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蜗藤】人民本來可以躺著賺 委內瑞拉為何經濟崩潰?

全球話視野
<span>圖片來源:AP</span>
圖片來源:AP

1月24日,南美國家委内瑞拉發生政變,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ó)在反政府集會上突宣布就任臨時總統,聲稱會成立過渡政府。政變當即引來巨大反響。美國、加拿大率先承認瓜伊多為「合法總統」,拉丁美洲多國,包括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等重要國家也隨之承認瓜伊多政權。現任總統馬杜羅不肯就範,呼籲軍方支持。委内瑞拉危機一觸即發。

委内瑞拉政變是經濟長期陷入崩潰的必然結果,委内瑞拉經濟爲何如此不景氣,又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委内瑞拉的天然資源得天獨厚,在馬拉開波湖和委内瑞拉灣,有極豐富的石油儲量:探明石油儲量達到3000億桶,位居世界第一,比最大的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還高。其產量雖不及海灣國家大,但在世界上也排第六名。它還擁有世界第八的天然氣儲量。更有甚者,它還有極豐富的非傳統石油儲量(指現階段尚較難開發的油礦),其儲量之大相當於整個世界的傳統石油儲量之和。這些非傳統石油儲量雖然目前開發成本很高,但隨著技術的進步和傳統石油儲量的減少,開發成本必將能降到有競爭力的價位,能為委内瑞拉的發展提供長期保障。除此之外,委内瑞拉還有豐富的水力資源,光是水力發電就能滿足全國七成的電力需求。

如果與海灣國家類比,委内瑞拉單憑石油、天然氣和水力資源,理應能輕易讓3000萬人民「躺著」就過上優越的生活。很難想象,這樣一個自然資源如此豐厚的國家,又長期沒有戰亂,會落到經濟崩潰的程度。

在1970-80年代初期,委内瑞拉人也確實拿著全拉美最高的工資。可是,到了80年代價走向低谷,委内瑞拉的經濟也長期低迷。同樣嚴重依賴石油資源,委内瑞拉之所以無法趕上海灣國家的經濟水平,與兩個因素有關。

第一是自然因素。與沙烏地阿拉伯等相比,委内瑞拉的石油在地下埋得更深,或者離岸更遠,開採成本較高;而且油更加「重」,煉油成本較高。兩者綜合,沙烏地阿拉伯只要油價在每桶9美元以上就可以盈利,委内瑞拉需要到27美元才能盈利。在油價高漲達一百多美元每桶的時候,兩者差別不太顯著,在油價低迷的時候,十幾美元的成本差價就能要委内瑞拉的命。

第二個因素是美國。美國在1970年代與沙烏地阿拉伯達成「石油美元」協議,即沙烏地阿拉伯所有輸出的石油都用美元計價,美國向沙烏地提供軍事保護。這對雙方都有利,對沙烏地來説,美國提供的保護的重要性不必多言。對美國而言,在1970年代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崩潰后,美元與黃金脫鈎,美元找到石油這個有力的錨點,繼續成爲世界貨幣。

與沙烏地相反,從1970年代起,委内瑞拉開始石油產業國有化,原先美國石油公司是委内瑞拉開發石油的主力,美國石油公司在「國有化」過程中損失慘重,美國企業怨聲載道。於是,美國進口石油優先考慮遙遠的沙烏地而不是近在咫尺的委内瑞拉。

兩者綜合,委内瑞拉的經濟遠無法與海灣國家相比,2000年前後的人均GDP不過5000美元左右。1999年,左翼總統查韋斯上臺後幾年,人均GDP還進一步下滑。

2003年油價飆升,委内瑞拉半死不活的經濟時來運轉:2003年的增長率還是 -7.8%,2004年一下子飆升到18.3%,以後幾年還繼續以10%左右的高速率增長。

這時,查韋斯仗著油價帶來的國庫充盈,幹了兩件大事。第一,高舉反美的旗幟,進一步惡化與美國的關係。第二,推行「社會主義」,實行高福利、重新分配土地、「均貧富」等政策。

這帶來兩個後果,第一,爲了搞高福利,委内瑞拉經濟上更加嚴重依賴石油。第二,因爲反美之故,在石油產業的投資和石油市場方面,委内瑞拉尋求新的合作夥伴。正是這時,中國石油資本開始世界性擴張,查韋斯和中國一拍即合,引入大量中國投資,經濟從依賴美國轉爲依賴中國。

在油價高起的年代,委内瑞拉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功。但2008年金融海嘯後,油價暴跌,委内瑞拉再次陷入困境。2009-2010年連續兩年負增長。高福利在財政上無法維持,但基於意識形態和選票又不得不繼續,查韋斯只能向中國借錢渡過難關。中國一來要保住查韋斯,二來也希望保住前期投資及「能源安全」,三來正好進行資本輸出,於是也大手筆借錢給委内瑞拉。2010年,兩國簽訂「石油換貸款」的合作模式,中國向委内瑞拉貸款500億美元,委内瑞拉則用石油出口還貸。

正好2011年石油價格回升,委内瑞拉緩過一口氣。2013年查韋斯去世,換上的繼任人馬杜羅缺乏查韋斯那樣的魅力與才幹,適逢2014年油價再次大跌,委内瑞拉走上螺旋式下降的通道。2014年後,國家收入所得75%用於還債,其中大部分還給中國。

2014年,甚至傳出委内瑞拉想把自己的一個島嶼割讓給中國,以抵消債務並再次貸款。後來大概由於地緣政治的敏感而告吹,中國爲了保住委内瑞拉政權繼續向它大筆借款。

西方指責中國借錢別有用心,平心而論不太公道,馬杜羅肯定是歡迎借錢的一方,中國也面臨借錢收不回的風險。但此時的委内瑞拉,需要的是經濟改革,去除大福利,最低限度那個對經濟一無所知的馬杜羅應該下臺。借錢繼續搞「社會主義」,對委内瑞拉來説,無異飲鴆止渴。

馬杜羅為應付嚴重的通貨膨脹,進行「金融改革」,推行「加密幣」和「石油幣」,委内瑞拉玻利瓦爾更無人願意用,通貨膨脹變本加厲,貨幣崩潰。2018年,通貨膨脹率高達百分之八萬,有估計甚至到百分之100萬,這差別不大,總之委内瑞拉玻利瓦爾基本淪爲廢紙,經濟萎縮18%。這種貶值成千上萬倍的情況,只在教科書上看到過(比如國民黨大陸政權的崩潰,魏瑪德國等)。大批平民逃向鄰國如哥倫比亞,不但是人道主義災難,還引發兩國劇烈矛盾。

馬杜羅堅持宣傳美國要顛覆委内瑞拉政權,但瓜伊多得到南美衆多國家的支持,顯然不是美國一家的事。所有政權運行都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則,經濟往往是政權能維持下去的最根本支柱。經濟好了,其他方面差一些,一切都還好説;經濟不好,理論上再優越的制度也不得不倒臺。

南美各國最近一兩年紛紛從左翼轉向右翼,最大的原因是左翼政權治下經濟不景氣。形隻影單地堅持左翼立場的馬杜羅把國家搞得一團糟,也同樣失去政權的合法性,他的日子恐怕很快就到盡頭。

更多論壇文章
空服員被迫協助乘客如廁事件:「不爽」真的只能「不做」嗎?
支持鄭部長以「暴行侮辱」罪提告!
一巴掌揮出民進黨的雙重標準
國共論壇沒戲 吳敦義2020還有戲嗎?
山手線就只能全有全無?看破盧秀燕的政治算計

今日熱門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