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日方誤判 越過華北底線

記者李怡芸╱台北報導
旺報

旺報【記者李怡芸╱台北報導】

「經歷過中日抗戰的那一代人,一生中最嚮往的就是有尊嚴的和平。」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感嘆地說。今年適逢七七事變77周年,藉由彙整郝柏村、齊邦媛、星雲大師、邵玉銘等13人生命裡的「七七」,為歷史留下紀錄,也從歷史中擷取教訓。

中央研究院院士許倬雲指出:「『七七』兩個字在我們這一代,幾乎就是人生紀元的開始。」如今回看這段歷史,他認為中國在當時國力貧瘠下仍投入戰爭實屬不智,「如果再拖個5到10年,中國的統一逐漸成形,基本的軍備也逐漸改善,也許不至於進行如此辛苦的戰爭。」

但在當時中日強弱懸殊的對比下,中國仍能熬下8年,主要就是靠民心士氣的堅持,這股「寧死也不投降」的決心,換來一個獨立國家的國格。

國仇家恨 許多人受迫害

歷史學家何兆武以及現任公視董事長的邵玉銘都指出自己對日本的情緒,以「國仇家恨」形容不為過。何兆武憶及1939年在西南聯大和以前在北京的高中同學見了面,問起日本統治下的情況,都說學校把英文課廢止改上日文,但大家誰也不念,全班都拿零分。邵玉銘則因父親參加秘密抗日組織,開啟了父親以及一家人的流亡,直至今日,期待國家強大,不再遭受帝國主義凌辱的心願仍深植於心。

南京大屠殺發生時,扛著棉被跟著難民潮逃亡的星雲大師,憶及當年回到家園,遍地死屍,家裡養的黃狗幾天之間突然壯得像小牛,原來幾天內吃的都是死屍。戰時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是常有的事,星雲大師的二舅當時娶了一位年齡大了自己10多歲的寡婦,還一肩撫養她的7個孩子,當時星雲就視二舅如菩薩。

蘆溝橋事變 其實是意外

在中日抗戰前夕出生的高希均,憶及1949年隨父母來台後的生活,告別了大陸當時惡性的物價飆升,與台灣一同成長,也逐漸遠離了烽火,而今他期許兩岸在平等、尊重的原則下,共同構建中華民族的興起,走出百年來屈辱夢魘與戰爭的桎梏。

美國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分析蘆溝橋事變,其實是個意外,中日雙方原本都希望和平解決,卻演變成全面大戰,一方面是蔣介石想藉機防堵宋哲元與日本人合作「華北特殊化」的意圖,一方面也是日本誤判中國情勢,以為仍像之前只要施加壓力,中國就會讓步,以致步步進逼,越過了華北這條抗戰的底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