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孫揚明】台灣今天的困境 都是蔣介石的錯?

曾服務於遠景基金會
政事觀察站

作者曾服務於遠景基金會

圖片來源:Gettyimage
圖片來源:Gettyimage

行政院賴清德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其實台灣今天的困境是過去國民黨執政所留下來的,包括退出聯合國,即便讓中國進入到聯合國裡面去,美國跟西方的世界也希望台灣能夠留下來,但是當初蔣介石做出漢賊不兩立,『我們退出了聯合國埋下了大錯』」。

短短這一段話中,賴清德至少犯了兩段的歷史史實性的錯誤。唯如果要細談此事,甚為冗長,甚至瑣碎,故僅撿拾其梗要。

在聯合國的有關中國代表權一案,始自中共建政時;當時的蘇聯在聯合國提案開始,也就是一九四九年;唯至一九六○年止,在西方(以美國為主)勢力占主導權時,此一議根本不能成案。但至一九六一年始,因為二次戰後的新興獨立國家湧現,美國與西方國家的主導地位遭到稀釋;聯合國大會的總辯論(General Debate,另一稱為一般辯論)始開始接納有關中國代表權的提案。

故自此時始,美國改變策略,改延引聯合國憲章第十八條之相關規定,認為「中國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其代表權問題應為重要議題」;此案本身只需會員國二分之一同意即可成立;唯一旦此案成立後,要把中華民國政府的中國代表權,移轉給中共,則需要會員國三分之二的同意。

其實,就在一九六一年,當年聯大的相關投票,如果不是靠著此一重要議題案,台北就已經被中共取代;當年的票數,支持北京的票數已較支持台北的票數多出一票。其實,也是靠著美國等年年提出此(重要議題)案,且年年通過;這個策略又保護了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達十年之久,直到一九七一年。

一九七一年夏,在聯大開會前,美國彼時國務卿季辛吉經由巴基斯坦偷偷赴北京一事已經被公開;美國政策轉而傾向北京已為眾所週知;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亦宣布將往北京;這在聯大中引發重大風暴。所以當時縱是美國本身提出的修正案(亦即是俗稱的雙重代表權案),亦遭到擊敗,未能成案。此案被擊敗的意義就是,已無任何法源依據,可以讓台北與北京同時留在聯合國的體系內。

其實,在當年六月之前,台北早已接受美方所提的雙重代表權案,所以美國修正案才得以在聯大提出;但北京並不接受,並以此向美方抗議;所以,這與台北當年是否採取「漢賊不兩立」立場無關,更與法統沒有一毛錢的關係。這是北京單方面決定。不能明暸當年歷史與中共的態度,這是賴清德所犯的錯誤之一。

而在美國修正案被擊敗後,隨後美國再提的的「重要議題」案,也因受到美國對北京態度的影響,出現盟邦跑票的現象,終以二票之差(五十一比四十九),亦遭擊敗未能過關。因彼時,在聯大裡中共當時的邦交國已遠超出我方,再往下的議程,即是排我納匪的阿爾巴尼亞案(亦即二七五八決議案);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雖曾緊急以議事規程數提再提修正案,唯亦無法取得多數支持而潰敗;度以當時形勢,二七五八案必然通過,我國代表周書楷隨即以權宜問題要求上台發言,宣布「退出」聯合國。

然,聯大該一議程並未以我宣布退出而終止,仍舊繼續,二七五八號案的最終表決結果是七十六票比三十五票,十七票棄權,該案通過。換言之,如果我方不宣布退出,最終的結果就是被逐出。台北當時的宣布的退出,是為了挽回本身最後的一點尊嚴。本案在國外的國際法教科書中,甚至是用被「逐出」來描述台北的處境地位。情況若此何關「退出」?何關「法統」?這是賴清德所犯的錯誤之二。

在一九九○年,筆者曾有幸與時任大陸社科院美國所所長的資中筠女士一席談,並提出此一問題請教:如果當年台北不退出聯合國,北京是否會同意加入?也就是「是否曾經有過任何雙重代表權的機會」。資女士的答案是,北京會一直等到台北離開(聯合國)後才會加入。

就本案言,北京一直所採取的就是「零和」(zero-sum)策略;這與當時台北的態度並無太大關係。換言之,博奕的雙方,只要有一方採取零和的策略(通常是強勢的一方),另一方是否採取零和的態度,結局的差易並不大。

如果賴清德還真要搞清楚此事,「為何台灣今天在國際社會中碰到如此多的困境」;那他應該要去怪美國政府才是找到正主。當年(一九五○),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台灣後,在聯合國有關中國代表權的爭論,更多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裡。

在聯合國的憲章中,需要處理的相關議題,大致分為兩類,一是「程序問題」,一是「實質問題」;而程序問題是不可以否決的,實質問題則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是可以使用否決權的。中華民國當時仍是安理會的成員之一,當然享有否決權。唯美國在當時堅持中國代表權問題乃屬程序問題,不得使用否決權。

當時我國駐美大使顧維鈞曾就此事質疑過美國駐聯合國代表格羅斯,「為何有關一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如此重要的問題,只是一個『程序問題』而非『實質問題』」?當時顧大使在他的回憶錄中明白表示,「美國之所以要堅持認為這是程序問題,顯然是為了想留有活動的餘地,萬一情況發生變化,美國在承認為中共問題上需要改變政策的話,它便可以自由行動」。(顧維鈞回憶錄,第一版,第七分冊,頁六三六;北京中華書局出版)

換言之,美國當然是為了其國家利益的極大化,而主張中國代表權案是程序問題,故中華民國對其本身的切身利益之事卻不得否決,只能依賴美國為主的西方多數國家集團,只得淪為附庸者,最終落得被出賣的下場;這也就是賴清德所說的「今天的困境」。

堂堂行政院長,居廟堂之高,統領文武百官,當然不可以隨便發言,更不可以對自己不懂的、非專業的科目任意發言;尤其是不可以用在錯誤的基礎上因意識型態的偏好而發言;否則連事實都搞不清,就隨便講話,不僅貽笑方家,就連外國的有識之士恐伯也會看扁這種行徑;這才是丟臉丟到國外。須知隔行如隔山!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