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建甫】習近平的槍桿子、筆桿子、刀把子、錢袋子

淡江國際評論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中共十九大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選出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七位常委。如外界預期,習近平連任中共總書記,且完全掌握「入常」名單與排名順序。十八大,靠王岐山中紀委打擊貪腐的小菜,將暫時畫下句點。在穩住「槍桿子」與嚴控「筆桿子」之後,習近平將握緊「刀把子」加強反貪力道,並祭出金融改革瞄準「錢袋子」,預料一場政治大清洗將在下一個5年任期悄悄展開。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穩住「槍桿子」—吹響「習家軍」晉升序曲

「十九大」一中全會,習近平一一點名六位「入常」的常委,在與所有出席代表揮手致意後的隔日,習近平換上軍裝召開由中央軍委主席出席的軍隊領導幹部會議,這是近40年來,首次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後,立即召開軍隊領導幹部會議。習近平在會上對新的軍委班底提出了「6個必須」,並多次要求「從嚴治軍」,還要求新舊軍委班底在明年人大召開前、處於交接過渡階段的同時,繼續推進國防和軍隊改革。

由於中國正進行軍改,原本存在各軍區或軍種間醞釀反改革的氛圍,早已經在內蒙古朱日和閱兵後灰飛煙滅,習近平用閱兵行動告訴各軍頭,究竟誰才是掌握「槍桿子」真正的頭。而十九大後,這一場軍隊領導幹部會議,又再要求明年人大召開前要完成新舊軍委交班,已經正式吹響「習家軍」將領晉升授階的序曲。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嚴控「筆桿子」— 加強統一言論、思想與意識

除了穩住「槍桿子」外,「筆桿子」一直是中共建政以來黨中央最重要的武器。當習近平已經穩住「槍桿子」後,要如何嚴控「筆桿子」就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其中又以王滬寧的「入常」,並擔任多項工作任務,最令外界所矚目。

王滬寧與韓正兩人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十八大後期,「深改小組」幾乎取代中常會決策的功能,許多新的政策出台都是經過「深改小組」披露後,才由媒體報導。

相較韓正的國務院副總理,王滬寧更擔任中共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組長,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副組長,又身兼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

幾乎與習近平有關或關切的事項,都委由這位與習近平一起勞改下放的老戰友王滬寧來負責,凸顯習近平想要透過理論、思想、言論與意識形態,鞏固以習近平思想為核心的領導班子。

十八大時期,江派常委劉雲山與中宣部劉奇葆,偶而會放出各種具「捧殺」意圖的訊息,讓習近平不得不在十九大後,直接從言論與傳媒下手,直接握緊「筆桿子」。原中宣部部長劉奇葆被指是江派前常委周永康的心腹,2015年3月中紀委就已對劉奇葆進行調查,劉一直處於邊工作邊接受調查階段。10月,中宣部部長一職由習近平閩省舊部的黄坤明,扶正接下中宣部部長。

中宣部的職能是在管理中國大陸出版審查體系、中共官方宣傳工作以及管制中國大陸媒體、監管社會輿論。下屬包括理論局、宣教局、新聞局、文藝局。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也設在中央宣傳部,由中央宣傳部代管,國家廣電總局幹部也常由中宣部幹部調任。未來在王滬寧的領導下,黄坤明的中宣部會更貼近習近平的思想與理念,預期也會更嚴格管控各項傳媒以及新興的網路社群的言論。

中共19屆政治局常委趙樂際(圖片來源:中央社)
中共19屆政治局常委趙樂際(圖片來源:中央社)

握緊「刀把子」—加強反貪力道

十七大,周永康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江澤民直接從四川省委書記先調到北京擔任公安部部長。在公安部任內,周永康以極粗暴的「維穩」模式,使社會矛盾日趨尖銳,造成中國群體性事件急劇增加,之後,國務院給公安系統撥款270多億元,用來提升裝備和培養公安隊伍,周永剛指示公安隊伍按照人口和地區等最低配備編制,將這些經費挪用搞福利與設小金庫。周永康涉及貪腐事蹟直到十八大換屆後,在中紀委王岐山打擊內部貪腐下才一一浮現,於是政法委「入常」也從名單之列被刪除。

有些學者認為政法委是所謂「依法治國」的最大阻力,許多跡象顯示政法委將繼續遭整頓,甚至可能會被取消。但是,對於習近平而言,政法委這把「刀把子」不僅不會放掉,更要像「槍桿子」牢牢的握緊。槍桿子是對外的,現在基本上不會對內;刀把子是內部鬥爭使用的。中國坊間傳聞,毛澤東曾經提醒過華國鋒,關於刀把子的問題(“腦袋掉了還不知道為什麼”),他當時沒有重視,結果後來就被人家給切了。

有了槍桿子的支持,才能通過中紀委握住政法委這把刀,政法委是中國共產黨各級黨委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各級司法機構實施領導的黨內機構,具體職能是指導、協調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司法行政機關等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機關的工作。但各級政法委並無對同級武警部隊的指揮權力。中共未來要強調依法治國,可能面臨到一系列冤假錯案的提出與平反,只有通過中紀委整肅政法委-公檢法隊,進而更新公務員隊伍。

十九大繼王岐山後,常委排名第六位的趙樂際負責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簡稱「中央紀委書記」或「中紀委書記」,是中國共產黨負責黨風、黨紀和反腐職能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最高負責人。在十八大,王岐山積極處理貪污腐敗,採取「查辦、 約談、巡視、抽查、信息公開」的一系列積極反腐措施,光是上任三年內,將近150位省部級以上高官涉嫌嚴重違紀被查處。

王岐山這樣雷厲風行的反貪腐行動與業績,對於新上任的趙樂際無疑是項嚴厲的任務。這位曾先後擔任中共青海省委書記、中共陝西省委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最重要的工作經歷是中央組織部部長,主要負責黨的組織建設、幹部隊伍建設和人才隊伍建設等方面的工作,負責幹部教育培訓以及監督近萬名黨組織幹部的責任。

新上任的政法委郭聲琨,與剛被解職的孟建柱一樣,在擔任公安部、政法委之前,並沒有公安武警的經歷。郭聲琨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黨組成員兼公安部部長、黨委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武裝員警部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總警監等職務。

郭聲琨是少數具有工礦、國企、公安背景的政法委,曾創辦中國鋁業公司,並擔任經理,以及國務院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2012年才擔任公安部長與授予總警監警銜,2013年擔任政法委副書記,2017才扶正。郭聲琨是習近平極力培養掌握「刀把子」的親信,未來郭聲琨極有可能撈過界,成為替習近平搶「錢袋子」的秘密武器。

肅清貪腐問題,光靠朱鎔基、王岐山這種大刀級人物,只能抓到一兩隻大老虎,面對結構性的貪腐,可能連猴子,貓狗,老鼠,蟑螂,臭蟲都依然是不動如山。十九大後,習近平需要先控制筆桿子,形成反腐的高壓之勢,並且為擴大洗牌的範圍,在輿論上開闢社會大眾要求變革的空間,例如:城市中產階級最痛恨的高房價與財團炒房的問題,以得到更多群眾的支持。習近平、趙樂際與郭聲琨這三把刀,才能真正砍向中國結構性的貪腐問題。

瞄準「錢袋子」— 祭出金融改革

十九大後,從習近平的布局,以趙樂際中紀委為核心,政法委郭聲琨這個「刀把子」顯然已經拿穩,而由王滬寧統一言論、思想與意識形態,由黄坤明中宣部管控「筆桿子」或許還需要一點時間,傳統傳媒容易掌握,但是在新傳媒網路社群言論裡,充斥了左、中、右派等各種意識形態與不同勢力,一旦要嚴控筆桿子時,自然會充斥各種混亂的輿論。等一切就緒後,習近平最終的目標就是要祭出金融改革,直接面對江派勢力長期掌握、盤根錯節的金融產業,為搶「錢袋子」預先做好準備。

早在2012年第四次中國金融工作會議以來,中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呈現「三疊加」的特徵與問題,也就是經濟增長的換擋期、結構調整的陣痛期與前期刺激性政策的消化期在同一時間重合出現,因而產生「疊加效應」步入新常態。中國經濟要面對傳統工業部門產能過剩,去杠桿、去產能、去庫存矛盾突出。

2017年7月15日至16日,第五次中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會議上指出防範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並強調實體經濟以及加強中共「黨的領導」。習近平已經體認「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必須要為實體經濟服務,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

習近平宣布必須「加強中共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建好金融系統領導班子,強化對重要人員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根據央視報導,習近平在會議上指出,中國將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有點類似台灣的金管會),要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並強化監管問責。

目前中國的金融市場管理機構是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保險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為主體,也就是「一行三會一局」的金融監管體系。在金融市場,除了上海和深圳兩家證券交易所之外,影響最大的是由經營證券業務的金融機構自願組成的非政府性的管理機構—中國證券業協會。

以目前金融產業分工之細、兼具創投、新興金融業務、跨國金融服務業務的連動性。皆需要極高的專業訓練。從七位常委工作分配來觀察,這個搶「錢袋子」重中之重的大任,並沒有交給有地緣關係、略懂金融事務,原任上海市書記的韓正。不知道是韓正刻意要避嫌,還是有其他因素,習近平欽點王滬寧來負責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

未來負責搶「錢袋子」的任務會落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誰會是這個委員會的掌舵者?是要來自金融圈、或是要從專業背景來考量、還是要非金融圈出身,才能大力整頓。不過,無庸置疑,這把搶「錢袋子」的大刀,必然非習近平心腹莫屬。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