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蜗藤】川普爲何輸了政府關門一仗?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2月15日,經過近兩個月拉鋸之後,包括35天政府局部關門和「休戰」三星期,在最後一刻,美國國會通過以15億美元建造55英里「新牆」的撥款議案,總統川普也終於簽署。雖然川普隨即宣佈用「緊急狀態法」挪用軍費建墻,美國進入另一場法律戰,但政府關門危機總算告一段落。

美國政府關門不是第一次,但該史上第一長的政府關門事件充滿了川普特色。

首先,總統作爲政府系統的首腦,應該為政府雇員負責。美國以往的歷次政府關門都是國會不肯通過議案,以此要脅總統。到了川普卻調轉過來,國會已通過議案,總統不肯簽以要脅國會就範。

其次,川普政府關門危機是整個川普政府財政預算失序的必然結果。按照正常程序,在美國新一個財政年度開始之前(美國以10月1日為新財年開始),國會就應該通過該年的財政預算案。但川普上任兩年以來,沒這樣通過一次全年的財政預算案,所有政府開支都通過零零碎碎的「臨時撥款」來「續命」。

這樣就反復存在臨時預算「續不上」的危機。其實在這次關門之前,川普政府已經關門過兩次(2017年1月和2018年2月),都是臨時撥款「續不上」。2019年財政年度(從2018年10月1日算起)政府又無法提出整份的財政預算案,於是不出意料繼續以「臨時撥款」的形式先行「續命」。在上一次臨時撥款在12月19日到期後,無法通過新臨時撥款議案,這才有第一次政府關門。關門35天後,雙方達成的協議是通過只夠三個星期的另一部臨時撥款法案,以解決爭議。而現在通過的仍然是臨時撥款議案。

可以看到,一切貫徹著「臨時」二字,這就是川普政府運作混亂的常態。

第三,雙方角力的核心問題是美墨邊境牆,川普要求在撥款中給50億美元起牆,國會不肯通過。國會版本的議案即便有加強邊境管理的撥款,川普又不肯簽。

美墨邊境牆是川普從2016年起競選總統起就不斷在念叨的標志性承諾。他認爲, 「美國邊境就像瑞士起司一樣」(鬆鬆垮垮),讓非法移民洶湧而入。他們不但「吃美國福利」,當中還有大量毒販和犯罪分子,威脅美國公民的安全。只有起一堵延綿整個美墨邊境的「漂亮的牆」才能把非法移民攔在美國國境之外。他還認爲「建牆很容易」,而且墨西哥一定會掏錢。

這完全是川普的政治議程,很多共和黨人也不那麽熱衷建牆。

美國是否要建牆,歸根到底是如何看待非法移民及如何在國家安全、法治、現實和人道主義之間取得平衡的問題。這裡難以深入分析。但如果集中在技術上,議題轉換到兩個爭議焦點:有沒有必要起「新牆」?誰出錢起牆?

美墨邊境總長1900英里,橫跨美國德克薩斯、新墨西哥、亞利桑那、和加利福尼亞四州。目前並非沒有牆,但主要集中在後三個州,德克薩斯州基本沒有牆。這是歷史原因。後三州最先都是聯邦土地,再出售給美國人,邊界地區的地權還都在聯邦手上,所以要起牆相對容易。而德克薩斯當初以「孤星共和國」的身份加入美國,整個州的地都不屬於聯邦。德州邊境地幾乎都在私人手上,於是要起牆就要面對大規模的產權爭議問題。

後三州的「牆」以各種形式存在,有鐵絲網,木柵欄,鋼條、水泥墻。它們也沒有連成一線,斷續的地方有的是天然物理障礙(如河流、高山),有的是年久失修的空隙。即便有「牆」的地方也不難越過,無論翻牆還是挖地道,非法移民們的方法一大堆。因此,不能說新牆沒有必要。但要「全線」建牆不現實。

對民主黨來説,一定要努力阻止川普建牆,除了「亂花錢」的藉口之外,更重要的理由是要求川普「履行承諾」,由墨西哥出錢,而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川普先是退一步,宣傳要墨西哥「間接」掏錢;後又退一步說先由美國出錢,以後再讓墨西哥「間接」還帳。即使這些「髮夾彎」能說得通,也必須要把牆開建才成。

在中期選舉失利之後,要爭取連任的川普再不能在這個問題上只打嘴仗,這就是爲何川普在中期選舉後才在這個問題上強硬起來之故。奪得眾議院的民主黨也當然要出盡法寶抵制之。

總統和國會角力爭取的是民意。川普是鼓動民意的高手,也有不顧民意固執而行的傳統,在危機之初,雙方在輿論上相差不遠(儘管反對建牆的略多于贊成的),期間又有大批中美洲非法移民聚集在邊境,對川普有利。但川普在此戰役中最終敗下陣來,箇中原因值得思量。

歸根到底,以上舉出的三點「川普特色」已經確定了川普必然處於下風,更嚴重的問題在於政府關門危害太大。

很多中國的自由派人士讚揚美國政治体制的優越性,「沒有政府也能運轉得很好」。中國的自由派換到美國語境就是保守派,支持「小政府主義」。但這次政府關門卻完全打破這種想象。一開始,很多人確實如常生活,隨著時間推移,危害不斷湧現。

第一,大批聯邦政府機構無人管理,不少政府網站都關閉,博物館和國家公園等公共設施都關門,一些地方的垃圾堆積如山,給生活與工作帶來很大不便。

第二,大批政府雇員無法領薪。雖然根據以往經驗,在政府重開後會補發薪水,但美國人不愛積蓄,很多人是「月光族」,連應急錢也拿不出來,如何支付房租和食品都成問題。於是很多人不得不臨時兼職打散工,或者領食品券。有的雇員(如負責安全工作)還得如常上班。

第三,很多依賴政府開支的產業(集中在華盛頓附近)也紛紛無法運轉,嚴重影響經濟,而他們也都具有很強的製造輿論能力。

第四,政府關門跨越聖誕—新年假期,這在往年是最強勁的消費季節。但受政府關門的影響,美國人消費意欲低下,根據最新公佈,12月的零售額居然比11月下降1.7%,這是2009年以來的第一次。川普要連任,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經濟,經濟不景,無論是誰的責任,最終都會算到川普頭上。

第五,在關門後期,社會進一步混亂,連紐約甘迺迪機場的保安都出現嚴重人手不足,隨時可能發生安全事件。

第六,在關門的後期,商務部長羅斯接受電視採訪,說出了「不明白爲何政府雇員要領食品券」的「何不吃肉糜」的話(他認爲雇員可以方便地借錢渡過危機),在輿論上成爲壓倒川普的最後一根稻草。

就這樣整個社會輿論都嚴重不利川普,跌到只有36%的支持率。在民主黨議長佩洛西的強硬周旋下,川普的種種努力包括電視講話不能扭轉局勢。川普也只好宣佈同意民主黨提出的三星期「休戰」建議。

雖然有人擔心,休戰期間雙方不達成協議會導致第二次政府關門。但既然此前的政府關門已經嚴重不利川普,川普也無法再冒第二次關門的風險。於是在國情咨文上,川普(相對地)放軟了口風,接受建議轉變策略,最後轉而用緊急狀態法。這樣雖仍有爭議,但避免了政治危機還是值得肯定之舉。

更多論壇文章
柯文哲恐是壓垮民進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別再說文化差異!談一段成熟的異國戀務必認清現實
談能源?馬英九你怎麼好意思!
消失的健保卡
另兩個太陽爭輝 蔡英文將成姚文智第二?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