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蔡里長】社區垃圾山 看到底層人們的強悍求生

政事觀察站
圖說:本里有個邊陲地帶的小角落, 亂丟垃圾者吃好鬥相報。
圖說:本里有個邊陲地帶的小角落, 亂丟垃圾者吃好鬥相報。

不知何時開始流行起「文學地景」這個名詞,我猜想大概是指曾經引發偉大文學創作的地點,或是讓人很想提筆書寫的美麗風景吧!我是橫槓人,身兼里長、作家、記者,服務里民之餘,兼爬格子貼補家用,多重的身分不禁讓我也想尋找舊名「鳳梨會社」的本里文學地景。

先從自然景觀說起,本里西門街分隔島上的黃花風鈴木每年春天會開,但黃花受天候因素影響甚巨,有時兩、三年才來一次盛開,賞花看緣份;另外一棵阿勃勒長在隔鄰的大同國小校園內,曾經下過非常美麗的黃雪,過路人都忍不住停下來拍照,可惜經校方修剪後,現在盛景不再。除此之外,都是一些零星的花草,不成氣候。

若從人文的角度看,本里倒是有些值得書寫的人情故事,某餅鋪每天早上排隊購買蛋捲的人潮就非常奇特,排隊的人當中,有些是為了賺小錢;有些是為了排遣時間;有些是為了發揮過去在軍中養成的領導統御能力,指揮調度年紀加起來絕對超過一千歲的「千歲軍團」,努力將排隊人潮維持在一種類軍事的秩序中,一日軍人,終身軍人……。不過話說回來,這家餅鋪的排隊故事早已被我寫爛,再寫就炒冷飯了。

里內有一個很不起眼的地方,它是某家大宅院的外牆角落,又位於本里的邊陲地帶,非常不起眼,卻很有事,它是人們喜歡亂丟垃圾的地方,里長為此已經奮戰了十幾年。

早年當記者,政府還沒實施垃圾不落地政策,台南市某些社區邊陲角落變成垃圾集中地,髒亂不堪,又惡臭難聞,該地里長非常無奈,只好在垃圾堆上立了一根牌子,上面寫著惡毒的詛咒:「亂丟垃圾者,全家死光光!」

有用嗎?沒用!當年監視器還不普遍,里長發狠咒死亂丟垃圾的人,但「四下無人」的情境還是給人們帶來巨大的勇氣,照丟!

之後我又回去看那個垃圾集中地,發現里長在牌子上面加貼了一張不知從哪間廟裡求來的符咒,意思是里長的詛咒在「神明加持下」即日起生效,但有嚇阻作用嗎?沒有,垃圾照樣堆積如山。我把那張照片發到報社,編輯很有才,下一個標題叫:「城市悲歌」。

之後政府強制實施「垃圾不落地」政策,加上監視錄影系統進步,這種亂丟垃圾的風氣才慢慢改善。但即便這政策已經實施很多年,本里上述那個邊陲角落,夜深人靜、四下無人之時,還是有人會丟垃圾。我猜,偷丟垃圾的人大概有一種享受特權的快感吧,才會樂此不疲。

這種舉動讓里長非常困擾,因為一旦第一包垃圾落地,如果不趕緊處理,隨即就會引來更多垃圾,最後變成一座小垃圾山,朋友說,這叫「破窗理論」。

以環保局的專業術語,這種角落叫「髒亂點」,我當里長十幾年,對付這個髒亂點也十幾年,一開始立牌警告,說亂丟垃圾會罰錢,沒用;里民在附近裝了監視器,還是沒用,因為丟的人大多數是從別里來的,我根本認不出是誰,這個髒亂點已經被丟出名號,聲名遠播,吃好鬥相報。

有一次我清理完髒亂點的隔天一早,又見一堆垃圾,非常火大,乾脆站在髒亂點的對面街道的樹下監看,等候「破窗理論」發酵,看誰是下一個現行犯!

天可憐見,沒多久,就讓我看到一個騎三輪車的拾荒阿伯靠近,正準備上前制止時,發現他不是來丟垃圾的,他仔細從髒亂點中找出一些紙箱,綁在三輪車的後座,然後緩緩騎走了,原來老人家是來尋寶的,我誤會了!

繼續看下去,不多時,又來了一位阿桑,她在髒亂點上尋找片刻,也拿走一袋東西,是幾雙舊鞋和幾個空玻璃瓶。我忍不住上前問道,

「阿桑,你拿這些東西幹什麼?能賣嗎?」

她答道,

「不能賣,但鞋子洗一洗還可以穿,瓶子洗一洗可以插花!」

這次的監控行動讓我感觸很深,原來這個社會上的某些不起眼角落,有些人是這樣強悍地活著,他們從被稱為髒亂點的地方硬是擠出有價值的東西,能賣拿去賣,能用的拿回家用,善用地球上的每一滴資源,相較於名廚阿基師說的「有些客人一塊肉3萬元都吃得下去!」,這些社會底層人們的表現令人震撼。

這是鳳梨會社另類的文學地景。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沒有國家」的韓國華僑
為何大老闆稱去鼎泰豐有面子、主婦嘆太貴?
「台灣囝仔」的「美國醫師」之路
軍公教警消縮衣節食後恐動搖國本
年金被砍是真其餘都是假新聞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