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智盛】是「貓熊來了」還是「狼來了」?

王智盛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高雄市觀光局長潘恆旭果然是相當懂得掌握議題脈動、行銷高雄的官員。繼連槓桃園市議員王浩宇、高雄市議員黃文益的議員之戰後,又緊扣中國大陸兩會議題,主動喊出「雄雄、融融來高雄」的貓熊議題,再次引起熱議和正反激辯。但這場「貓熊之辯」究竟應該如何更為冷靜客觀的看待?筆者認為有三個層次:

高雄在地的關注焦點:貓熊究竟能不能為高雄注入經濟活水?

「高雄到底有沒有能力養貓熊」?或「貓熊到底可以對高雄帶來多少的觀光經濟效益?」應是本次議題討論延燒最多的的一環。儘管論者觀點各有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從高雄在地的需求出發,本文不再去討論這些觀點孰是孰非,但除認同韓國瑜市長「尊重高雄市議會態度」的基本民主素養外,也必須要準此點出一個重要的民主治理問題,即:當前的民主政治更以往更強調與民眾之間的溝通,如此激烈爭辯的「貓熊」議題,豈能在沒有完整評估和溝通之下,就任由潘局長「衝衝衝」?

台北中央的關注焦點:貓熊是「可愛保育動物」還是「政治動物」?

但對中央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甚至過去引進「團團、圓圓」兩隻大貓熊的國民黨政府而言,貓熊議題從來就不是單純的「動物」議題!事實上,中國大陸也從來不把輸出貓熊當是保育動物交流,更多是「貓熊外交」:由於熊貓是受華盛頓公約 CITES 所規範的,易受影響或可能受影響而致滅種之動物,進出口受到嚴格管制,但被中國大陸作為國禮贈送的往往具有特殊的政治意涵。

正因為華盛頓公約曾指出,國與國之間不能「贈送」保育類動物,連當年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臺灣接受中國大陸「贈送」熊貓,也被質疑是否等於間接承認承認中國大陸與台灣並非國與國關係?儘管當時爭議順利落幕[1],但面對本次「貓熊之辯」的第一時間,農委會就清楚表明應「循往例申請」,而陸委會也要在第一時間跳出來表達「兩岸各項交流只要無政治前提,政府都將正面看待」的立場。換言之,貓熊在兩岸執政者眼中,恐怕都不是單純的可愛保育動物,而是暗藏機鋒角力的「政治動物」。

但我們更應該問的是:貓熊真的有要來高雄嗎?

最後一個層次的問題卻鮮有人論及,也是本次「貓熊之亂」的真正盲點:北京真的有答應要「贈送」貓熊給高雄了嗎?還原事件的過程,根據聯合新聞網3月11日採訪本次提案贈送貓熊的大陸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台聯副會長許沛表示,這目前只是個人的「建議案」,是否由重慶市立動物園贈送?是否名叫「融融、雄雄」?都還不確定,目前只是她個人「美好的願望」,還需要由大陸中央層級來拍板決定[2];重慶動物園也回應目前並無贈台貓熊的計畫,最終決定權仍在中央手上;甚至連國台辦副主任陳元豐被記者問及此事時都表示並不清清楚。凡此種種,其實應該可以讓爭辯的多方沉澱下來,一起問問高雄觀光局潘恆旭局長:貓熊真的有要來高雄嗎?

其實回顧韓國瑜市長就任以來種種引人側目的議論,可知此種「放話」已經不是第一次—遠的有逐一跳票的「迪士尼」、「F1賽車」、「賽馬場」,近的又有「鄧紫棋代言事件」。必須佩服潘局長此種利用「放話」引領「跟風」的功力,不僅讓韓市長聲量長紅不墜,也確實為高雄做了許多免費的「宣傳」。但大家小時候都讀過「狼來了」的故事,一次又一次的「結果沒來」,最後會不會真的反噬韓市長呢?

與其曠日廢時地想像「雄雄、融融」,不如好好關心「圓仔」的「性福」

或許最終中國大陸還是宣布會「贈送」貓熊給高雄、或許「雄雄、融融」最終還是可以順利來台,但如果韓市長和潘局長真的關心貓熊議題,或許可以利用即將啟程中國大陸之際,先為木柵動物園已屆婚配之齡的木柵動物園貓熊小姐「圓仔」請命—因為兩岸關係的僵持不下,去年底台北市立動物園首次被拒參加「大貓熊繁育技術委員會年會」,「圓仔」得再獨守空閨至少一年。若能在韓市長的兩岸城市交流熱潮推動下,解凍兩岸關係冰凍情勢,讓圓仔不再淪為「政治貓熊」,或許更能凸顯「政治0分」的真正效益。

[1] 按,2008年臺灣與中國大陸協商貓熊來台事宜時,即確定採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期的進口國際管制的中藥材模式,以符合兩岸法規規定,而不涉及國際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組織(CITES)。特別是在「進出口證明書」上,當時進口地為「台北市立動物園/台灣台北」,出口地則為「臥龍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四川臥龍,成都」;由於文件欄位要求載明的是「進出口口岸」,因此規避掉了國家名稱與矮化問題。

更多論壇文章
《媳婦的辭職信》對不起,我不要再當媳婦了
一場互謀其利的政治對手戲 貓熊豈能讓高雄發大財?
好一個「世界華人的民進黨」!
2020懸疑劇—韓國瑜演越久越有利
蘇貞昌的治安特效藥 行得通?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