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張慧慈】少年們的煩惱 我還能透過教育翻身嗎?

政治工作者
職場精力湯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之前,回到高中母校演講。台下的肉體雖然青春,但困擾的事情,還是相同。多了一點對政治國際社會的關心,但對於未來的憂愁,以及升學的焦慮,可是一點沒少。演講結束後,兩個學弟留到最後,他們問我兩個問題,一是可否推薦人文社會的書單,二是教育好像已經不能作為翻身的途徑了

第一個問題,說實話,我剛升上大學的時候,我連為什麼同學都知道要看《萬曆十五年》,而不是《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的原因都不知道。

第二個問題,則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在演講的途中,我隨口調查一下,發現有學弟妹想要讀社會系,卻仍然只有很少數的人,知道有高中生人文及社會科學營,或者是相關免費、收費的營隊。這是我許多同學接觸人文社會學科的第一步,但就讀新北市第一學府的他們,卻還是不知道。難怪他們會憂心忡忡地問,教育在經歷了數次改革之後,是不是反而對於寒門子弟,或者非名校生,逐漸關上大門。

這也是近年來,我一直都在擔心的事情。

事實上,透過教育翻身已經不再像之前容易

在這種不容易的時候,卻又明顯的感受到,那些像我、像我們一樣的弱勢生,在校園裡面的身影已經逐漸淡化。雖然,許多資料或是報導都顯示,繁星計畫等方案,有助於弱勢生入學。但詳看資料,會發現這些數據多半僅以地區為代表,而忽略了在花蓮縣不一定就是弱勢生,而在新北市不一定就是一般生。

「寧做偏鄉學生,不做市郊邊緣。」從很多面向上來看,如果讓我們扣除掉也是相當重要的文化刺激性的部分。在市郊的邊緣學生,所得到的資源不僅低於偏鄉學生,甚至是不足的。

然而,擔憂教育龍門越來越窄的同時,我們更擔心的是,這扇門關上了,真的有打開其他扇窗嗎?

其實,將教育作為翻身的途徑,只是便宜行事。這種便宜行事,造就了弱勢中的學霸,他們的故事,被用來批評弱勢族群,以及總是訴諸於個人努力而忽略結構壓迫的事實。所以,當我之前的「台大真的不是窮人可以來讀的」文章一出來,一大堆「弱勢學生」也隨之蜂擁而上,不停的數落我,一度我連自己是台大畢業的都不敢說。

因此,當引發爭議便宜行事的門逐漸關起來的同時,將其他門打開,顯得更為重要。因為,一個國家還有沒有階級流動,可從每一個階層的學生,選擇性是否還存在可得知。

道理很簡單,就像一個學弟跟我說,弱勢好像不允許失敗,失敗就一輩子完蛋了。

先不談我們社會對於失敗從來不肯正面討論這個情況,光談失敗,就像是玩遊戲一樣,我只有一條命,而你有五條命。一戰就是勝負,沒有累積,也沒有反省,就是一命。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確實失敗就是完蛋。

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讓學生理解,並且給予弱勢學生更多選擇的機會,讓他們知道,除了教育,選擇其他路,也是行得通的。那麼,就像是本來只有一命的馬力歐,找到了地下道,撞到了續命花。增加了一次機會,得到了累積與反省的可能,這才能真正的改變社會。

畢竟,我玩太鼓達人,都有兩次機會,這場名為人生的遊戲,陷阱重重,稍有不慎,就會game over,只有一次機會,也太不合理了!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每一份工作都「降薪跳槽」 39歲當上總經理
婚後外遇三階段 茱麗葉變夢魘
「反核」就是「挺煤」,選擇吧
現在,北京的思維已經轉型為「以我為主」
所謂天生的不足,都和自己有關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