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二葉,千萬產值!南投青年:返鄉種茶很賺錢!

天下雜誌
採茶季,名間鄉的工人們穿梭阡陌之間。在這個南投縣茶產量最大的茶區,每10個人就有7個工作與茶有關。 圖片來源:南投縣政府提供
採茶季,名間鄉的工人們穿梭阡陌之間。在這個南投縣茶產量最大的茶區,每10個人就有7個工作與茶有關。 圖片來源:南投縣政府提供

作者:田孟心

作為台灣唯一不靠海的縣市,竟能孕育出八大茶區,境內處處可見茶園。南投與茶的不解之緣,打從清代就開始,茶香在歷史中流轉,最終引領在地走向國際。

6月,芒種,天還沒亮,住在南投縣名間鄉赤水村的茶農陳錦昌就醒了。如這陣子採茶季的每一天,他攜著盛滿自家茶的保溫瓶,就趕忙前往茶園監督工人們採菁。

晨霧裡,翠綠的茶園正在慢慢甦醒。陳錦昌生在清代的曾祖父、生在日治的祖父、生在國民政府時期的父親,都受到眼前同一片綠意眷顧,就如名間鄉其他兩千多戶的茶農世家一樣。

「茶是有靈性的,它會跟你的思惟相通,」60歲的陳錦昌從父執輩接手茶園後,將它變成栽種、製造、販售一條龍的事業。在製茶的每個階段,不管是日光萎凋、浪菁、焙茶,都有一套獨門法則。

南投與茶的不解之緣

目前,低海拔的名間鄉,是南投八大茶區中產量最大的區域。在這裡,有許多茶農效法陳錦昌種高單價的商品茶,也有茶農選擇做價格比較低的飲料茶。10個人裡頭有6到7個,工作與茶有關。

低海拔的名間是茶農陳錦昌(中)一家的故鄉,30歲的女兒陳建伶(左)是陳家第五代投入茶產業,「我想保留曾祖父時代的技藝,」她說。(王建棟攝)
低海拔的名間是茶農陳錦昌(中)一家的故鄉,30歲的女兒陳建伶(左)是陳家第五代投入茶產業,「我想保留曾祖父時代的技藝,」她說。(王建棟攝)

對名間人來說,談到南投茶的緣起,必然是此地,「茶是從閩南一帶過來,從港口繁盛的台灣北部往南傳,自低海拔的名間進來南投,」陳錦昌說。

但另一說,南投的茶其實發源於更深幽的鹿谷鄉。

很久以前,有一位叫做林鳳池的南投書生,到福建中了舉人,為報答鄉民,特地帶了36顆茶苗回來,就是現在南投茶裡聲望、價格皆首屈一指的鹿谷凍頂烏龍茶。

無論何種傳說較為真確,都顯示著南投與茶,從清代就結下了不解之緣,與閩南地區先民有莫大關連,這在官方史料《諸羅縣志》也能瞧見蹤跡。

茶香不滅,茶鄉不墜

隨後,日本人來了,除了以更進步的技術、更有規模地經營原來的烏龍茶,也情有獨鍾過去台人不熟悉的「紅茶」。

昭和11年(1936年),台灣總督府從印度引進阿薩姆茶種,在南投魚池鄉設置專門的茶廠,不僅天皇讚嘆,外銷南洋亦享負盛名。

二戰後,台灣易主,國民政府陸續重整各地因戰亂而荒廢的茶園。在此之前,南投縣雖然一直是台灣茶產量的前段班,卻從不是最大宗。民國50、60年代起,它卻開始突飛猛進,走到今天台灣龍頭的地位。

「從竹山到杉林溪,直徑沒有幾公里,海拔『唰』地一下子就拉到1600公尺,哪個地方地形像我們南投變化這麼大?」南投縣鹿谷鄉農會秘書林獻堂是在地的茶葉專家,長期鑽研茶產業與歷史,直言地理條件是成就南投茶的關鍵因素之一。

南投地貌的複雜性,造就了一個縣市能產出「八大茶區」的景觀,「我們有海拔2000公尺的大禹嶺茶區,海拔1000多公尺的杉林溪茶區,海拔六百至八百公尺的凍頂茶區,也有低海拔的名間茶區,」南投縣農會總幹事曾明瑞說起南投茶,總停不下來。

如今南投能成為全國茶產量與種植面積冠軍——各佔台灣整體的50%與62%——固然得力於歷史與地理條件的照拂,但南投人珍視茶的心情,更是不容忽視。像曾明瑞、林獻堂、陳錦昌這樣全心投入茶產業的人才,南投從未匱乏。

早在1976年,鹿谷鄉農會就獨步全台,開始辦起茶的競賽,勝出者稱「特等茶」。時至今日,它已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茶業者競逐場域。

在南投的主要茶區如名間、仁愛、信義鄉,在地人10個有7個工作與茶有關,除了做茶農,茶具、茶藝、茶商也大有人在。(王建棟攝)
在南投的主要茶區如名間、仁愛、信義鄉,在地人10個有7個工作與茶有關,除了做茶農,茶具、茶藝、茶商也大有人在。(王建棟攝)

今年春茶比賽報名者高達6700百件,「我們選出來是精華中的精華,」林獻堂說,現在特等凍頂烏龍比賽茶,1台斤竟要價20萬至30萬台幣。

跟著鹿谷鄉的腳步,南投各地興起的「比賽茶」,儼然成為新的品牌保證。南投人知道,倘若中斷了,品牌精神將可能無法延續。於是,即便逢九二一大地震,房屋傾頹倒塌,還是有人搭著帳棚繼續辦比賽;當SARS肆虐,鐵門拉上、戴起口罩,照樣評選出特等茶。南投對茶的堅持,沒有一刻停歇。

針對城鎮裡的下一代,「我們都跟孩子說,你生活在南投,就是生活在茶鄉裡面,你們吃的飯哪裡來的呀?是用茶去換米換來的,」曾明瑞得意地說,各茶區農會與學校合作,在國中小推廣茶藝,「所以咱南投畢業的小朋友都會泡茶。」

明星茶品,指引青年返鄉

隨著全世界最競爭的比賽茶「鹿谷凍頂烏龍茶」日漸出名,南投茶產業也踏上國際旅程。近年在中國、日本、歐美、東南亞等地,都看得到凍頂茶的身影。

根據南投縣政府統計,國民政府來台之後,南投茶外銷已從零成長至佔茶葉總產量的15%至20%。

南投縣農會合作社推出南投各區特色茶產品。(王建棟攝)
南投縣農會合作社推出南投各區特色茶產品。(王建棟攝)

10年前,南投縣政府開始舉辦「世界茶葉博覽會」,每年10月,遼闊的中興新村大操場上,總穿梭熙來攘往的異國面孔。

來自中國、俄羅斯、伊朗、印度的茶道表演,聚集了一年高達50萬人次的來客數,也為南投茶農、茶商帶來可觀的訂單,銷售總金額超過6700萬元。

然而,當南投茶蔚為風行,也讓不肖人士有可乘之機,近年造假、混茶愈發猖獗。2014年上任的南投縣長林明溱為防止假茶疑慮,同時進一步塑造南投茶品牌,特意開辦「南投縣長特等茶比賽」,「我們品管更嚴格,有生產追溯,希望大家看到是縣長選的,可以更安心,」林明溱說。

如今,縣長茶一戰成名,每斤要價近9萬台幣,有時等不及外國遊客來掃貨,就被本地人搶光,和凍頂茶同樣一杯難求。這些明星茶商品像指引,召喚四散外地的年輕人回鄉。

豔陽下,名間鄉的茶園裡,陳錦昌的女兒陳建伶正戴著斗笠巡視。算起來,這是陳家第五代投入茶產業,「現在大家都說青年返鄉種茶很賺錢,但我是考慮到爸爸、爺爺做起來的茶工藝,不希望就這樣失傳,」30歲的陳建伶說。

「等下,要不要來我們家泡茶?」此刻這句來自陳錦昌一家的邀請,是南投人數百年來不曾失去的習慣。茶香在茶鄉繚繞,從未淡去。往後,它將舒展至世界的各個角落,讓異地看見南投,也看見台灣。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