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傑】合法的班表 讓他不合理地過世了

政事觀察站

就在反勞基法修惡的當天,有位年僅40歲的台鐵車長過世了,死因是心肌梗塞,而他就在不久的之前,有跟主管反應過班表很硬,希望能有所改善,但是沒有獲得實質的回應。年僅40歲的他,必須照顧年邁中風的母親,同時面臨職務上的紛擾,以及相當過勞且高工時的班表。

身為列車長的他,經常必須職乘沙崙線一日內連續數趟的班表,不停的折返以及連續工作每四小時卻未有真正得以休息喘息的時間,就這樣連續工作直到午夜過後。經常必須在外站過夜的他,卻又無法獲得完整的休息跟良好的睡眠品質。這無形中導致了過勞的因素發生。但是台鐵局官方的說法卻是:

「班表一切合法,且月平均工時只有六小時四十分鐘,沒有違法問題。該名車長是因為身體因素以及其他生活壓力和訴訟紛擾造成」

這個說法引起了員工相當大的不滿,因為只要是車長同仁都知道,六小時四十分鐘的確是計算工資的時間,但前後整備時間加上待命時間,完全不是這樣的情形,超過八到十小時的班所在多有!該車長生前跑的最後一個班次,就是下午13:10分開始,跑到晚上23:23然後在外站過夜,早上9:00再繼續到10:00。但是在外站過夜的時間,僅是領兩個小時的錢,一小時88元。而這些在外站的過夜品質,常常是讓車長同仁感到不適應的,因為環境跟生理時鐘,都不是在自己所適應的環境之中。這些隱形工時創造出來的高工時班表,才是導致過勞的主因。

長期處在這樣的跑車環境中,他也曾表示過不適應,並且在春節時跟著工會依法休假,捍衛自己的權益。而他長期跑的班次就是台南的沙崙支線,這是一天需要來回往返八趟車次的路線,連續密集的班次,會讓人連車次幾號都記不清楚,尤其站站停的支線區間車,更是對車長有著很大的體力負擔。

這次的事件,或許只是一個員工的疾病導致過世,但也許他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過勞案件。我們可以說他有高血壓的病史導致心肌梗塞,卻沒有想想是怎樣的工作環境導致他高血壓,翻開高血壓或者心肌梗塞的成因很多,可是無非都有熬夜、疲倦、長期作息不正常導致,加上可能天氣一變化,身體無法適應溫差就發作了!而為何我們的政府跟雇主,總是可以很輕易地說出:他並不是因為過勞而死亡的呢?

當勞動部長林美珠說:台鐵車長班表合法但不合理時,她的心境到底是怎樣的無知,為何明知這樣的班表不合理,卻不要求改善呢?為何還跟著台鐵局打壓一心想改善現狀的工會呢?我們對這句話感到很心痛,因為這樣合法但不合理的班表,讓他不合理地過世了,但他卻無法爭取到任何合法的過勞認定的職災撫卹!

我們能做的並不是僅有緬懷他,或者消費他無法領到企業工會的互助金,我們該想的是如何讓這些案件不再發生!讓這樣的過勞問題能夠徹底改善!當蝶戀花發生一週年,遊覽車司機的過勞還在持續;當華航罷工一年半了,空服員的紅眼航班還在持續;當台鐵產工依法休假快一週年了,員工的過勞也仍在持續著!為何一定要勞工們付出慘痛的代價時,政府跟雇主才願意往前推動一小步呢?我們不希望這些憾事再次發生,那我們是不是更該痛定思痛地去解決這些既有的困境?

當過勞成為事實,抗爭是不是就該成為義務?還是忍耐跟做功德才是我們的天職?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