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盧信昌】習、川二度蜜月的政經意涵

台大國企系暨研究所副教授
全球話視野

作者為台大國企系暨研究所副教授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去年九月底,就在紐約聯合國大會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追問關於美國期中選舉的外國干擾;川普總統於恣意表達完不滿的情緒之後,當時回應記者的一句話,「和習主席可能不再是朋友(“Maybe he’s not anymore,”)」,震驚全球。

歷歷往事、言猶在耳。時隔三個月之後的2018年尾聲,川普總統卻在推特上公開與習主席的通話;力讚中、美談判上桌的議題很廣泛,並宣稱雙方的互動良好,進行得很順利,以及一旦協議能達成的有利影響。

緊接著的2019新春,習、川兩人更在四十年的關係正常化與互助基礎上,以電報往返彼此熱切保證中、美的情誼永固。但這看似矛盾與表象的無常,卻將引導世局走向;更彰顯了川普總統在2020年的連任意圖與競選策略。

對照去年六月分在加拿大境內舉行的G7,已開發國家的七雄會議,東道主的總理杜魯道於記者會,認為美國祭出國安232法案的鋼、鋁製品關稅;對於加拿大與美國的盟邦關係與長年付出,絲毫不存感念。一番剴切陳辭卻讓川普總統逮到話柄,在飛往亞洲拜會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上,立即以推特發出訓令要求退出G7領袖宣言,不惜棒打笑臉人。

事後的發展卻是,加拿大礙於形勢和記取教訓,對於英屬省分警政廳的濫權逮捕,拘提華為財務長的作法與代價,只能以穿梭於兩強之間的外交溝通,來蓋括承受這一切的後果。

中、美兩強如今的峰迴路轉,再對照起十一月初潘思副總統一連串的鷹派攻勢,當真令人目瞪口呆了。一開頭就擺開對峙布陣的副總統彭思,於親身蒞臨在巴紐國舉行的亞太經合高峰會之前,即不斷以公開的演說做出強烈抨擊;積極拉攏東盟和印太聯盟國家,希冀築起一道能切割中、美地盤的軍事高牆。

不過彭思戰線的結局,已經成為了歷史;那就是造成亞太經合組織成立近四十年來,頭一次無法達成在領袖峰會後的共同宣言。擔任黑臉助攻卻敗陣,在印太地穿梭外交也無功而返;在在讓川普總統對於中、美關係與貿易戰爭的發展,必須率隊站上掌舵的地位。

而彭思副總統的鷹派路線與白人至上,在美國兩黨僵持不下的2019年聯邦預算案,更確認其權勢與地位的急速敗退。

當民主黨派的國會領袖與川普總統在白宮辦公室內,彼此對著攝影機鏡頭在世人面前相互對罵,爭執的是造成聯邦政府關門的責任與後果。在一旁呆坐的,則是看著川普與參、眾兩院民主黨領袖憤怒對峙,卻只能一言未發又眼睜睜發呆的彭思。

於彭思副總統等人的戰略布局幕後,尚有的挾天子以令諸侯與諸多考量。原國防部長,馬諦斯,不願讓中、美兩強關係走到劍拔弩張的不可逆;如今少了馬諦斯所扮演的剎車皮腳色,彭思等人鷹派立論的影響力,將更難以發揮。

畢竟,多次宣稱其與習近平主席交情匪淺的川普,一旦過度依附鷹派的戰略構想,甚至連外交折衝與貿易談判,都要被右翼的狂躁所框限、壓縮的。若是鷹派得勢,從而導致中、美交惡,並不符合2020年的大選選情;遑論是支持川普陣營的黨派利益。

更何況,東亞國家與拉丁美洲諸小國,其最大利益與共識,依舊建立在先有和諧、互通的經貿關係上;除了廣建美、墨邊界上的高牆之外,還需有積極奮發的在地經濟作支撐。更何況被殖民者的創傷與苦難猶在,出身右翼陣營的副總統潘思,其所刻意拉出的政軍防線,以及藉此帶動民主陣營的選邊投靠,最後的功敗垂成,只是錯判形勢使然。

於亞太經合組織的領袖峰會後,讓彭思副總統黯然消沉;而隨後在阿根廷舉行的G20會議,則是川普總統需要的國際舞台。於美國與全球主要國家在貿易政策上的分合對壘之外,川普總統重行取回在軍政與外交上的主動權;如今川普做為國際盟主的身分,更是對內要做到有效領導的積極表徵。

中、美談判的道路,依舊漫漫、曲折;然於此際,川、習互動的二度蜜月,已然基礎穩健;能再密合,則永續而牢固。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