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江元慶】司法裡的「衰人」

江 元慶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去年底「九合一」大選中,雲林縣林內鄉民代表候選人黃清得以1票之差敗給蘇信德,最高票落選;他訴請驗票後,得票數多出3票,反倒以2票逆轉勝選。

不過,由於驗票前蘇信德病逝,法官不能對死者判決當選無效,使得黃清得明明已當選,卻不能立即被公告成為當選人,必須由中央選委會議決。對於黃清得當選的一波三折,連法官都不禁說:「真正有衰」!

近10年來,台灣司法每年新收案件量平均超過300萬件。在如此龐大的官司數量中,不乏有「衰人」(閩語:倒楣的人)。「蚊子」就是個例子。他的倒楣,要從他的「白目」開始說起……

民國97年7月17日一大早,蚊子就給桃園縣大溪鎮(今桃園市大溪區)的福安派出所捎來「禮物」。福安派出所位在奉厝先總統蔣經國靈櫬的頭寮陵寢外圍區域正前方,地理位置算是「頭寮景區」的門面。這天,蚊子超速駕駛,在派出所前被攔檢。

經過警政資訊查詢系統,員警發現蚊子開的這輛「V6」車牌開頭的車子,是兩天前被偷的贓車。警方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蚊子當場被捕。

蚊子送的「禮」還不小。因為,員警發現他是個慣竊,經過追查,蚊子承認在短短14天內,在大溪地區幹了8件竊案。這8案都是他偷車開到沒油了就棄車,再偷另輛車。其中,包括他在民國97年7月15日上午,在文化路偷了江姓男子的小客貨車。

前科累累的蚊子觸犯8罪,每案分別被判4月、或5月徒刑,合併判處2年徒刑。民國97年10月,全案定讞。

不料,整整10年後,早就服刑出獄的蚊子,又被桃園地方法院審判了一次,並且在民國107年10月8日有罪確定。

蚊子的白目程度,令人難以想像。因為,他第2次受審的被控犯罪情節,是10年前被判過的案子──民國97年7月,他在大溪鎮文化路偷了江姓男子的車子。蚊子只向法官說了一半的話,他承認當年確實有偷這輛車,但他沒說這個案子已經審判過了。

法官見他當庭自白,且得知贓車早已交還失主,輕判他徒刑3個月,可以易科罰金,全案定讞。

不懂法律的阿文覺得很奇怪:為什麼10年前的案子判過了,法官在10年後還要再判一次?

阿文不懂法律。但是,法官不可能、不會不知道「一事不再理、一罪不二罰」的刑法基本原則。為什麼司法在10年之後,還會對阿文再次下手?

原來,禍首是檢察官!

因為,當年江姓男子車子被偷,是發生在民國97年7月「15日」;失主報案後,警詢筆錄記載的失竊時間,也是7月15日。但沒想到,在事隔10年後,檢察官在追查其他案件,再次起訴蚊子時,起訴書上記載他偷車的時間,卻是民國97年7月「5日」。

就因為檢察官少寫了一個「1」字(桃園地檢署起訴書,107年度毒偵字第906號),使得法官誤以為蚊子在7月15日、7月5日分別偷了車,再加上蚊子沒有對法官把話說清楚,在一連串的陰錯陽差下,造就了這件「一事再理、一罪二罰」的判決。

蚊子因為檢察官的筆誤,人生被司法按了兩次鈴。不過,還好蚊子沒有倒楣透頂。民國107年底,最高檢察署發現內情,為蚊子提起非常上訴,成功翻案,蚊子的第二次判決被最高法院撤銷。

這個故事,重點不是看蚊子的「衰」。而是在他倒楣的背後,不得不令人感到警懼之處──檢察官只是一個不小心筆誤,就能如此輕易的運轉偵審系統、啟動司法機器。

司法每年新收的300多萬件官司中,只有蚊子是「衰人」?

更多論壇文章
避勞保財務跳崖 才是2020執政捷徑
市長依法休假何錯之有
一場罷工各自解讀 勞動教育不能等
收了聘金 媳婦就該照顧生病的公婆嗎?
有些工作,做3年和做10年沒有差別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