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美國是否還能有讓人驚豔的大法官?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全球話視野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美國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都是由總統提名、參議院同意後,完成正式任命。由美國大法官是終身制,每位總統當然希望提名與自己意識形態相近的大法官,讓他所推崇的政治主張,能夠在總統卸任後,仍然獲得延續。不過,也正由於大法官是終身職,因此他們能夠獨立審理上訴法案,有時他們對憲法的解釋,會讓提名這些大法官的總統感到詫異與失望。

大部分的大法官出自於美國聯邦上訴法庭(Court of Appeal),因此若他們在位有一定的時間,就必然留下足已讓人追蹤到的判決意見,而可以依據這些意見瞭解到他們對憲法解釋的看法,究竟是接近自由派還是保守派的主張?當總統要提名大法官時,參議員一定會要求候選人對墮胎、平權法、或許同性戀議題的判例,表達意見,這些就成為所謂的石蕊試紙的檢驗(litmus test)。

在過去四分之一世紀被提名且獲得參議院同意的大法官中,幾乎在對憲法的解釋和判決的意見,都與當初總統提名他們時的期待前後一致。從柯林頓總統提名的布萊爾(Stephen Breyer)及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erg),到小布希提名的羅伯茲(John Roberts)及阿利托(Samuel Alito),從歐巴馬提名的索托梅爾(Sonia Sotomeyer)及凱根(Elena Kagan),到川普提名的葛蘇奇(Neil Gorsuch),皆是如此。

事實上,這樣的一致性並非長期如此。我們就以美國在上一世紀二次大戰後所提名的大法官來看,有好幾位在成為大法官後,對憲法的解釋,讓當年提名他們的總統感到錯愕,甚至有被出賣的感覺。舉例來說,共和黨籍的艾森豪總統提名的首席大法官華倫(Earl Warren),是司法界主導自由派民權運動的重要指標人物。艾森豪曾在卸任後被問到他執政方面的遺憾時,就毫不隱瞞地表示當屬華倫的任命。然而,華倫大法官在任期間(一九五三—一九六九)僅十六年,他任命的另外一位大法官布仁南(William Brennan)在位期間超過三十年(一九五六—一九九一),是自由派陣營在一九六○至一九八○年代的捍衛公民權利的大將。

民主黨籍的甘迺迪總統唯一任命的大法官懷特(Byron White),最後竟然成為保守陣營相當可靠的一員。尼克森任命的布萊克蒙(Harry Blackmun),是一九七三年撰寫多數意見、讓墮胎合法化案例Roe vs. Wade的大法官。同樣也僅有一次任命機會的共和黨籍的福特所提名的史帝文斯(John Paul Stevens),則在任命多年後成為自由派陣營的精神領袖。

雷根總統曾企圖提名具有強烈保守色彩的上訴法庭法官柏克(Robert Bork)為大法官,但因強烈的反墮胎立場,遭到民主黨佔多數的參議院封殺後,先前提到的石蕊試紙檢驗,幾乎就成為日後大法官提名作業的一部份。即使如此,老布希總統任命的蘇特(David Souter),由於沒有聯邦上訴法庭的經驗,讓人無法捉摸他對聯邦憲法的意見,以為它屬保守陣營,最後竟然成為與雷根總統提名的保守派大將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在法理上對抗、且言之有物的自由派大法官,是始料未及的一項任命。

今年選擇退休的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大法官,則是另一種典型,他雖然是雷根總統任命、偏保守派的大法官,但在墮胎權、平權法及同性戀議題方面,又會與自由派陣營站在同一陣線,成為決定多數的第五票,因此被認為是最具影響力的大法官。這個中間的角色源自於尼克森總統提名的鮑威爾(Lewis Powell),後續雷根提名的第一位女性大法官奧康諾(Sandra Day O’Connor)承接了這項傳統,而甘迺迪則是將其發揚光大,讓一般美國民眾、甚至是憲法學者都難逆料最高法院的走向,也無法完全用意識形態來預測個別判例的結果。

在甘迺迪大法官退休後,川普總統立刻表示要任命意識形態保守的大法官,希望能夠建構一個穩定的保守多數,一舉推翻Roe vs. Wade。雖然共和黨在參議院中僅有兩票的多數,但有幾位來自共和黨佔有絕對優勢的北達科他、印第安納、及西維吉尼亞等州的民主黨參議員,都面臨今年期中選舉的改選,因此他們將很難反對選區內支持保守意識形態大法官的人選,這也是為何川普總統要在期中選舉之前,完成提名及同意權行使的部分。

從目前獲得提名的凱文諾(Brett Kavanaugh)法官背景看來,他毫無疑問將是一位非常保守的大法官,美國的最高法院將會向右傾斜很長的一段時間。除非共和黨總統提名的五位大法官中,有一位願意接替甘迺迪大法官所空出來的中間位置,如過去的鮑威爾、奧康諾、及甘迺迪,或是出現如華倫、布仁南、布萊克蒙、史帝文斯及蘇特,在被任命後所作出的判決令人驚艷,否則自由派所擔心的各種人權會逐漸流失的情形,還真有可能發生。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