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蔡慶樺】德國引進國小哲學課 小學生需要讀哲學?

政大政治學博士
全球話視野

作者為政大政治學博士

小學生也可以有邏輯推論的能力,思考不同層次和類型的哲學問題。資料照
小學生也可以有邏輯推論的能力,思考不同層次和類型的哲學問題。資料照

德國北莱茵西法倫邦於2017年選出新的内閣,其中一項由新内閣提出的重要教育政策改革就是:引進國小哲學課

目前,該邦國小有宗教課,但是在基督教傳統下的德國教授的自然是聖經。作為一個政教分離國家,德國公立學校不能強迫所有學童接受一致的神學信仰,因此學生可以選擇不上宗教課,但在許多邦的學校裡提供替代選項,例如哲學課,只是北萊茵西法倫邦迄今並無此替代課程。不願上宗教課的學童,只能在教師看管下自由活動,人們戲稱為「照管異教徒」(Heiden hütten)

得不到替代課程的「異教徒」,目前在该邦共有約114000個。無信仰的學童愈來愈多,20152016學年,該邦有18.4%小學生無宗教信仰,而35.2%是天主教,23.3%是新教,17.2%是伊斯蘭教。

綠黨尤其支持這項政策,其議會教育政策發言人Sigrid Beer便強調,讓孩子們去思考重要的意義與價值問題是很重要的教育一節。於是,明斯持大學哲學教授Klaus Blesenkemper便接受委託,設計了「與孩子們作哲學」(Philosophieren mit Kinder)的課綱,去年年底開始推動這個課程改革計畫。

不過,在德國小學上哲學課,早就不是新鮮事。北莱茵西法倫邦其實原來也已經有一些學校跑在官方政策之前,先提供了相關課程;另外,有些邦早已完成相關課改,例如石荷邦(Schleswig-Holstein)早在2010年時改革,引進國小哲學課作為宗教課的替代選項,並由教育廳制訂哲學課程課綱。

這個課綱引用哲學家康德的四個哲學核心問題,將授課內容分成四個核心領域:「我能夠知道什麼?」「我能夠做什麼?」「我能夠期望什麼?」「人是什麼?」。在這四個領域下,訓練各不同年級的學生一步一步思考各種價值、知識、行動等問題。

我基本上贊成國小哲學課,除了能夠補上宗教課的不足這個實際理由外,相較於法國,德國也在哲學基礎教育上落後甚多。德國曾經是思想家之國,可是,現在的德國學校教育中,哲學並非必要或重要的學科。法國哲學家Raphaël Enthoven在接受《西塞羅》(Cicero)期刊專訪時便表示,鑒於哲學在德國並非必修,理論上一個德國學生讀到高中畢業,確實有可能一本哲學書都沒讀過。一個曾經產出無數思想家與詩人、且定義了哲學的國家,竟如此輕視哲學,他感到震驚不已,他說,「哲學是基本人權」,「我同情你們德國人」。

為什麼哲學是基本人權?因為想知道人生根本問題的答案,從我們會說話思想開始就已經是每個人的需求。因此,小學引進哲學課正有其必要,但是,前提條件必須滿足:必須有專業師資。這不是哲學系或教育系畢業生就能擔任的工作,而必須受過哲學教育訓練,並且編列員額聘用合格師資,而不是讓現有教師在未受相關訓練的情形下增加教學負擔。因為小學的哲學課與大學不同,不是要深入理解哲學家,而是要給予學生思考的方法,給他們工具去探索這個世界。

有人會懷疑,在十歲不到的階段,真的適合帶著他們思考人生根本問題嗎?當然小學不會去討論民主的優劣這樣的複雜問題,可是我們不管年紀多小,一直在面對人生重要的問題,例如對與錯、善與惡、生離死別、朋友是什麼、我從哪裡來、將成為什麼樣的人、如何與他人相處等等;我們也不能忽視小朋友的好奇心,孩子問的問題,不一定就簡單,常常還涉及很多哲學核心問題。

例如以小學哲學教育為博士論文主題,本人也在第一線擔任小學哲學教師的Anne Goebels接受媒體專訪時便說,學生們常常分享一些縈繞在他們腦海中多時的問題,很多問題都深具哲學意義,例如語言是什麼?為什麼櫃子要叫櫃子而不是其他的名字?……

此外,這個時代,我們也不該以上一代的成長經驗看待兒童,我們成長的過程並沒有那麼發達的媒體環境、沒有那麼多的文化刺激、那麼複雜的國際交流以及那麼無孔不入的網路資訊,我們當孩子時,也許沒有那麼早被刺激去理解世界,我們的世界也相對單純。

這一代的孩子們,比我們更需要體認並理解複雜的世界。與其把小朋友赤手空拳地丟到人生叢林裏,倒不如早日協助他們形塑價值判斷,交給他們觀察理解世界的利器。

如果在孩子們最充滿好奇心的時候,能加以適當引導,擴大這樣的求知慾,不正是最好的教育機會嗎?亞里斯多德把哲學的開端定義為「驚嘆」,總是對一切抱持驚嘆的好奇心的小朋友們,可能比你我更有資格當個哲學家。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