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左宜恩】孫安佐事件啟示 不能亂講話的美國社會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資料照
資料照

清明時節剛過,在這個傳統上為全家團聚,共同祭祀、緬懷先人的時刻。撇開國內政治上究竟誰要出馬競選、誰又被勸退,或者高速公路又塞了多少小時、內閣官員又講了什麼讓人血壓升高的話語…這些已成了台灣人見怪不怪的新聞議題。值得我們密切注意的是已經延燒近一個月,台灣留學生在美國因涉嫌威脅校園安全而遭到逮捕,其名人父母遠赴美國積極營救的新聞。

目前國內媒體的報導,多半是偏重於描述藝人父母過去如何呵護、栽培子女,而將其送往美國留學,但因其對軍武的喜好,加上於學校生活中,可能因生活的不適應而與同學發生衝突,嗆聲說要在學校發動攻擊,觸動了美國當前最敏感的恐攻話題,因而遭到警方逮捕。

事後更從家中起出大量彈藥,令人懷疑一位才來到美國留學不久的中學生,為何會收藏上千發子彈,是否真有發動攻擊的企圖?當案情不斷升高,美國聯邦政府國土安全部(DHS)開始介入的同時,似乎也為孫姓留學生的前途蒙上不小的陰影。

槍械管制議題,在近數十年來一直是美國朝野不斷爭辯的重大政策議案。尤其在最近一兩年,美國重大槍擊案件層出不窮,無論是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或者佛州校園所發生的隨機殺人槍擊案件,都挑起美國政府跟百姓的敏感神經。過去從911事件後所掀起的反恐戰爭陰影,隨著賓拉登的身亡、基地組織勢力消亡而逐漸散去的美國,國內無差別攻擊事件的增加再度使得民間籠罩在草木皆兵的陰霾。

一方面以訴諸憲法修正案、主張人民擁有槍械、自衛權為美國立國精神、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民權的川普政府及美國來福槍協會(NRA)等反對強化槍械管制者,對於近年來逐漸攀升的槍擊案件所抱持的態度仍以傳統的「以暴制暴」觀點,認為提升(守法)人民的擁槍權力,即可增加(不法)人士使用槍械進行犯罪的成本(因其可能受到守法人民使用槍械進行抵抗)。

然而反對人士則主張,必須提高擁槍成本(加強管制),使得不法人士獲得槍枝的能力下降,則可使利用槍械進行暴力犯罪的可能性降低。這兩種論述某種程度上都符合以成本效益作為計算的公共政策分析模式,但其所反應的不同價值觀則是大相徑庭,因此這場槍枝管制的論戰至今仍然是美國政策學界爭辯不休的話題。

過去我在赴美攻讀博士學位時,主修領域為災害防救以及國土安全相關政策分析。依據課堂上所學,恐怖份子一般大略可分為三種:第一種為政治型恐怖份子,其發動攻擊目的在於滿足某種特定的政治訴求。例如西班牙巴斯克(Basque)獨立運動份子、秘魯「光明之路(Shining path)」毛派游擊隊等等。第二種為宗教型恐怖份子,其目的在於滿足特定的宗教訴求。例如過去的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支持基地(又譯蓋達)組織以發動「聖戰」為名,所進行的各項攻擊行動。

第三種為獨狼(lone-wolf)型恐怖份子,這類人士通常沒有加入特定組織,發動攻擊目的往往只是為了滿足個人情緒上或者理念上的需求。例如美國1995年奧克拉荷馬州聯邦大樓汽車炸彈攻擊事件的主嫌,其目的只是為了發洩對當時民主黨(柯林頓總統)政權的不滿,以及近年來部分槍擊案主嫌皆屬此類。

而上述三種恐怖份子類型中,又以獨狼型恐怖份子最難掌握其行蹤及可能的犯案時機,成為美國政府反恐行動中,最感頭痛的一群人。因此美國政府對曾揚言要發動攻擊,且有能力(擁有大批槍械彈藥)者,往往抱持著「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掉一個」的心態,以先發制人的手段,將嫌疑犯逮捕後,處理重刑方式以嚇阻其他有心人士以達到殺雞儆猴的功效。然而美國政府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降低攻擊發生的可能性,一旦新的攻擊事件發生,社會上的輿論也會迫使美國政府採取更為主動、嚴厲的手段。

過去留學生界曾經開玩笑說,只要搭機入境美國,跟移民官員打過交道後,就不難理解為何許多來自國外的恐攻主嫌,皆有在美國生活過的經驗。在恐攻陰影揮之不去,風聲鶴唳下的美國,不少官員及人民對待外國人的態度就是先假設對方將不利於己。以各種近乎刁難的話語質疑對方來美目的,更利用各種先進但有損於個人隱私權的科學儀器進行極為詳細的掃描,雖然看似有效減少了境外恐怖份子進入美國執行攻擊活動,但卻無法阻止境內美國公民所犯下的各項攻擊活動。在民意的壓力下,美國政府對孫案的態度可見一斑。

日前跟幾位在美國從事國土安全相關研究的同行討論時,大多抱持著較為憂心的態度,認為孫姓留學生以其擁有大量彈藥以及曾在學校發表將製造攻擊等不利證據影響下,很可能會被判處重刑而在監牢中度過人生黃金時期。但也有人較為樂觀認為,由於孫姓留學生赴美時間尚短,卻能擁有上千發彈藥,其來源不無可疑之處,是否有被人栽贓的可能性尚未獲得證實,且如果律師團以其精神狀態不佳為由作為辯護主軸,亦有可能獲得較輕的判決,服刑期滿後遭到驅逐出境回到台灣重新開始。

不過無論結果如何,儘管在美國這個槍械管制較為寬鬆的國家,外國留學生皆可輕易上網購買槍械彈藥作為娛樂或者防衛用途(本人留學時亦曾與朋友前往住家附近的靶場購買彈藥,作為打靶活動娛樂之用),但如果在公眾場合發表疑似將製造攻擊的言論,就等於踩了美國政府與人民敏感的紅線,很容易就惹火上身,悔不當初。因此言論自由有其限度,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講就是本案最佳的寫照。

★更多論壇文章
從神童到凡人,圍棋無冕王──張栩
周錫瑋的「三度」
好男不當兵 好鐵不打釘
從不被看好的「熱舞社辣妹」,到得獎無數的紐約設計師
一本書只賺30元 在台灣當作家生存大不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