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發現三號坑 衝擊考古觀點

記者李鋅銅/綜合報導
旺報

8日晚,三星堆工作站站長雷雨在央視節目中透露,繼一、二號坑的發掘,三星堆三號坑已經被發現,其位置正好在一、二號坑旁,並且已部分揭露出青銅大口尊文物。雷雨表示,三號坑的發現,對解釋一、二、三號坑的性質很有作用。「將衝擊很多三星堆考古的現有觀點。」

雷雨在央視一套《開講啦》節目中表示,2019年12月,在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旁,三號坑被成功發現。當時,考古人員在二號坑旁進行勘探,在挖出來的探溝中,露出來了1平方米左右的灰坑。緊接著大家對此處進行解剖。12月2日,現場考古人員在距地表1米深左右,發現了疑似青銅器。考古人員請來了當年發掘三星堆祭祀坑的領隊陳德安,對方蹲下去仔細辨認後認為是青銅大口尊。幾天後,大口尊身上的獸頭也露了出來。

有研究認為是祭祀坑

隨後考古人員勘探發現,三號坑長5米2,寬2米3,非常方整的一個長方形的坑,方向和二號坑一模一樣,大小也和二號坑一模一樣,出土器物的深度也一模一樣。大家認為,三號坑就是二號坑的「孿生兄弟」,就連見多識廣的考古人員都感歎「太激動了!」之所以如此激動,雷雨解釋,這對解釋一、二、三號坑的性質很有作用。

在此之前,關於三星堆一、二號坑的性質一直有不同說法。有的研究者認為是祭祀坑,但也有學者提出質疑,認為根據古代文獻記載和現代考古資料,無論是埋祭還是燎祭,所用的祭品不外乎牲、玉兩類。從未見有過將大量金、銅、玉、石、骨器一起焚燒或一起掩埋的現象。三星堆器物坑埋藏物品的巨大數量,也使人難以相信這是用於祭祀的目的。且不要說經常舉行這樣的祭祀非一般國家財力所能承擔,就是一年或十年舉行這樣一次祭祀也太勞民傷財。這些也都是祭祀坑之說難以解釋通的。

學者將坑與墓葬掛鉤

也有學者將這兩座器物坑與墓葬掛起鉤來,或稱之為墓葬陪葬坑,或稱之為火葬墓。但三星堆《二號坑簡報》結語中,已經指出,在三星堆一帶,經過半個多世紀的調查發掘,附近沒有發現墓葬區。在兩坑的周圍,磚廠10餘年燒磚取土,也沒有發現墓葬。

因此,三星堆器物坑是墓葬陪葬坑的可能性很小。還有學者提出三星堆器物坑是某種特別原因形成的掩埋毀棄寶器的掩埋坑,或者為亡國寶器掩埋坑。

到底是祭祀坑?還是墓葬陪葬坑?還是亡國寶器掩埋坑?學界一時眾說紛紜。雷雨表示,如今,三號坑的發現,幾大坑的「祭祀說」性質開始占了上風。未來,隨著對三號坑的發掘,關於三星堆的相關祕密或許將陸續揭曉。

「對於三星堆三號坑的發掘,目前已經請了科技考古和文保專家等各方專家,在做發掘和清理的工作方案。未來是就地發掘,還是整體切割回去進行實驗室考古,方案還沒有確定。」雷雨表示,作為考古人,他希望三號坑能像一、二號坑一樣璀璨奪目,金、銅、玉器一樣不少。

小靈通 三星堆遺址

位於距四川省廣漢市城西7公里,距南興鎮4公里的鴨子河畔,南距離成都約40公里,北距德陽26公里,屬青銅時代文化遺址。由於其古域內三個起伏相連的三個黃土堆而得名,有「三星伴月」之美名,遺址年代為西元前2800年至西元前1100年,分為四期,一期為寶墩文化(前蜀文化),二、三期為三星堆文化(古蜀,西元前2000年~西元前1400年),四期為十二橋文化(古蜀,主要遺存在金沙遺址),約相當於中原的夏商周時期。1987年1月16日公布為四川省第二批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1月13日列為第三批大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李鋅銅)

你可能還想看