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蜗藤】推「再中東化」 土耳其陷火藥桶危機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最近,土耳其成爲中東的新火藥桶。7月26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呼籲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釋放美國牧師布倫森(Andrew Craig Brunson),否則將面對重大制裁。埃爾多安置之不理。於是美國在8月初宣佈制裁土耳其兩名要員。這引發土耳其里拉狂瀉,從2017年9月的高點,1里拉兌換0.29美元,在8月13日最低點跌破0.14美元。美國總統川普還要「補一刀」,宣佈把進口自土耳其的鋼鋁關稅增加一倍。艾爾多安則大打民族主義牌,呼籲人民把「枕頭底」的美元和黃金,拿出來兌換里拉。反而激發土耳其人在銀行前排長龍提現,中國「海淘」買家則到土耳其掃便宜貨大賺差價。土耳其里拉大有一瀉千里的危機,直到昨天卡達宣佈注資150億美元之後,里拉才開始回穩。

土耳其的危機的表面原因美國牧師布倫森的問題,實際情況要複雜得多。筆者以前分析過,除了外部國家(美國、俄羅斯、歐洲、中國等)的影響之外,中東内部傳統上有六組矛盾:

第一、以色列與伊斯蘭國家之間的矛盾

第二、伊斯蘭國家之間的遜尼派與什葉派的衝突

第三、神權國家與世俗的衝突

第四、民主與專制的衝突

第五、民族矛盾,即庫爾德人獨立問題

第六、阿拉伯國家內部之間爭老大的衝突。

近年來,隨著土耳其政權變質,土耳其「重返中東」, 出現了第七組矛盾,爭奪伊斯蘭霸權。它與前六組交織在一起,令中東局勢更爲複雜。

土耳其前身是奧斯曼帝國。土耳其人是突厥人,操突厥語。在英語中,突厥人(Turkic)與土耳其人(Turkish)只有微小區別,而且是後來刻意區分開來的。在1918年一戰結束之前,統治了大片中東地區,特別是中東核心地區(伊拉克和敍利亞)。在20世紀初,泛突厥主義與泛伊斯蘭主義盛行。前者要把所有突厥地方(即包括中亞和新疆)併入奧斯曼帝國;後者要把所有伊斯蘭國家連為一體。這兩種思潮的主導者都是土耳其人。

在一戰後,奧斯曼帝國被肢解,土耳其在國父凱末爾的努力下,轉變為一個世俗的民主的民族國家,對中東事務也相當克制,至少沒有以希望恢復昔日榮光。二戰後(1952),土耳其加入西方陣營,是北約成立後,第一次「擴軍」就加入的成員。從1963年開始,就成爲歐共體(歐盟前身)准會員國。六七十年代,大量土耳其人以勞工身份進入歐洲,繼而成爲歐洲各國公民。因此,長期以來,土耳其都和西方結合非常緊密,也不積極參與中東事務。土耳其與中東「六大矛盾」沾邊的只是第五組矛盾,即庫爾德問題。

但在總統艾爾多安一手導演下,土耳其出現大轉彎,從一個「西方」國家變回「中東」國家。艾爾多安是個長期的宗教狂熱分子,在1981年就加入主張政教合一的「福利黨」。1998年,土耳其憲法法院因爲福利黨違反憲法中的政教分離原則而取締。艾爾多安等人另組「美德黨」,此後因發表「發表煽動宗教仇恨言論」被判入獄和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不能競選公職。美德黨也在2001年被取締。此後,艾爾多安另外創建正義與發展黨,表面上支持世俗主義和政教分離,走中間偏右路線。

2003年,艾爾多安當選總理,就開始醖釀改制之路。一開始,他打著「加入歐盟、促進民主」的旗號,制定了一些西方歡迎的政策(如廢除死刑,給庫爾德人更大自治權等)。他在2004年和2007年推動兩次修憲,把總統從國會投票產生變爲直選產生。2008年,艾爾多安推動第三次修憲,用推動「多元化」的名義,允許女性在校園戴頭巾,開始「再宗教化」的進程。但這次修憲被憲法法院否決。

在土耳其最支持世俗化的是軍方,而且軍方對政治有很大影響力,於是艾爾多安把矛頭對準軍方。2010年,艾爾多安「挫敗」了一次「軍事政變計劃」(軍方否認),以此為名推動第四次修憲,限制了軍隊權力,為再宗教化鋪平道路。2011年,艾爾多安第三次當選總理,其漸進式走向獨裁與再宗教化的趨勢,引發了2013年大規模的抗議運動。抗議被鎮壓後,艾爾多安更大膽地推動其計劃。

長期以來,土耳其實行議會制,總理是政府首腦。2014年, 艾爾多安不選總理,而選基本是虛位的總統。艾爾多安當選總統,正義發展黨仍然掌握國會和總理職務,他還是實際的領袖。他推動第五次修憲,把議會制變爲總統制。這被廣泛視爲威權主義復辟的象徵,引起很大反對,西方也開始施加壓力。

艾爾多安不得不尋求外援。但2016年,土耳其發生軍事政變,政變在8小時内就被鎮壓。艾爾多安指這是美國「包庇」的居倫運動領導人葛蘭指揮的,隨後對軍方、警察、司法界、各政府部門和機關、教育及學術界、新聞界、宗教團體及其它界別發動的大規模清洗,多名西方人士被捕審判。美國牧師布倫森就是這樣被定罪的。這進一步惡化了西方和土耳其的關係。

於是艾爾多安不得不尋找外援。本來,土耳其是俄羅斯的世仇,也是西方防止俄羅斯勢力南下中東的第一道防綫。在2015年,土耳其還擊落俄羅斯戰鬥機,雙方一度關係要破裂。政變後,土耳其外交立場大變,向俄羅斯靠攏。就連2016年底,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被刺殺,也無礙雙方越走越近。在俄羅斯的支持下,土耳其進一步加快「逆民主化」和「再宗教化」的步伐。歐洲把艾爾多安視爲「新蘇丹」,認爲土耳其的民主程度倒退到還不如普丁領導下的俄羅斯。

隨著「逆民主化」和「再宗教化」,土耳其也重新「再中東化」。原本,土耳其關注的只是庫爾德人獨立問題。「再中東化」後,土耳其又重新動起「泛伊斯蘭主義」的念頭。由於中東勢力重組,沙烏地阿拉伯與埃及與以色列結盟,阿拉伯聯盟不再太理會以巴矛盾。土耳其趁機召開伊斯蘭國家大會,以伊斯蘭國家的身份,接過了巴勒斯坦問題的大旗,爭奪伊斯蘭世界的霸權(第七組矛盾)。這引起沙烏地、以色列等國的憤怒。這讓他們更加支持庫爾德獨立運動,也推動美國向土耳其開炮。

這樣,土耳其與第一組(巴以)、第三組(神權與世俗)、第四組(民主與專制)、第五組矛盾(民族)都拉在一起,加上土耳其得到伊朗和卡塔爾的支持,於是就連第二組(教派)和第六組(阿拉伯内斗)矛盾也都沾上了。現在,土耳其正在尋求中國的支持,如果中國答應的話,中國勢力進一步滲入中東,無疑令局勢進一步複雜化。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85度c根本是台灣一堆人、一堆企業的縮影
請鼓勵孩子離巢 必要時請用力推下去
把中國史併入東亞史 只要客觀也能很好
柯P統戰藍綠 蔡英文怎麼辦?
從神明兌換率,看到信徒最自私的真相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