」,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更沒有道理說,同樣的是柯文哲可以做、韓國瑜可以做,但XX部會首長就不能做。

如同前面所說,多數政治人物都沒有做直播的條件。行政部門經營網路,必須要仔細思考部門的特性、主角的特質,找到適合的方式。不是每個人跟蘇貞昌一樣拍個20秒的衝衝衝都能吸引民眾的目光。

政務官經營網路必須要考慮的是,如何能夠儘可以撇開既有立場、不黨同伐異,如果越經營網路、同溫層越厚、社會的對立越嚴重,甚至把閣員自己變成社會衝突的中心,就悖離了政策說明、溝通的初衷。

閣員經營網路另一個問題是,政務官平時用公家資源經營的粉絲(尤其若有常任文官投入的心力),到選舉時需不需要特殊的規範?卸任之後如果另做他用(例如投入選舉),有沒有倫理或法律上的疑慮?在過去政務官低度使用網路時,這些或許不是問題,但如果真有哪位部長養出一個3050萬的粉絲團時,恐怕就是問題了。

更多論壇文章
西進之前,台灣孩子需要知道的 14 點觀察
華人習慣總統制?回答柯P:怪怪的
千錯萬錯,都是憲法的錯!?
高雄「天坑」背後的瀝青與都市計畫
蔡政府這些天坑,才是蘇揆亟需填補的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