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景紋】不逆轉人生 徒留夢想被榨乾

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健康大補帖

作者為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早上到診所後,冷不防接到臨時開會的通知,要求所有員工中午到一樓的會議室集合。

通常,這種突發的會議沒什麼好事。不是病人抱怨醫師態度不好,要我們專業一些,要不然就是聯邦政府的保費又減低,年終獎金泡湯了。諸如此類,沒什麼創意。

那天的門診十分忙碌,忙得我暈頭轉向。中午急忙走下樓梯的時候,撞見了賽門醫師 ,我的剋星。

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心裏埋怨著,唉,午餐將會難以下嚥。

賽門醫師是我的上司。兩年前來這個診所應徵工作時,他對我萬般刁難。不知道是對我的履歷表不滿意,還是心裡早有別的人選。最後工作落到我頭上來後,他的態度依然很惡劣,時常給我臉色看。

他是個小兒心臟科的醫師, 白人,六十來歲,肩背痀僂。微禿的頭髮灰白著,兩撇小鬍子讓他看起來頗有權威。或許他年輕時英俊過,但如今在大家面前裡,他只是個難搞的糟老頭。

見到我,他沒有打招呼。我見怪不怪,畢竟他向來只會說教,發表對我的業績和看病人速度的不滿,從不曾問到我的私生活。

走進會議室,幾個醫生已經等在那裡,嘴裡吃著乾燥無味的三明治。

今天的會議內容非常離奇,不知道是哪個人事部門主任出的古怪主意,要一群醫生聚集在一間會議室裡,聯絡感情。

這個主意爛透了,大家都按捺不住,牽強地敷衍聊天,希望會議早早結束。

人事部的主管看到這般士氣不振,出了個更爛的餿主意,建議藉著玩遊戲來打破僵局。就像極速約會,兩人一組,在七分鐘內問對方兩個指定問題。

這輩子,我最怕這種無聊的遊戲,早知道就尿遁,逃之夭夭。

好巧不巧,我和賽門醫師抽到一組。頓時我暗自叫苦,心想這將會是個非常難挨的幾分鐘。

「你最想去哪個國家?如果不當醫師,你想從事什麼工作?」賽門醫生讀完卡片上的題目後,瞪著我看。

好尷尬啊,空氣僵硬得可以用刀子劃開。

我不自在地回答:「我最想去西班牙嗯,那個….我想寫小說。」

他一開始沒有反應,漸漸臉色緩和了下來,望著遠處深思著。

我汗流浹背拿著卡片,問著他上頭同樣的問題。心想,現在尿遁還來得及嗎?

「我曾想要當詩人,最想去的是西班牙的奔牛節。」過了好一晌,他說。

我意外的著看著他。什麼,這個老是找我麻煩的老闆,答案竟然和我相似!

「我去過奔牛節。」這句話脫口而出後,覺得自己有點不知好歹。

「真的?怎麼樣?」他問道。

「超級棒。」我誠實回答。

他神之為馳地看著遠方。

時間凝固了。

眼前出現了年輕時的賽門,愛寫詩、愛旅行,有著無窮的未來。

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張羅務實生活裡的瑣事,他不得不深埋心裡的渴望?經營婚姻和養兒育女的煩惱,使他漸漸成了無趣的中年人

我不知道,只知道當年嚮往旅行的詩人不見了,如今成了一個擅長刁難手下的老闆。

七分鐘到了。

賽門醫生眨一眨眼,之前溫和的眼神消失了,恢復了慣例的刻薄嘴臉。

人事部的主管謝謝大家的參與,散會了。

我知道,之前和賽門醫師一點點的默契已經煙消雲散,兩個人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交集點,再也不會談起寫詩或西班牙 。我們只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專心刻苦地工作,等著退休金,慢慢老去。

突然間,我心跳加快、呼吸困難….

眼前出現一個景象。

二十年後的我, 雞皮鶴髮、牙齒稀疏,在同一個會議室裡對著年輕的醫師說教,抱怨著病人太多、病歷表寫不完,成了個無趣的老女人。

原來人生就是這樣,若不反抗,歲月只會把每個人的夢想和希望榨乾,剩下硬邦邦的靈魂和軀體。

我不要這樣的人生。

…..

終於開始寫小說了。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