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意帖。再人間

吳仁麟
Knowing

和過去在人間雜誌一起工作過的前輩通完電話之後,我好像更明白了什麼。 

有人就有江湖,當年追隨陳映真人道主義大旗的這群人都有些年紀了,卻仍然對人間的大小事關心。最近有某獎項想要頒給人間雜誌,這件事引起老人間同仁的討論。儘管星散四方,對於要不要接受頒獎卻有許多不同的意見。

建議受獎的人認為這是社會對人間的肯定,也有人認為人間一直反對各種體制,陳映真一生硬頸,沒有人該替他去領這個獎。

各種聲音都有,但是我關心的,卻是人間的精神能否延續。

今年正好是人間雜誌創刊三十年,從1985年創刊,這本對華文影響深遠的月刊只出了47期就說再見,卻在這個平台上凝聚了當時最重量級的文化人,思想又左又統,強調信望愛人道精神,反商又反台獨,即使在今天可能也不見容於現在這樣的社會和政局。(但是當時卻有許多綠營大神級的朋友,像陳定南就上過人間封面,陳映真甚至親自主持這個大專題的編採會議)

陳映真把人間雜誌定位成「結合了報導文學和報導攝影的月刊」。他說人間有兩條路線,一是以文字和圖像觀察、發現、記錄、省思和批評,二是站在弱小者的立場,對社會、生活、生態環境、文化和歷史進行調查、反思和批判。

我該是人間停刊前加入團隊的最後一名記者,19887月,退伍那一天有十五個工作向我招手,我本來打算先回學校當兩年助教再到法國讀攝影。

比我大兩屆的學長廖嘉展問我有沒有興趣到人間,我馬上說好,月薪五千元。當時大學學歷的月薪是兩萬五,我之所以去的原因是擔心這本雜誌隨時會停刊,我不去就沒機會了。

三十年來,偶而聽到有關人間的消息,也參加過幾次人間同仁大大小小的聚會。最關心的,還是人間的精神能否延續。

「人間的精神不是任何人的私人資產」我在電話裡跟那位當年一起共事的人間前輩說,與其討論人間的種種是非,不如挽起袖子重新找回和延續人間的精神。

期待人間的再出發,讓更多人能彼此相信、希望和愛。(引自陳映真的人間發刊詞)

看人間:http://huei-lan.blogspot.com/?view=magazine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