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和曾健超案,兩位法官為何這樣判?判詞怎樣說?

端傳媒 香港組

2014年10月15日,雨傘運動爆發期間,電視台拍得七名香港警察在添馬公園一政府泵房變電站外的陰暗角落打一名示威者曾健超的四分鐘畫面,電視片段引起轟動。事發28個月之後,近日,香港法院對此作出判決:七名警察「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立,判囚兩年。

2017年2月14日,區域法院對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7名警察涉嫌毆打示威者一案作出裁決。
2017年2月14日,區域法院對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7名警察涉嫌毆打示威者一案作出裁決。

這一判決再次引發社會強烈爭議:有人認為判決適宜,是香港法治的彰顯,有人認為判決過重,網絡上甚至衍生出對案件主審法官的辱罵和人身攻擊。判決結果亦讓公眾回想起於2016年5月法院針對曾健超的判刑,被告曾健超因「襲擊在正當執行警務的警務人員」和「抗拒在正當執行警務的警務人員」罪成,判囚五星期。

到底對於七警案和曾健超案,兩位法官的判決和量刑理由是什麼?在判詞中,法官又援引了哪些以往案例?採納了哪些資料作為求情或減刑的理據?端傳媒在此呈現兩宗案件的判刑理由書全文,以供參考,而另外的判案書全文,則參見網頁連結。

值得一提的是,法院在審理七警案時,援引2006年香港政府起訴時任警察許文泰涉串謀詐騙一案,高等法院上訴庭當時如是說:

公眾信任警察維護法紀,但警察卻自身違反維護法紀的授權和信賴。他們應被判處阻嚇性刑罰,唯有如此,他人才不敢以身試法,公眾信心也才能得以維護。

而在審理曾健超案時,法院則援引2015年市民黃智佳被起訴襲警一案,張慧玲法官當時在法庭提及:

本席必須強調法庭有責任保護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

七警案判刑理由書

香港特別行政區

黃祖成 第一被告

劉卓毅 第二被告

白榮斌 第三被告

劉興沛 第四被告

陳少丹 第五被告

關嘉豪 第六被告

黃偉豪 第七被告

主審法官: 杜大衞審訊日期:2017年2月17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代表: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先生及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資深大律師梁卓然先生帶領高級檢控官馬嘉娜女士

被告人法律代表:由馮元鉞律師行延聘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先生帶領大律師徐兆華先生代表第一被告人

由司徒維新律師行延聘資深大律師清洪先生帶領大律師鄧皓明先生代表第二被告人

由楊振文律師行延聘大律師林浩明先生及陳廷謙先生代表第三被告人

由馮元鉞律師行延聘大律師蔡維邦先生代表第四被告人

由郭吳陳律師事務所延聘大律師鍾偉強先生代表第五被告人

由司徒維新律師行延聘大律師林芷瑩女士代表第六被告人

由馮元鉞律師行延聘大律師羅志霖先生及陳志輝先生代表第七被告人

控罪:

  1.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2. 普通襲擊

詳原文:七警案和曾健超案,兩位法官為何這樣判?判詞怎樣說?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