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景紋】拯救我們從無趣的人生中逃脫

·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作者為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布拉格城堡
布拉格城堡

不久前到布拉格,是有目的的。名義上,是為了參加先生一年一度的世界盃醫師聯盟足球比賽,但這只是個幌子。

有一些男人,婚前有著不為人知的嗜好,談戀愛時是瞞著另一半的。

當年和先生在洛杉磯認識時,兩人都還是窮哈哈的住院醫師。那時先生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平常只是喜歡潛水。醫院值班沒時間到海底探險,就到附近水族館自告奮勇當清潔工,凌晨全副武裝穿著潛水行頭,跳進熱帶魚水箱裡,一邊潛水、一邊擦玻璃。

偶爾大夜班後,我早點離開醫院,便昏昏沉沉開車到水族館,手裡拿著熱可可,在魚缸裡的鯊魚和烏龜群裡找著先生。看他有時拿著生菜餵個子比他還大的羊頭魚,有時抓著吸盤,像章魚黏在玻璃前小心翼翼地擦拭著骯髒的污痕。小朋友遠足時,一群人站在玻璃前,他還會跳舞給他們看。

布拉格街頭
布拉格街頭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宛如上輩子一般。先生已經很多年沒去水族館了,我也不用再上大夜班的。結婚後,我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哈哈,想得美了。事實當然不是這麼簡單。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話題八九不離十,都是關於工作、房貸款、退休金,要不然就是聊些政治時事,或挖掘明星們的八卦(這是我的強項)。原來成人的世界那麼枯燥,我們一直害怕變成自己最不喜歡的那種媚俗的人,但是發現事實便如此時,已經太遲了。

拯救我們從無趣的人生中逃脫,每個人的方式不一樣。

有些人飲酒麻醉自己,有些人偷情享受感官上的刺激,有些人墮落到憂鬱症的深谷裡。這只是一些灰暗的可能性,但可以發生在任何人的身上,包括你和我。

幸運一些的人,可以在人生枯澀的轉角處找到新的樂趣,而創造不同的高峰。譬如說,在社區裡熱心當義工、訓練體能跑馬拉松、或是拜師成為烹飪高手。

進入某個年齡後,我們很積極地尋找著後者的種種可能,充滿意義的人生第二春。這需要一些功夫,也需要一些運氣。

Church of St. Giles 聖詹理斯教堂
Church of St. Giles 聖詹理斯教堂

當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好運來敲門了。那時我挺著大肚子,兩個雙胞胎在裡頭拳打腳踢,鬧得一發不可收拾。一個晚上,先生下班後,微笑地在我面前坐下。

「我被邀請參加美國醫師聯盟的足球隊,下個禮拜開始練習。條件是今年夏天得跟著團隊去參加國際比賽。」他耐心地解釋著。知道眼前的太太有些難搞,加上賀爾蒙失調,即將分娩的緊張時期,聽到先生還偷偷想到國外踢足球,很可能惱羞成怒起身砸盤子。

「在哪裏比賽?」我半信半疑地說。結婚多年,我怎麼不知道先生會踢足球?冷靜一下,事情還沒有問清楚時,先不要動到胎氣。

「今年在英國,到時候妳已經懷胎三十二週了,留在家比較好。還好妳身體強壯,應該不會早產。我一個禮拜後就回來。」

先不顧他話裡有話,把我形容像隻牛一樣,以後再跟他算帳。眼前的事情要緊,來龍去脈先搞清楚。

「那明年呢,在哪裡比賽,我可以一起去嗎?」我冷靜地分析,說不定目前聽起來很蹩腳的計畫,日後對自己有重大好處。

先生開始冒汗,像進海關一樣,對著苛刻尖酸的官員,緊張地拿出口袋裡的小抄。

「知道妳會問,已經做了調查。明年在瑞典,後年在匈牙利,大後年和世足盃一樣,在巴西比賽。小孩不用跟著,妳每年可以來一邊參賽、一邊當遊客。」

我當時拍案叫好,這麼好康的事情,當然要大力支持。

結果,足球計畫比想像的還要好玩。

幾年來,我們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一年的比賽是家裡的重頭戲。先生沒有食言,小孩丟給奶奶外婆,兩個人跑到世界各地。足球輸得一塌糊塗無所謂,玩可是不能隨便。當地的語言要學、朋友要多交、各地的文化一定得融入。

於是,我們到西班牙奔牛節和狂牛賽跑、到巴西看J羅和內馬爾廝殺、到布達佩斯的皇宮裡泡熱騰騰的土耳其浴,玩得不亦樂乎。

後來,孩子大了,一起去阿爾卑斯山踏青,吃著奧地利鄉村菜。在球場上,一群隊友的小孩認識了。大家年紀相仿,或許能一起玩耍、一起長大。

古猶太墳地
古猶太墳地

這是一種很另類的旅行,我想不出更適合我們一家人的旅行模式。

關於旅行的意義,或許是逃脫現實生活、找個窗口透氣,或許只想看看這個世界。每個人的需要不同,也有些人根本不需要離開溫暖的家。

至於我,現在正在陌生的異國和語言不通的計程車司機為了幾塊銅板吵架,先生和兩個孩子站在布拉格的路口,同情地看著那司機。捷克的太陽剛上升,查理大橋的河水閃閃發光,不遠處,布拉格城堡在山坡上聳立著。

太愛這種旅行方式了。至於足球賽輸得一塌糊塗,又是另一回事了。

  • 本文原刊於皇冠雜誌2018年11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