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倍券看清這個政府

尹啟銘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一樁罷韓案,一件振興三倍券案,兩相對照,讓人對民進黨之善於選舉操弄嘆為觀止,而對於其之治國無能則只能搖頭長嘆。

本可以設計得簡單、易行、效益立即彰顯的刺激消費方案,卻被搞得舉國翻騰,政府玩得很刺激、人民被耍得團團轉,施政無能暴露無遺。

三倍券案就像替這政府做了一次體檢。首先現形的是蘇內閣施政荒腔走板,完全沒有完整縝密的規劃。4月2日行政院加開院會通過《新冠肺炎特別條例》修正案,確定發行酷碰券,但到了6月2日蘇揆親自說明三倍券時,已過了整整2個月,端出的竟是還半生不熟、漏洞百出的方案。

亂象叢生的根本問題之一是權責不分。蘇貞昌日前對唐鳳說:有任何破綻唯你是問。讓人弄不清誰是振興階段的指揮官,誰又是三倍券的負責人?

可還記得5月28日陳時中部長到新竹時表示:紓困這工作原本是勞動部的,是他表達要承接,他知道這很「壞康」,一路走來像瞎子摸象,幾乎沒有資料的情況下還能做到這麼好,讓他覺得很欣慰、很有價值。完全一副沾沾自喜自我表功的樣子。

其實不僅是陳部長,特別是蘇院長都大錯特錯了,衛福部長來擔綱本應是勞動部長要做的紓困案,根本是犯了不適格的大忌,紓困案最後搞得地方政府怨聲四起、民怨載道。這不就是所謂的:「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

其次,現形的是蘇內閣施政如在雲端不接地氣,死抱理論不懂實務,最後搞得治絲益棼,一敗塗地,正符合了一般人所說的「將帥無能累死三軍」。例如對120萬名中低收入戶及弱勢族群將1000元直接匯入其帳戶,讓他們拿去兌換三倍券後消費,完全是百姓所說的「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對於振興券蘇內閣強調要創造乘數效果。可是目前所公布的三倍券從領用、使用到回饋可說是處處在背離這些條件。如4月初在向行政院報告酷碰券前,龔明鑫與經濟部中企處召開會前會,基本定調為「以行動支付為主」,根本不了解消費者支付工具的樣態和多元化,限縮使用者僅能以行動支付,不僅招致通路端嚴重反彈,且破壞乘數效果形成的的要件,結果就是徒勞無功。

防疫、紓困和振興三者工作的重點和內容各不相同,而且都是跨部會整合業務,各部會可說是人人有關係、個個要負責,因此在部會之上應有一位能綜觀全局跨部會整合的人,秉承院長之命來主其事。目前防疫還有下半場對外解封的工作待進行,振興的任務才起步,還找不到負責的頭,紓困在進行中已委錯人,這就是蔡政府施政亂成一團的根本原因。(作者為中華大學講座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