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丹心】拜登的對華政策真的不用擔心嗎?

放言Fount Media
·5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文/王丹(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美國大選經歷了投票階段,這個階段現在可以說已經告一段落。但是這個階段中出現了很多選票舞弊的爭議事件,所有這些爭議已經或者正在交付司法審理,這是美國大選的第二階段,也就是司法戰階段。司法審理即使加速進行,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因此這次美國大選的最後結果的出爐,外界恐怕需要再耐心等待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與其被網路上各種傳言攪到心神不定,不如展望未來,看看美國的政治變化對全世界會產生什麼影響。

就此而言,「如果川普連任」這個議題沒有什麼太多可以討論的,畢竟他是連任,原有的政策走向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如果拜登當選」,更值得大家關注,因為新政府一定會有新政策,美國的政策變化對全世界都會產生影響。

拜登的紀錄

拜登被媒體宣布當選之後,外界幾乎異口同聲地分析,說他的外交政策不會比川普更為退縮,更有甚至,還有人認為他對中國和俄羅斯甚至比川普還更強硬。我認為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子虛烏有的事情。未來如何我們無法預測,畢竟他還沒有就任,但過去的經歷歷歷在目,是有紀錄可查的。

2001年他擔任參議員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時候,主張只要中國在全球扮演的角色提升,必然會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厲害關係人」,那個時候他就支持將中國納入WTO。如果說那個時候西方普遍對中國經濟發展以後走向民主抱有幻想,那麼,時間到了2011年,此時中國扮演的全球角色真的提升了,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並沒有走向民主話,相反,政治上已經開始走上倒退的道路。在這樣的情況下,拜登仍然在《紐約時報》撰文《中國崛起不是我們的終結》,仍然強調成功的中國可使得美國更加繁榮。更令人不能放心的是,即使是到了2020年,當整個西方世界都承認並開始反思過去對中國的認識,已經覺醒到中共構成對西方民主體制的挑戰,已經有了無數證據說明中共二點力量已經滲透進入美國社會的時候,拜登在總統大選的最後階段,竟然口出驚人,說對美國威脅最大的不是中國,是俄羅斯!這真是令人傻眼。俄羅斯的國力和軍事力量早已經衰落,世界就剩下兩大強國---中國和美國。怎麼更有力量且具有仇美情結的中國不是對美國的最大威脅了呢?

「熊貓派」代表人物

我羅列這些事實,是要說明,我們不應當對拜登上台之後的對華政策抱有玫瑰色的幻想。歷史上看,拜登就是一個華府「熊貓派」的代表人物,他從2001年到2020年,對於中國政策的基調始終是綏靖主義的,沒有理由說幾十年的外交理念會在一夕之間改變。有人說他在民主黨初選的時候曾經說過習近平是「惡棍」,以此為又似乎以為拜登會對中國強硬。這種期待只能用“天真”來形容。當初克林頓競選的時候,還曾經直斥中共是“北京屠夫”,但一上任就開始與北京政府搞好關係。政客競選時期的言論不能當真,這不是常識嗎?

最後,從人事安排上看,目前拜登團隊的國務卿人選,呼聲最高的都是歐巴馬政府時期的老人,領先者是蘇珊賴斯和布林肯。前不久幾個中國人權律師曾經拜訪過蘇珊賴斯,回來驚詫地說,聽起來她對中國問題根本沒有興趣;而布林肯更是過去綏靖主義的主要推動者。讓這兩個人中的一個接任國務卿,無法想像他們會做出與自己過去立場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政策變化。

我理解擔心拜登上台之後會重回對中共的綏靖政策的人,現在紛紛預測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是一種自我心理安慰。但現實一點地看,我們沒有看到任何鼓舞人心的證據,正是這種預測。原則上說,拜登上台,應當是會大幅度改變對於中國的立場的。當然,他要走回頭路,就要面對共和黨和國會,甚至是輿論的壓力,能不能做得到,是令人好奇的。但,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原文連結:https://pse.is/39x2bk

更多放言 Fount Media 文章

拜登上任台美關係照「升溫」!吳釗燮:美方戰略架構定調「中國是競爭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