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堂劇本超難寫 她說破壞部落的元凶就是選舉

故事以選舉為背景,飾演鄉長候選人的洪金輝(左4)與戲中母親林詹珍妹(右4)上台向鄉親拉票。(華映提供)
故事以選舉為背景,飾演鄉長候選人的洪金輝(左4)與戲中母親林詹珍妹(右4)上台向鄉親拉票。(華映提供)

陳潔瑤編導的電影《哈勇家》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等6項獎,並延續她的前2部電影《不一樣的月光》《只要我長大》,繼續深入泰雅族社會,從家庭講泰雅族的文化價值核心「GAGA」。由於故事的主角是一家三代,三代每個角色都有功能,如何透過人物關係與事件呈現「GAGA」的重要,也讓陳潔瑤在寫劇本時傷透腦筋,直呼是編劇以來最困難的一次。

陳潔瑤想起《不一樣的月光》裡飾演阿公的張金振,他堅持傳統精神價值,也能自在生活於現代,是族人眼裡「活的GAGA」。但阿公的下一代,卻為了生存忙碌工作,反而孫輩因隔代教養,有機會接觸傳統文化。由於這是泰雅社會的現象,她決定以祖孫三代一家人為主角,編寫劇本,同時展開田野調查與訪問。

陳潔瑤第一部電影《不一樣的月光》描述尋根的旅程。(華映提供)
陳潔瑤第一部電影《不一樣的月光》描述尋根的旅程。(華映提供)

 

2018年陳潔瑤開始編劇時,遇上地方選舉,「有朋友說,選舉是破壞部落的元凶。以前部落像個家庭,不用選舉,都由長老或頭目指定,但現在因選舉互相撕裂。我對政治議題有些排斥,可是蒐集部落選舉材料時,發現不少有趣的事,覺得可從另一角度處理,把選舉當背景,看人性百態。」故事也從哈勇阿公的長子投入鄉長選舉出發,融入打獵、蓋家屋、吹口簧琴等傳統。

前2部電影因題材較熟悉、敘事較簡單,陳潔瑤一個多月就寫好劇本初稿,但這次的內容牽涉廣,過程格外困難,寫了3、4個月,又找編劇謝惠菁一起討論,理出結構脈絡,花7個月才出第一版劇本,再反覆修改,前後耗時一年多才完成。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哈勇家》素人挑大梁 阿嬤、少年發光搶進金馬
雲霧、飄雪隨機捕捉自然美 「祖靈給什麼,就是什麼」
陳潔瑤新片金馬6項提名 預算創新高仍有這兩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