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奕璇】令和時代初啟,日本將要面對國家安全問題

陳奕璇
·國政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5月1日,日本告別「平成時代」迎向「令和時代」;2016年8月8日,明仁天皇向日本國民懇切表達退位的意願。「令和時代」讓日本國民大肆慶祝這新的時代展開。但事實上,令和時代的日本所要面對國家安全問題將會比過去更加嚴峻。

從「平成」到「令和」

過去的日本在歷經昭和年代飽受戰火侵襲、第二次世界大戰等一場動盪的歲月,因此,之後年號「平成」所代表是「內平外成」和「地平天成」,這是日本對世界和平與國內經濟復甦的期望。平成元年(1989年)是日本泡沫經濟高峰期。1992年8月日本政府曾連續10次推出企業減稅與增加公共投資的擴張性財政政策。1992年至1993年之間日本政府擴大公共投資從6.3兆日圓擴增至7.6兆日圓。同時,日本下調利率採取擴張性貨幣政策挽救日本經濟危機。

日本公共債務一直不減,財政危機迫在眉梢;1992年至2018年日本政府公共債佔GDP總額呈現持續上漲,2018年日本債務比已高達226%。但慶幸地是,日本國債多數由本國人所持有,外加上國際主權債務信用評比穩定,日本產業在國際維持良好的信譽,使日本經濟表現暫時能維持一定水平。

令和時代,日本必須富國強兵

但事實上令和時代開始,日本周邊情勢與亞洲權力格局產生重大變化;首先,日本是否要強化軍備力量,維持自身利益。中國軍事現代化突飛猛進,美國曾想推動新一輪《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希望中國加入。《環球日報》社論批評這等同是限制中國軍事發展,將中國軍事發展套上「緊箍咒」。2019年中國國防預算為1兆1898.76億人民幣,同時,中國現今核子彈頭總計為235枚,其中能夠乘載核彈頭洲際飛彈總共有70顆。雖然離美國核子彈頭數量尚有距離,但短時間內中國軍事確實發展快速。

至於北韓,雖然承諾美國將要進行無核化,但北韓不會輕易放棄核武;北韓長期以來擁核自重造成區域緊張。川金二會破局凸顯北韓的無核化等同只是願景,而不具任何實質約束力。就日本而言,北韓從2017年發射多次導彈試驗,同時加上中國軍事現代化與海軍戰力逐步擴張至東南海,確實讓日本備感壓力。

日本必須提振經濟力否則難以回應中國崛起的壓力

日本近年來GDP經濟成長率維持在0.8%-1.0%,經濟成長率有限;根據OECD 2019年報告指出,日本未來將要面臨就業市場的轉型,高齡化的社會形態與社會福利制度的長期支出可能擴大政府債務負累。OECD報告書中建議日本可以擴大消費稅由原先8%增長至20%-26%之間,OECD認為20%-26%才能真正改善日本財政現狀。但事實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佈2019年10月後日本消費稅將會增長至10%,這已經是政府與民眾相互妥協應可接受的範圍。

此外,日本除內部經濟力需要提振外,就外部經濟壓力來看中國經濟崛起試圖使周邊小國「芬蘭化」;中國一帶一路促使東南亞的菲律賓、緬甸等國家,為求經濟發展必須看中國臉色,例如菲律賓曾對中國在南海永暑島建「海上救助中心」,菲律賓未表達反對之意。中國成為緬甸最大投資國,中國與緬甸就中緬經濟走廊達成15年諒解備忘錄等事例,都凸顯中國經濟崛起讓日本在東南亞影響力呈現弱化現象。

美國的撤退,日本將要獨守亞洲嗎?

美國與南韓將無限期停止聯合軍演、美國成立印太司令部等跡象來看,美國有可能將從第一島鏈退出,使防守中國軍事的範圍移至第二島鏈,讓中國獨自享有亞洲影響力。同時,假若美國退守至第二島鏈的話,中共對台統一將會更加激進,日本假若失去台灣作為阻擋中國大陸軍事威脅的屏障,這對日本是致命的威脅。日本不會輕易讓美國退出第一島鏈。

令和時代看似是日本的新開始,但卻是首相安倍晉三迎接新挑戰的階段;首相安倍能否將自衛隊明確寫入日本憲法第9條、如何真正提振日本經濟、日本要如何應對區域壓力等現實問題,正等著安倍解決。令和時代的展開,希望真正如同安倍解釋年號願景一樣,「建設一個讓年輕人感到充滿希望的日本!」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