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一無限大 王齊麟與李洋的奧運奪金路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齊麟與李洋為了共同的目標努力,彼此有著濃厚的信任,未來要攜手爭取更多榮耀。
王齊麟與李洋為了共同的目標努力,彼此有著濃厚的信任,未來要攜手爭取更多榮耀。

【文˙陳群芳 圖˙莊坤儒】

當台灣的奧運會旗在東京奧運現場緩緩升起,國旗歌迴盪,守在螢幕前的民眾內心感動萬分;而獲頒金牌的羽球男雙選手王齊麟與李洋,欣喜之情更是溢於言表。他們的精采表現讓世界看見台灣羽壇的無限可能。

東京奧運羽球男雙金牌戰我國對上中國隊,第二局比分來到20:12的決勝球。李洋一記反拍回擊,球壓在線上,對手提出挑戰,全場靜默等待鷹眼結果。裁判一句「IN!」,現場迸出激昂歡呼聲。王齊麟與李洋以直落二打贏中國隊,創下台灣羽球男雙首次打進奧運前八強,還一舉拿下金牌的新紀錄。

然而,能有如此佳績絕非偶然,是兩位選手從小不懈的苦練,是家長願意全力支持孩子的興趣,也是台灣羽壇長久的耕耘,終於開花結果。

在逐夢的路上相遇

羽球之於王齊麟,就像是銘刻在骨子裡的基因,爸媽都是羽球愛好者,兩人在球場相識相戀,就連懷了王齊麟也照打不誤。爸爸王偉建總笑說自己是用羽球做胎教,所以26歲的王齊麟球齡有27年。

王齊麟從會走路就跟著爸媽上球場,在場邊玩耍、揮拍,造就他對羽球的熱情,從小就立志當國手。王偉建見王齊麟打出興趣,就將他轉至素有羽球強校之稱的民權國小羽球隊,還聘請奧運級教練在假日為王齊麟特訓,全力支持他的夢想。

同樣有個熱愛羽球的老爸,不過李洋笑說自己是因為小時候太胖,才會被爸爸抓去運動。打羽球的節奏快,需要不停地短跑、揮拍,讓肉肉的李洋一度因為在場上跑起來很辛苦,而不想打球。直到上了國中,李洋才漸漸發現自己喜歡上羽球,不再是被爸爸逼著上球場。

應援孩子的興趣,國二時,爸爸李峻淯將李洋轉學至中山國中體育班,這是王齊麟與李洋的第一次相遇。回憶當時對李洋的印象,王齊麟表示,起初只覺得這同學肥肥的蠻可愛,沒想到一上場,李洋的球風充滿變化,是不好招架的球路,「那時我就覺得他的球很有特色,一定能打出成績。」

起步較早的王齊麟,國小就表現亮眼,國中時早已是校隊的第一男雙,在各式比賽中征戰無數。對當時一直輸球的李洋而言,王齊麟看到的羽球風景難以企及,只能在後頭苦苦追趕。

努力,在各自的賽場

已有40多年歷史的土地銀行(以下稱土銀)羽球隊,是台灣最早的男子職業羽球隊,球團會在國中校園尋找潛力選手,並送進建教合作的能仁家商,讓孩子從高中就以預備隊員的身分被培養。許多現役的羽球國手,如周天成、王子維等都曾接受土銀的訓練,長期為台灣培育許多基層的羽球選手。

王齊麟國中畢業就被土銀相中,進入能仁家商就讀,加入土銀羽球隊。2012年,高二的王齊麟在全國排名賽晉升甲組,同年獲得亞洲青少年羽球錦標賽男雙亞軍。隔年陸續參加馬爾地夫羽球國際挑戰賽、世界青少年羽球錦標賽等都有不錯成績,開始在國際賽場嶄露頭角。

李洋則是進入另一所羽球強校基隆高中就讀,即使經常輸球,但因為熱愛羽球,讓李洋始終在這條路上堅持。甲組是成為職業球員的分水嶺,但任憑李洋怎麼苦練,成績卻始終不上不下。遲遲跨不了門檻,一度令他動搖,甚至決定去念台北商業大學企管系轉換跑道。看李洋在生涯中迷惘,爸爸一句「你不是那塊料」,不服輸的李洋,反倒被激起了鬥志,在2013年全國羽球排名賽拿到乙組冠軍,晉升甲組。

進入土銀的王齊麟,雖有不錯成績,卻一直沒有固定搭檔,幾位戰友陸續淡出羽壇,一度令他迷惘,此時,教練李松遠把陳宏麟帶到了王齊麟身邊。身經百戰的陳宏麟,曾經在男雙世界排名第八、混雙世界排名第五。他把自己在國際賽場的經驗,毫不保留的教給王齊麟,兩人從2014年搭檔後,曾拿下全國排名賽冠軍、三座黃金大賽級別的冠軍。

在王齊麟與陳宏麟搭檔征戰的同時,李洋則加入合作金庫(以下稱合庫)羽球隊,2015年開始與國小到高中的學長李哲輝搭檔。兩人一起攻克了全國排名賽、澳門羽球黃金大獎賽、法國羽球超級賽等冠軍。

為夢想賭一把

2018年王齊麟與陳宏麟在世錦賽拿到銅牌,男雙世界排名來到第四;李洋和李哲輝也在亞運拿到銅牌,兩人的排名最高曾到達世界第七。這年雙方的搭檔都來到高峰,卻也是戲劇轉折的一年。

2018年下旬,羽球好手都在為衝刺奧運積分做準備。然而,當時32歲的陳宏麟,因為長久以來肩頸的舊傷,自知體力已不堪負荷,若想在奧運得牌,恐有難度。經與李松遠討論後,相中隸屬合庫的李洋。陳宏麟分析,王齊麟擅長後場攻擊、李洋前場組織能力好,兩人的球性互補。即使退役會少了獎金,收入銳減,陳宏麟卻認為,「如果他們倆的搭配會比原本更好,那為何不呢?」於是他放棄運動員嚮往的奧運殿堂,毅然退役,沒有一絲不捨。

有了陳宏麟的成全,球團向李洋招手。但這對李洋並非容易的決定,意味著要離開一路栽培的球團和搭檔,世界排名與積分全部歸零,還得辭去合庫正式職員,重新參加土銀考試,誰也不能保證他與王齊麟的搭配能擦出火花。土銀的正式缺額、待遇沒有合庫多,幾十年來只有土銀轉隊合庫,「一定會被罵,因為以台灣的環境,從來沒有人從合庫跳到土銀,算是把我的人生賭進去的感覺。」李洋表示,即使要擔負諸多未知、不被看好,向來謹慎保守的他,在思考兩個月後,作出了重大突破,決定離開舒適圈,重新開始。

奧運黃金組合誕生

由熟悉兩人球路的陳宏麟擔任教練,是麟洋配成功的關鍵之一。李松遠表示,陳宏麟剛打完世錦賽,是最佳情蒐員,能分析國際選手的狀況,用自身經驗去帶麟洋,而且陳宏麟仍活躍於球場,也是最佳陪練員;最重要的是,他是台灣第一位男雙、混雙都進入世界前十的選手,深得麟洋敬重。賽場上陳宏麟精確冷靜地分析情勢,給予戰術引導,是麟洋在比賽時安定的力量。

羽球雙打不像單打,場上就自己一個人說了算,雙打考驗的不只是技術,還有兩人的默契。為了搶攻奧運參賽的積分,李洋與王齊麟沒有時間慢慢磨合,只能以賽代訓,「從比賽當中找我們各自的狀況,然後去討論,一起想辦法在比賽中把問題解決。」王齊麟說。

好的雙打必須隨時了解夥伴的狀況,來調整配合度。李洋打個比方,可能今天前排手節奏對不上,一直抓不到球,他就會提醒隊友要更加留意後場。一場比賽只要彼此能互相補位,即使開場一方狀態不好,只要有夥伴撐著,隨著比賽進行,手感也會慢慢回來。有話直說的兩人,「遇到問題點一定會講出來,摩擦爭執都是必經的過程,因為我們都是一起想辦法要變得更好。」王齊麟表示。

或許就是這種目標一致,相信對方會盡力扶持到最後一球,讓王齊麟與李洋之間有一種不用明說的默契。2019年2月兩人首次在國際賽亮相,便拿下西班牙羽球大師賽冠軍,而後在瑞士、印度、美國、韓國等超級賽級別的公開賽中也都闖進了決賽。

2020年初,幾場世界羽聯世界巡迴賽後,國際賽事因疫情停辦。王齊麟坦言,這反倒給了他們時間做訓練,得以把彼此的輪轉、技術磨合的更好。「今年初我們打了3站比賽,拿了15連勝,才感覺我們好像在一個正軌,真正的契合。」李洋說。

但,沒想到的是,勢如破竹的麟洋配,竟然在奧運分組賽中第一場賽事就吃了敗仗。

見證台灣的態度

李洋表示,在東京奧運之前,其實民眾對於羽球的認識,多停留在戴資穎、周天成等單打選手,「2017年時,台灣男雙一度有三組打進世界排名前十,如此成績,台灣卻沒什麼人知道」。麟洋兩人將讓雙打被看見的責任扛在身上,給了自己絕對不能輸的壓力,加上第一次參加奧運的緊張感,在第一場分組賽就輸給了印度。

對麟洋而言,這一仗是分組賽出線的關鍵,後頭還要對戰從未贏過、曾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印尼「小黃人」組合吉德翁與蘇卡穆約,輸了這場幾乎是無緣晉級八強,令他們十分沮喪。王齊麟回到飯店和媽媽通電話時,甚至忍不住情緒潰堤。但優秀的運動員向來有強健的心理素質,兩人很快地調整心態,「就算希望渺茫,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態度做好,不要輕易放棄。」李洋說。

於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兩人,決定盡情享受剩下的比賽,把握每一顆球。問起在東奧印象最深刻的比賽,兩人都認為是對上印尼「小黃人」組合。李洋表示,「齊麟那天表現得很好。以往的對戰經驗,他都是倉促的回擊,對手就容易製造得分機會;但奧運那場齊麟很沉著,穩穩地破解對手的球路。」

一路過關斬將的麟洋,在冠軍戰遇上從沒對戰過的中國隊李俊慧和劉雨辰組合,兩人無懼對手開局領先,默契極佳的他們,以驚人的氣勢和抗壓性力克強敵。麟洋最後在東京奧運連贏五場,為台灣羽球男雙拿下首面奧運金牌。

因著麟洋的佳績,羽球頓時成了台灣的熱門運動之一,李洋笑說,連原本跳芭蕾的姪女,也嚷嚷著要打羽球。李松遠分享,自己從年輕就加入土銀,見證了土銀羽球場從三個到現在的六個,隊員也越來越多;根據體育署的統計,全台的羽球運動人口約有300萬人,這幾年不只政府有經費挹注,民間也增加了亞柏、中租等職業聯隊;而許多台灣的羽球廠商在國際銷售與賽事贊助也都有一定份量。他認為,台灣的羽球正慢慢形成產業,往正向發展。

對李洋、王齊麟、陳宏麟三人而言,奧運只是一場比賽,結束了就回歸訓練,做好運動員的本分,永遠抱持熱愛羽球的初心。就像網路瘋傳一支,麟洋在2019年世界羽球錦標賽上,兩人積極防守,李洋甚至三度飛撲救球的影片,他們不只要讓世界看見台灣羽球,在球落地之前,拚搏到最後,更是台灣精神的最佳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