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基金獎加持 宏利走大運

魏喬怡╱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魏喬怡╱台北報導】

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績效表現亮眼,今年獲得三大基金獎,包括Smart智富台灣基金獎、湯森路透理柏台灣基金獎與《指標》台灣年度基金大獎的肯定;無論是以量化績效,或是穩定回報角度評比,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都在國內同類型基金中脫穎而出,突出表現有目共睹。

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劉佳雨指出,今年美國循序漸進升息,新興市場的投資人對於資金流向疑慮加深,加上二月上旬,以美國股市大跌為首,引發全球資本市場為期一周的大震盪,投資人紛紛減少風險性資產部位,使得新興債市表現受到衝擊。

然而,他認為,全球經濟成長趨於穩固,加上新興市場處經濟擴張期,伴隨新興市場與已開發市場的經濟成長差距持續拉大,2018年仍是有利新興債市投資的環境。

劉佳雨指出,自2011年以來,新興市場製造業PMI指數呈現持續擴張的最長周期,而且相較於已開發國家,許多新興市場國家的的債務佔GDP比率較低。新興市場整體GDP成長率自2016年開始,與已開發國家的差距再度拉大;而未來幾年間,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測,此差距將愈形擴大。

劉佳雨指出,許多新興市場國家的信用概況持近年來持續改善,不僅信評獲調升的比例增加,且其債券違約率自去年以來已大幅下滑。

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更預期2018年新興市場債券發行人違約率為1.8%,其中拉丁美洲為2.9%、亞洲為1.7%、歐非中東則為0.6%,而美國高收益債券違約率預期則為2.3%。劉佳雨認為,這主要因為部分新興國家,如巴西、阿根廷等國家落實與刺激經濟增長、鞏固經濟發展軌跡有關的關鍵政府政策,效益發揮轉化為信用評等的提升。

至於美國升息,是新興債市難以避免的關鍵影響因素。劉佳雨指出,現今新興債市的狀況與2013年時的狀況已不同,當時美國聯準會在未與市場充分溝通下釋出有意結束量化寬鬆的訊息,且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基本面欠佳,導致大筆資金由新興市場債市撤出,造成新興市場債市被嚴重衝擊。但目前新興市場的基本面好轉、違約率仍低,尤其像拉美的巴西、阿根廷等經濟成長率轉正後加速,面對美國升息等衝擊的抵禦力拉高,可望降低相關市場波動。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