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字文告看習近平的中國夢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建黨百年文告,中氣十足道盡百年滄桑,洋洋灑灑7000餘字,提到「人民」87次,比「共產黨」的55次還多,或許不能直接推論人民比黨重要,但尊重人民的意味還是有的。

不可或缺的成就,是完成第一個百年奮鬥的目標:在中華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歷史性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同時也昭告天下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前者是中共政權維繫的底氣所在,後者會是西方烏托邦的存在,還是東方桃花源的重現,尚待中共解答。

多次提及鴉片戰爭以來的歷史恥辱,再透過重複21次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如此強烈民族主義的措辭,來捍衛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統治的正當性。如果沒有完成百年小康可以說嘴,中國人民恐怕也不是吃素的,畢竟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論清楚揭示,經濟才是人民關心並足以導致政權崩潰的骨牌。

再說台灣,「只」提了兩次,第一次是在演說開始處,與香港放在一起合併問候,涵義不難理解。第二次則是強調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綱領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而非2020年版的「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前者顯然較後者具模糊意涵。實質差異見仁見智,但至少讓台灣主張的「各表」又得到默認的空間,誠意不能說沒有。

對國際而言,縱使習表明中華民族的血液中沒有侵略他人、稱王稱霸的基因。但是不侵略、不稱霸,不代表放棄透過武力追索歷史領土的動武可能,例如南海、印度問題就是顯著的爭議,中共仍有必要將兩者的意涵釐清,才能徹底與擴張主義畫清界線。

至於強國必須強軍說法,富國強軍4字的排序足可說明,比強軍更為優位的是富國,沒有富國而只有強軍,那就是窮兵黷武的早發現象。習在演說全文只說到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是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先假設強國所指為富國,文中對於實際發展策略少有著墨。

尤其當前富國之路,遭遇美國為首的西方意識形態擋道,意識形態之爭,糾纏歷史傷害與營造自怨自艾的氛圍無益,用民族主義填充中空的權力基礎容易造成內傷,而應該從文化與歷史層面的成就增加中國人民對於中共體制認同的信心,並成為漢文化圈地區垂範。習曾說過,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中國富國之路同樣應扎根於經濟基礎與人民的認同,絕非塑造外部敵人形成上層建築。

不可否認,再怎麼厭惡中共,都不能忽略它正循序治理著人口最多的國家的事實。如何讓14億人口的社會秩序井然,本身就是沒有前例可循的孤案。但無論如何,中共確實撐過了第一個百年關卡,毛、鄧、江、胡以及習的歷史傳承,確實在中國發展的各個階段,發揮了不同程度的關鍵作用。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能否實現,首先要觀察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後的統治,能否在中共第二個百年之初,印證鄧小平「穩定壓倒一切」定理。樂觀也好、悲觀也罷,我們都須面對習近平為中國體制發展帶來的變化,台灣無法置身事外,如果不能參與整個中國夢的構築,則須自求多福。(作者為自由撰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